大梦过半(二十一)回忆你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1.07 21:20* 字数 3334

大梦过半(二十)我知道

几年前,还是没心没肺但敢爱敢恨的时候,梅凉喜欢写日记,但不是每天都写。


小女生的日记,对象都是“他”,怕笔记本不小心遗失,被人知道了心事。心里想着那个他,笔记本里写下他。

岁月过去,少女的日记越来越厚,笔记本换了一个有又一个,可主角还是“他”,可是每个时段的“他”并不是一个人,时间久了,自己也不知道日记里的他是不是现在心里的那个他。

梅凉的日记,不记现在,总是记回忆,她觉得,那些片段在脑海里排演了一遍又一遍,不断地被自己的头脑加工重铸,变成自己所希望的样子,如果再不记下来,不知会走样多少。

2005年3月乍暖还寒心情黑色

……事实终是不如愿的,你越不想看到他,他偏要出现在你面前,你表现得越厌恶他,他越是来烦你。而且躲也躲不掉。

话说我还是有小小“权力”在手,班主任喜欢把四个大组再分成小组,我有幸当了个小组长,所谓小组长,就是收发作业,抽查背诵情况的,很不巧,我那组八个人,除了加我在内的两个女生,其他全是男的,他在其中。

自那以后,他每天早上都回来背课文,不过过关的几率是很小的,于是他没事就跑来,扰乱我清净,我把书扔在他身上,让他背熟了再来,再加一顿吼骂。可是他总是笑笑,也不说话,便回座位了,第二天一切如旧。

说实话,在以后的日子里,也许偶尔还会想起那段时光,小孩子,总是不知道怎样去表达感情,越是喜欢,越是凶他,可是又怕他真的被自己气走了,一边撵他走,一边希望他回来再看自己一眼。只因为,那人是特别的。

后来,他想了些办法,背诵的时候东张西望,嬉皮笑脸,可仍旧是吞吞吐吐,不成章句。这些花招我早看穿了。有时他把课文抄在手掌上,有时让朋友在我身后翻开书,像提示板一样,有时干脆就把课文写在书的封面上。

每每被我发现,免不了一顿声色俱厉,可是,他仍旧只是笑笑,看我一眼,又走开了。我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完全无法理解他何以突然靠近我,我知道他从别处听说过我喜欢他,我以为他会来取笑我,可是,他从来没有戳穿此事。我很费解,但心底里,对他的靠近感到欣喜。

我喜欢那种若即若离的距离,我甚至希望永远都停留在那个距离,从来没想过再走近一步,却也不舍得往后退。

可是我一直都在自己的意识里生活着,完全忽略了男孩子会是怎样的心情。他慢慢地走进我的脑海里,我的脑子里居然都是他,他的笑,他的帅气和痞样儿。

我为这种改变而惶恐,这种惶恐压过了所有的欣喜和兴奋,甚至,压过了我对他的喜欢。我开始排斥他的靠近。最开始,他故意换了座位,坐在我旁边的时候,我心里欢喜的不得了,却从不表现在脸上,也许在他眼里,我永远都在生气,永远都在吼他吧。

说实话,我对他真是凶到了极点,外带拳打脚踢,最拿手的是掐人,我喜欢留指甲,而且掐人非常掌握技巧,只痛别人自己不会痛。我记得他的那双手,满是被我掐过的痕迹,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是太恐怖了,简直是有暴力和虐待倾向。

可是他还是不怕死地在我身边转,体育课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跑回教室发呆,不知何时,他开始出现在我面前,放学后扫地,他也会在旁边捣乱。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他在我身边。

那种状态维持了好些时日吧,也不知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我现在只记得,那个时候是很开心的,像真正活着。也许,他真的喜欢过我,我也喜欢他,而我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他说过这两个字,好像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局的一样。只是一切都被我自己毁了。要是当时不那么倔强,要是当时我对他说我喜欢他,又会是怎样地结局了。可能,还是这个结果吧。

2006年5月闷热心情难过

一切结束在一个中午,午自习开始前。已经是六年级了吧,莫名其妙的心烦气躁。我总在想,既然要结束了,为什么还要维持那种不清不楚的感觉,既然不可能在一起,为什么不早点放手。人在变得贪心后,总是要失去更多。

我开始冷落他,不再理会他,不再回应他的故意挑衅,就好像把他当成一个小丑,让他一个人唱独角戏。只是我还是掐他,一次比一次厉害,有几次流了血。不再骂他,冷冷看着他便是,他以为我只是耍性子,仍旧不死心。我烦了,暴跳如雷,心生无明业火,只想爆发。你究竟要我怎样?你到底要怎么扰乱我的心绪才肯罢休?你知不知道这样下去根本不会有结局?你就没有想过毕业后我们会分开吗?万千情绪,万千愤怒一起涌上来……

现在每次想起来,觉得自己真傻,从来不会考虑未来的我,怎么那个时候开始理智起来,不是一直都喜欢那分暧昧的感觉吗?为什么还会不甘心以后会分开呢?既然喜欢,为什么不敢对他说呢?既然喜欢,为什么就不去抓住他呢?

呵呵,不过,十一二岁的小孩应该不懂爱,等我们以为我们都懂得时候,我们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了。

我不知道那时候的心情算什么,不能算失恋,不能算心痛。小孩子只知道“难过”这个词语,对,就是难过,难过了很久。

在我暴涨的愤怒下,我和他打了一架,没错,确实是打了一架,操的是教室里的长板凳,我们俩一人拿一根,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砸他,他压住我的板凳,双方僵持不下,脸都涨红了。全班基本上都进教室了,而且上课铃也打了,我那时候根本不管老师进来会怎样,只管能不能赢了他。不过,心里是知道的,我怎么可能赢他,又怎么会伤到他。

全班都在叫,有人还站在桌子上观战,吼啊,笑啊。可是,我只是悲伤,只是难过,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最后是平手,也不知道谁先放的手,也许是同时吧,我们都毫发无伤。难过了很久,真的很久,我一直在想,无时无刻再想,这辈子,从此以后,他都不可能再喜欢我了,定是被我伤透了心吧。回想起来,我都没有和他好好说过话,我们俩总是在争吵,都是我在吵。

那一战后,便真的,真真正正的没有说过话了。那时我想,他会忘了我,可我,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

梅凉的笔记本被她烧掉了,只撕下了这几篇纸。初恋,是拿来怀念,而不是厮守的。比如一双很漂亮的鞋子,你要穿37码的,可是那双几乎完美的鞋只有36码。

女人往往还是会买下那双美丽但并不合脚的鞋。

脚被磨起水泡,甚至流血疼痛,刚开始还是满心欢喜,渐渐开始后悔没买一双合脚但不一定美丽的鞋,最后便是厌恶。

这个比喻是梅凉在杂志上看到的,最后笔者总结说:喜不喜欢和适不适合,是两码事。

方子皓问梅凉:“你那时候是不是喜欢我?”

而不是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因为他心里也明白,一切都是往事。只是想画上一个句号。可能重生,可能结束。

“梅梅,以后,还是朋友吧。不用再躲我。”

“嗯。”

“梅梅,以后还可以正常交谈,不用想之前那般尴尬。”

“嗯。”

“梅梅,那时候,我也是喜欢你的。一直到前一秒。”“……嗯。”

“这样,也好。”

“嗯。”

《蝴蝶飞》里,当女主角对男主说:我喜欢你,我坏,我不好,可我喜欢你——我必须喜欢你。男主角终于到了一个没有颜色的地方,蝴蝶漫天飞舞。为了这一句“我喜欢你”,他等了三年。

一缕魂魄,漂浮在高速路上,每天看着心上人因为他的死而过着压抑的生活。

“方子皓。”

“嗯?”

“我喜欢你,在你喜欢我之前我就喜欢你了。”

梅凉鼓起全部的勇气,说出了那句话。

方子皓身子突然僵住,嘴唇紧闭,喉头犹如被密密的针线封住,不能发出一点儿声音。

“你怎么就知道,我喜欢你是在你喜欢我之后?”

梅凉呆住。

到了乡村的公路,客车开始颠簸,两个人各怀心事,随着车厢七上八下。

“那现在呢?”

“现在?”

“现在的你,是怎么看我的?”

方子皓认真地看着她,眼神极冷,好像要冻住她。

“现在,你很重要。”

梅凉整理了一下情绪,听不到其他人乱糟糟的谈话,终于到了这一刻。有些事情,总该整理清楚。

“以前,你在这里。”梅凉右手按着自己的心脏。

“现在,你在这里。”再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

聪明如他,应该已经明白了。方子皓失笑。长叹一口气。“是这样。嗯,我明白了。”

以前,你在心里,现在,你在脑海里,回忆里。

《只有回忆》

总是在 消失了

才看个明白

手一松 心就会期待

总是在 静下来

心跳如钟摆

才无处可逃 要对自己坦白

可惜在 往往

尝透了悲哀

才更懂 什么是爱

快乐匆匆风雨未来

忘记了抚摸现在

遗憾在 念念不忘

受过伤害

才怀疑 那是因为爱

遗憾在 失去了

沉默的关怀

才醒悟 感情原本无需表白

可惜在 要把

一切放下来

才更懂 曾经存在

纠缠时眼睛睁不开

清醒时只有无奈

遗憾在 念念不忘

受过伤害

才怀疑 那是因为爱

遗憾在 失去了

沉默的关怀

才醒悟 感情原本无需表白

遗憾在 发生过的不容修改

眼泪是 为过去还债

最遗憾在 爱总是来不及明白

只有回忆能证明最爱何在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二十二)微遗憾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46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