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婚时代

96
彧荻
2017.11.12 11:52* 字数 7929

文/彧荻

图片来自网络

1  虞姬

“跟我回家,虞姬。”苏岳对面前身材火辣的女郎说。

“好的,苏先生。”

“以后,叫我岳。上车。”

虞姬一条腿先踏进车里,苏岳从驾驶位伸出左手抚在虞姬大腿内侧,右手勾住虞姬的腰,把她稳稳的接到座椅上。看得出苏岳对虞姬是相当的喜爱。

苏岳有些兴奋,没有使用自动驾驶模式,而是切换到很少用到的手动驾驶,并且将功率调到最大,拉起方向,狠踩一脚动力踏板,车45度向上飞驰而去。

苏岳无法抑制内心的冲动,铤而走险,并没有按照空中电子道路行驶。在大约1000米高空,差点撞上一辆常速行驶的车,惊出一身冷汗。他看看旁边,虞姬一脸淡定,脸色保持白中透粉,那一抹性感的腮红对此刻的苏岳来说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逗。

苏岳把车开到了3000米左右的高空,在摩天楼间的薄雾中飞行。

“我们停车,好吗?岳。”

“现在?”苏岳一惊。

“嗯,我们停到前面那座楼的观景平台上去吧。”

前面是W公司的总部三塔,主塔3500米,两个副塔3000米,副塔顶端有巨型观景平台与主塔连为一体。

苏岳犹豫了一下,咬咬牙,斜向下而去。

“我们下去停一下就走。”苏岳说。

车停到了平台上为数不多的几个车位上,车内大屏幕突然高亮显示5秒,上面写着计费规则:“998网币每分钟,10秒钟后开始计费。”

苏岳兴奋和纠结交织的脸看上去相当奇怪,虞姬拉着他一直走到平台最东端,这时,云雾突然散去一大块,深蓝的大海映入虞姬明亮的双眼,而此时苏岳的眼中则只有夕阳下分外妖娆的虞姬侧颜。

苏岳看得入神时,虞姬转过身子对着苏岳,用那柔情似水的双眼望着苏岳,说:“岳,在这里,抱抱我。”


2  食色性也

之后回家的路上,苏岳没有了停车前的兴奋和冲动,稳稳的开着车,回味着刚才在3000米平台上的浪漫拥抱和激情之吻。他心想:“虞姬的体验确实比较特殊,但似乎浪漫属性过强了些,回去得调一下,创造浪漫体验也不能不计成本,要是你们每个人都这么浪漫一下,我哪扛得住?”

苏岳驱车进入了市中心高度2500米以下的城区,交通状况变得惨不忍睹,这最后十公里回家路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在高度1000-2500米之间的城区,交通拥堵、行驶缓慢,这也使得巨型广告屏幕的租赁价格高得离谱,堵车时看看广告无疑能缓解暴躁的情绪。

不知为何,最近在繁华地段的广告巨幕上政府斥巨资投放的公益广告越来越多,且内容都差不多,那就是:“人类生殖细胞危机、人类生育率新低、人类存续生疑”之类耸人听闻的信息。苏岳对此表示不屑,心想:“无数上缴的生殖细胞不知道都被你们拿去干了什么!!”

车缓慢移动着,经过好几次下行,又绕过几个巨型建筑,苏岳终于把车开进了自家车库。

这是苏岳5年前买下的经济型公寓,车库几乎占去了总面积的一半,车库旁边是一间较大的外室和两间小内室,所谓内室,就是没有自然采光的房间。虽然苏岳一直想要的是全外室的户型,但考虑到价格,他还是妥协了,毕竟像他这样的人几乎不存什么钱。

苏岳拉着虞姬下了车,从车库内开门走进外室,熟悉的女人们散发出要命的女人香。

“来,虞姬,认识一下你的姐妹们。”苏岳一脸幸福。

“那两个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是大乔和小乔”

“虞姬见过二位姐姐。”虞姬行礼道。

“正拿着茶和蛋糕走过来的这个是甄姬。”

“见过甄姬姐姐。”虞姬向甄姬行礼,与此同时苏岳正接过甄姬已然递到嘴边的茶,一饮而尽后把空杯子还给甄姬,一手又拿起了蛋糕。

苏岳吃着蛋糕继续向虞姬介绍:“这个最爱漂亮的是貂蝉。”

“虞姬见过貂蝉姐姐。”

还没等虞姬行完礼,貂蝉快步走过来就靠到了苏岳怀里,用令人感到苏麻的声音道:“岳哥哥,这个妹妹是谁?”

“她叫虞姬,或者你们叫她五妹也行。”四个女人听罢便分别向虞姬问了好。

这时甄姬开口道:“吃饭吧,已经很晚了。”

“恩,我饿了。”苏岳说着就坐到了地板上。

貂蝉过来坐在苏岳的旁边,挽住他的手臂,大乔小乔坐在苏岳对面,甄姬则贴在苏岳怀中把准备好的各种食物和饮料往苏岳嘴里喂。

苏岳大嚼着甄姬奉上的美食,招呼虞姬坐在他身边:“以后你就坐这里。”

与貂蝉相比较,虞姬要矜持的多,只是静静的挨着苏岳坐着,时而根据苏岳的喜好,应景的吟一首浪漫的诗词。

苏岳酒足饭饱,看着墙壁上装裱的四字书法作品“食色性也”,心想:“放到1、2个世纪以前,我绝对能算是神仙了。”

正在这时,苏岳听到车库开启,这是住在隔壁的女人停车入库了,旋即还隐约听到了她和她心爱的机器人项羽、吕布、宋玉谈笑的声音。


3  以钱的名义

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苏岳识别了来电人后开了全息影像。一个跟苏岳年龄相仿的男人影像出现在苏岳面前,没有寒暄,直接开口道:“听着,苏岳,我。。。我还是决定了。”

“你疯了?你在搞什么???”苏岳极为震惊,几乎是在向面前这个男人影像咆哮。

“我知道,可我还是决定了,是最终决定,已经签了。。。”男人说。

“你出卖了你自己!你这个没有骨气的家伙!现在是22世纪!不是21世纪,更不是20世纪!白痴!难以想象我们竟然是朋友!”苏岳朝影像大喊。

男人有些沮丧,低声说:“真的已经决定了,苏岳,我知道你现在怎么看我,可是,那真的是一大笔钱。。。”

“行,为了你的钱,去结你的鬼婚吧,结吧!我告诉你,张伟,你就是个没原则的孬种!”

“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苏岳,我需要这笔钱,以及后续的钱。”这个叫张伟的男人说。

“我不管你需要多少钱,我再跟你说一遍,最慢一个月后你们就会彼此生厌,相互鄙夷,争吵、冷战、互殴!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根本不能生活在一起,这有悖人性你懂吗?就算有了共同的孩子也不行!这是人类基因决定的!”。

“别说了,苏岳。。。我就是最后通知你一下。”

“好,恭喜你成功退化为原始人,恭喜你失去自由、进入变态的婚姻关系,再见!”说完苏岳立刻挂了电话,影像瞬间消失在房间中央。

但是苏岳依旧无法平静,他想不通在他认识的人里竟然有人要结婚了,而且是他的好朋友,不对,应该说是曾经的好朋友,从此苏岳必须跟张伟划清界限。

“这种事情竟然赤裸裸的发生在自己身边,这个世界是怎么了?”苏岳陷入了思考,“婚姻这种反人性的变态行为已经消失了快100年了,这几年怎么又卷土重来,政府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竟然用重金诱惑这种卑鄙手段将一些白痴拉入深渊。。。”

就苏岳对近代史的了解,自从很久很久以前离婚人数超过结婚人数的那个时间开始,婚姻开始加速退出人类历史舞台,而生育和性的彻底分离给本已奄奄一息的婚姻制重重的补了一刀。

苏岳还记得大约一个半世纪前的一个经典民调,当时离婚率已经超过30%,一个全球性组织对所有还在婚姻中的夫妻进行抽样调查,99%的人表示还没有离婚的唯一或者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孩子。“那时结婚的人都是白痴,他们把性冲动(吸引)错当成爱,当性冲动减退、转移、或消失,婚姻就名存实亡。”苏岳一直坚信这种主流理论。而那些为了完成任务而找一个不爱的人结婚的就更荒谬了。

后来,婚姻逐渐消失,同时出现了大量滥交行为和弃婴。为了保证人类永续和后代质量,全球每一个健康公民都要定期上缴生殖细胞,采集车会走遍每一间公寓,不会放过任何一人,如果有人在身体条件允许的前提下拒缴,将会受到法律制裁。全部的生殖细胞被集中到一个叫做‘人类优选繁育所’的机构,经过优生学干预批量生产的试管婴儿在繁育所生长到2岁会被送入公民学校一直到16岁。

苏岳回忆起多年前在公民学校的时光:“他和张伟2岁多点就认识了,虽然在公民学校经常转换班级和专业,但二人一直是死党,毕业后进入社会也还在同一个城市。”突然,张伟这个名字让苏岳感到一阵恶心。。。瞬间从回忆中跳脱。

再后来,机器人从功能和触感上已经无限接近真人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生育和性完全分离,人与机器人生活的时代。

“他竟然丢掉了一切人生享受,选择和一个真人生活在一起,一旦过不下去,若离婚将会被强制退还大部分奖金,而他既然是为了钱,不仅不会离婚,还要和另一半生育并且抚养孩子!老天,他上辈子做了什么让他此生要受这样的苦!”。苏岳继续在心中感慨:“古人之所以有结婚行为无非是因为自私的基因想要被复制,且希望复制品载体也就是后代能够更安全更良好的长大,然而这在现代早已不是问题!只要缴纳生殖细胞就有生育权,人人平等,也没有哪个人会去根据基因标记寻找自己的后代(虽然可以),也没有哪个人会去寻找自己的生物学父母。”

“现代人不需要父母,现代人不需要儿女。”

“现代人有机器人就够了。”苏岳看着身边的5个女人心想。

入夜,苏岳将虞姬接入自己的电脑开始优化虞姬的各项参数,这可是他赖以生存的看家本领,手艺好、动作快,多年来苏岳已经在这个灰色领域——私改机器人——小有名气,他可以在可控的尺度内修改机器人的表层甚至底层程序从而使机器人更加满足主人的一些要求。

像苏岳这种黑客的出现必然有其合理性。机器人的法律条款无数,其中对机器人程序尤其是底层程序的保护尤其严格,任何一款机器人的程序都必须经过地球机器人科学技术管理中心的严格审核,审核通过后会对程序二次加密,任何人未经特殊许可都不得对底层程序作任何修改。

对一些无关紧要的表层程序或者简单参数,如果需要修改,消费者可向机器人生产商申请修改,不但要层层审批周期很长,而且须支付高额费用。

所以苏岳的营生有非常大的市场,同时苏岳是一个很有原则的手艺人,客户超过一定限度的修改要求他是绝不会答应的,所以长久以来苏岳一直是安全的。

尽管是最新款的机器人,苏岳还是轻松进入了虞姬的程序底层,在苏岳看来,修改机器人最底层命令——机器人三定律——只是时间问题。

想到最近频繁出现的公益广告还有政府重金诱人结婚,苏岳总觉得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又毫无头绪,心烦意乱,一点简单的调整竟耗时2个多钟头。

苏岳完成了对虞姬的优化后将她带入了内室,而其他4位则知趣的在外室自行进入了休眠模式。


4  石家街

苏岳眼睛尚未睁开,但大脑已经逐渐苏醒,辅助芯片发出第三次时间提醒,已经9点半了。苏岳突然睁眼,大呼:“坏了!”强忍着雄性原始冲动把一丝不挂的虞姬的一条大腿从腰上推开,拿着衣服迅速起身冲出内室,提前进入工作状态的众女人们忙碌了起来:

貂蝉开始清洁苏岳的身体并协助他穿好衣物,然后修饰苏岳的头发。

甄姬在极短时间内准备好了苏岳的早餐快速但又不失温柔的往苏岳嘴里送。

大乔用稍快的语速说:“今日客户,地址:石家街四巷二排丙,坐标18021.2,390106.1,335.9,男性,目标机器人:EVT5001PLUS,2117年款,修改难度:中等”。

大乔语音刚落,小乔利落的接道:“今日无气象及灾害预警,交通系统基本正常,500米高度内城区安全性低,请警惕。”

小乔说完苏岳已完全准备就绪,正要开门去车库之时虞姬刚好悄无声息全身赤裸的走到了苏岳身边,双臂环住主人就是一吻。

苏岳精神一震:“姑娘们,等我收工回来。”

500米以下的城区一直以来都是极其复杂的区域,一方面这里鱼龙混杂,容易藏污纳垢;另一方面,这里生活着众多21世纪早期甚至是20世纪出生的人,人类寿命的延长让不同时代的人叠加在一起,社会变化太快使不同代际之间的文化和习惯产生频繁的冲突和融合,所以这里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区域,经常有一些复古,神秘、甚至玄幻风格的事物在这里出现。

车开到接近500米的地方就彻底没法走了,还好遇到了一个大型停车楼,巨型圆柱塔楼,直径目测有几百米,其中是一环又一环的停车位。苏岳从550米左右把车开进去,停好车后从450米处走了出来。

这里和城市中上层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大量的老建筑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建筑之间错综复杂的连廊、楼梯、步道、加盖违建遮挡住了这里本就匮乏的阳光,加上这里照明改造难度大,上午10点多的这里就像晚上10点多,在夜晚一般的环境中各种新式、老式的广告牌和霓虹灯就显得特别明亮刺眼。

苏岳跟着AR(AR:辅助现实系统,未来人标配)的指示上上下下,七转八拐,感觉路过之处模样都差不多,越往下行路旁住所和店铺越破旧和奇怪,据说在200米以下的昏暗难觅处仍然有非法的机器人虐待体验馆,高度再低一点的无人角落里甚至还有众多被肢解到报废的机器人残骸。

这里的行人中以21世纪出生的中年人为多,也有些出生于20世纪末的老年人,他们大多靠半机械假肢行走。苏岳觉得AR在这里并不好用,索性叫住旁边一位中年人问路:“这位大哥,请问石家街四巷二排丙怎么走?”

这位白胡子中年人看了看苏岳,又转头往相反方向看去,手往前随便抬了抬又收回去,嘴里嘟囔:“前面200米右边梯子一直下到底,往东走看到个传统烤肉店向左穿过连廊看到老琉璃塔就不远了。”

“哦,多谢了。”苏岳没想到这中年人这么爽快。

苏岳照着那人所说路线来到了所谓的老琉璃塔旁边。AR显示这老琉璃塔是个近代建筑,建于21世纪初期,建成时是本地最高建筑,501米高,当时是高端写字楼,后来被改造为工厂区,现在一家食品巨头就在里面生产,然后通过食品管道以及物流机器人把各色食品送往城市各个角落的配送机。

苏岳很快找到了路标,一人高的屏幕上显示着石家街四巷地区的三维视图,苏岳按图索骥找到了二排丙号。得益于上个世纪材料科学的大爆发,人类的建筑变得彻底随心所欲,不难看出,整个四巷二排都是上世纪末的加盖,硬生生出现在一条蜿蜒在两座相邻塔楼之间的人行道路两边。

这个地段,这种复古住宅,苏岳是不常来的,他的主要客户都是60岁以下的年轻人,年轻人喜欢修改机器人。这是一栋两层住宅,.一层约是一个车库大小,二层应该是两间小房间。苏岳走上一楼台阶,敲了敲二排丙号的门,他头顶上方的灯光瞬间亮起,门也变为了镜面。


5  跨世纪的一代

房中正在和机器人对弈的老人听到敲门声,淡定摆下一子后才扭头看了看门,门外聚光灯下是一个年轻人,穿戴入时,背着个包。

“大概是改机器人的那位?”老人边想着边过来开了门。

“啊,您好,您就是陈大爷吧?我是苏岳。”

“那没错了,来,进来吧。”陈大爷把苏岳让进来。

刚才在下棋的机器人给苏岳递了瓶水,说:“苏岳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是小陈。”

“你好,小陈。”苏岳答道,然后对陈大爷说:”大爷,您这次约我来是要修改小陈吗?”

大爷笑道:“不是,要修改的在楼上,你随我来吧。”

苏岳跟着陈大爷来到2楼,看到一个女性机器人,AR显示这就是EVT5001PLUS。

苏岳问:“陈大爷,你想做什么样的调整呢?”

陈大爷慢慢的说:“小苏啊,不急,来,你听大爷说说。”

陈大爷示意苏岳坐在沙发上,自己坐到了苏岳对面,中间隔了个茶几,那个女机器人在上面放了两杯茶。

“小苏啊,你别嫌大爷我罗嗦,我呢,平时不出门,最近这二十几年也没碰到几个真人,终日就是和这两个机器人生活,你不着急吧?”

“啊,没事,大爷,我每天只做一单。今天除了为您服务我也什么重要事儿。”

“那就好,那就好。”大爷接着说,“我是上上个世纪80年代出生的,当时被称为跨世纪的一代,没想到一下跨了2次。我呢,二十多岁第一次结婚,妻子是在学校认识的。。。”说到这里,大爷话锋一转,“唉,还好你们新时代的人都不结婚了,要不然我可得跟你好好说说怎么择偶啊怎么维持啊,唉,错把性冲动当成爱,用我们那时的话形容就叫‘图样图森破’啊。”

“我们那个年代普遍认为择偶就是要找个三观差不多的,三观,你知道三观吗?三观就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大爷,我知道,你接着说。”

“啊,结果呢,别说三观一样不一样了,我那第一任妻子根本就没形成三观,你能理解吗?跟她说话那叫一个累啊,只能有一些生活中最简单的交流,类似于跟100多年前最初的家用机器人说话,交流稍微多一点就得吵架。”

“因为这离啦?”苏岳问。

“算是吧,但是有一个孩子,所以拖了很多年才离。”

“听说你们那个年代没离婚的都是因为孩子?”

“是啊,可不是嘛,我们那个时候离婚率已经往上蹿啦,如果没有孩子估计10对能离9对!唉,那时不懂啊,都以为是当初瞎了眼没看对人,但是回过头想想,曾经也都是非她不娶非他不嫁的,唉,后来才知道,是人类不会处理亲密关系啊,没有处理亲密关系的能力就不应该结婚啊。”

“所以,您下一任妻子有长进么?”苏岳赶紧把话题往前推进。

“咳,第二个简直就是噩梦啊。我为了避免之前的错误,刻意把自己练成性冷淡,纯从三观、兴趣、谈吐上下功夫选择,找到的这个人吧,一开始觉得很不错,我们无话不说,无所不聊,可时间一长还是出问题了,日久情没生多少,生的全是厌那,从那开始我觉得人就不应该结婚。”

“我完全同意,”苏岳说,“婚姻是从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时起源的,到了父系社会逐渐稳定下来,其根本目的是把女人物化和私有化,而且古代生产力和生活水平都很低下,男女结为同盟可以更好的抚养子女,类似于一种自然选择,所以可以说婚姻制在一定的历史时期是顺应时代发展的。但是后来人类社会中男女逐渐趋于平等,生产力大爆发,生活水平急剧提高,在这种情况下,婚姻就该推出历史舞台了,你看现在,绝大多数年轻人不关心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关心自己的生殖细胞与谁的相结合变成了谁,当今人类在自我实现、灵修、超级个体养成等领域获得的快感远远大于亲子关系的带来的快感,就算少数母性爆表的人还会独立养育孩子但是完全不需要结婚,性这方面机器人更是完胜真人。综上所述,人不需要结婚。”

“看看,看看!你们赶上好时候啦。可是我。。。”

“所以您后来还没收手?”苏岳插话道。

“唉,你是不了解啊,年轻人,21世纪初还没有先进家用机器人啊,人还是觉得老了得有个老伴儿啊,所以,就有了第三任妻子,不过也是最后一个了。”

“最后这个怎么样?”

“能怎么样?凑和呗,维持了一段时间还是离了,后来就一直一个人过,再后来,就有机器人了。”

“所以,我们今天的目标是。。。?”苏岳努力把谈话往正题上引。

“啊,是这样,我的这个机器人是多年前政府给老年人送温暖送给我的,还是我年轻那会儿一个女明星同款,我很感激啊,她基本功能也都有,但就是不怎么活跃,表情言语都比较简单,我这老了吧,还是想平时多说说话。所以,你帮我修改修改吧。”

“哦,我明白,您这个机器人一定是政府大宗采购的阉割版机器人,就是从功能上进行了一些删减,一会儿我给你看看,只要硬件支持,就可以改的复杂一点。您想改成什么样呢?具体有什么要求吗?”

“这样啊,小苏,我给你看几个影像资料,”说着,陈大爷播放了几段由原始2D视频勉强转成的全息影像,影像中一个年轻女人,“你看啊,小苏,就把这个女人的一些声音、语调、表情、习惯动作什么的加到这个机器人身上。”

“哦,肯定不可能改的很像,这您应该能理解,我尽力而为吧。”苏岳说。

“理解、理解,有一点像就成。”陈大爷说。

“诶?陈大爷,这是您第几位妻子啊?”苏岳笑着问,“坑您坑的这么惨,还忘不了啊?”

苏大爷赶紧解释:“呃,不是,不是,怎么可能呢,嗯。。。这,这是我年轻时的一个朋友,朋友。。。那时。。。刚认识。。。”

“哎呦,您年轻时艳福不浅啊我说。”

“咳,一般般吧,一般般。”

说罢苏岳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难,毕竟是多年前的旧款机器人,但凭借他聪明的头脑和纯熟的手艺,最终修改结果还是让陈大爷非常满意。


6  尾声

苏岳从陈大爷家出来按原路返回,想到家中的姑娘们就加快了脚步。他在转过一个街角时差点与一个女人相撞,两人都吓了一跳,对视中苏岳惊奇的发现这个看上去上了年纪的女人竟然像极了陈大爷。匆忙说了声不好意思便继续快步向前走去。苏岳归心似箭。

这女人走到陈大爷家门口停了下来,自行验证了身份进了门。

一进门只听女人高声叫到:“爸,干啥呢?”

“爸在二楼,跟丽颖聊天儿呢。”

女人上到2楼,看到父亲果然在和丽颖聊天,感觉很奇怪:“爸,丽颖怎么话变多了?感觉这状态不正常啊,机器人又没有兴奋剂,这不科学啊。”

“宝贝女儿啊,天机不可泄露啊。哈哈,来,今天你120岁生日,蛋糕我都给你准备好啦。”

“上上周你150岁生日硬是不过,今天补上,一起过!看!生日礼物!还是我妈帮挑的呢!”

“一起过喽,你们两个。”丽颖也高兴的说,“小陈,上楼来一起庆祝一下喽。”

陈大爷女儿突然怔住,转而惊讶的转向他父亲,叫到:“爸!丽颖说话怎么变得这么像我妈?”

“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呢?”陈大爷微笑着拿起蛋糕吃了起来。

彧荻科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