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厚重(长篇哲思小说)第六十一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卢卢

第六十一章

要写武侠小说,喜旺是得天独厚的,他的地下藏书室中,就藏有武学秘藉和有武功方面出神入化的祖辈的几箱笔记。也许是为他们认为应该坚持的意义罢,这个家族一直不忘祖上初心固执地仿佛愚公移山“儿子死了,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是穷不尽的”。也就是这个机密的原因,喜:旺必须不离不弃老屋。自然,如果兄弟姐妹中的后人,有出类拔粹可胜任“太子”似的人选,喜旺自也会无私地唯才是举。他们祖祖辈辈对这件事的重视,就象司马迁家族对写史的重视。

喜旺自然知道:《史记》写完后,并没有立即公诸于世,而是在司马迁死后多年,由他的外孙杨恽把这部书拿出来让人传抄,才使此后的《史记》成为后世史家修史时的必读之作……喜旺想:原因想是《史记》对封建统治阶级的黑暗腐朽作了深刻大胆的揭示吧;如《酷史列传》就反映了官吏的残暴;即使是帝王自身的劣质,如汉高祖的无赖和权诈,汉武帝的好大喜功和迷信鬼神等,司马迁都用不加讳饰的笔调给于尖锐的评击。

喜旺这个家族研究的是存在主义人生哲学。研究人类生命的整体与个体的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矛盾,他不想顺应什么去修改祖上传承下来的各种独思;就他自己也有自己的独思。独思与独思间的矛盾,也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中西方文化与哲学矛盾。人与地球关系的矛盾的反映,己不是某个历史时期的矛盾了……小说可以虚构,而他接了这样的担子,不论他人如何道长短对错,都得不媚地由事实作为落墨的依据,必须真诚地思考人性的善恶给社会尤其未来世界带来的利弊关系。

他的条件十分不理想,这也更多使他知道了最底层的根底……更增加其悲悯之心,以更真实的态度去认知更多的层次真实,而他的这种用墨使命,也使他势必明白“媚”的对学术论著的真实性的破坏。

喜旺想:陶渊明有五个儿子,弃官后一度乞讨,“饥来驱我去,叩门拙言辞”。米芾穷,张耒穷,文园穷,秦少游穷……再,孔子跑到诸侯国去讲学,状如丧家犬,困于陈菜,九天吃三顿饭;庄子做漆园小吏,每天向外逍遥游;颜回三十岁贫病而亡,成为固穷君子之典范,屈原放逐,始有《离骚》,司马迁受宫刑,横眉怒目作《史记》;嵇康和阮籍蔑视皇权,挥汗打铁,长啸竹林;李贺二十一岁一病归西,李清照遭遇国破家亡,岳飞痛洒英雄泪,写下《满江红》;陆游一生北望中原,痛悼红颜;曹雪芹四十几岁死于除夕之夜,鲁迅直面惨淡,正视淋漓的鲜血……

喜旺知道:真正的文豪都是有良心的,视艺创为平生功业,而且失意志更坚,为人格,为美政,而决不鬼头鬼脑,投机钻营,或龇牙咧嘴欺压百姓……

象苏东坡,辛弃疾,虽豪情万丈,也仍有女性之柔媚作映衬。且春心滚烫:

“小桃灼灼柳鬖鬖,春色满江南。雨晴风暖烟淡丶天气正醺酣。山泼黛,水捋蓝,翠相挽。歌楼酒旆,故故招人,权典青杉。”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初嫁就初嫁罢……”喜旺想出声,他可在最吵人的地方独想,整个人与世隔绝一搬。常常想出声,与想的内容对话,人问:“你在与谁说话啊?”他答:“背文章诗歌。”

“谁初嫁了?”娟娟问。

“小乔……我在想苏东坡们的女人媚美的另一面呢。真正的大文豪对美人都是情深深,意切切的。”

景生说:“正是,例如景生我罢,便有一半以上是女人,看我那肤色,那脸蛋蛋,不由不想自己也是水做的,可就是得不到情深深,意切切的好运气。”

喜旺笑说:“你在白果树那阵,那位打野兽的若不对你情深深,意切切,怎么会给你享用他的虎鞭酒等呢?”

景生说:“他不是大文豪,是山野蛮夫,只一个回合,便将奴奴赶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