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母校

蓓蕾

近段时间常常忆起儿时的母校,母校在村东南角,我家在村西北角,正好在一个对角的两头,从家里到学校勾勾拐拐要走十分钟左右。

学校坐北面南,进门是一个高高大大的长方形迎门墙,上面写了一些大字,具体是什么,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忘掉了,但是,记得清楚小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孩子都喜欢上到一米高的台阶上走来走去的玩着闹着,迎门墙前面有两棵柏树,有小碗口粗。

校园里面分东西两个部分,东边是教室,西边是操场和厕所,(当然教室要占到学校的三分之二)中间有一排建筑是老师的办公室,它隔开了操场和教室,成了一道分界线。

东头的教室一共三排,由南往北一字排开,第一排和第二排中间有两个很大的长方形花坛,记忆中里面有许许多多的花花草草,特别是一株很大的不知道是不是月季花,枝条有几米长,枝繁叶茂,大概直径有四五米,高有一两米,布满了洁白的小花,一簇簇,一团团的,距离很远就嗅到了它的香味;印象深刻的还有木槿花,品红的花朵压满枝头,它没什么香味,但是花朵很大,很漂亮。每次花开时节都会吸引大量的蜜蜂留恋枝头采花酿蜜,当然不乏捉蜜蜂来玩的大胆的学生。

第二排和第三排中间也有一个花坛是圆形的,不及前面的大,花坛外还种了几棵桐树,每棵都有十几米高,要几个人才能抱过来吧。印象深刻的是,经常放学以后不回家,在树下跳皮筋,跳绳,踢毽子,蹦格,直到天黑的啥也看不见了,才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的离开校园。

教室是两个教室连体形的青砖瓦房,究竟对称,整体看起来错落有致。每个教室都很大,前后都有黑板,讲台基本上都是在教室的西头。教室的南边和北边都是很大的窗户,成对称形,所以教室里面很亮堂。据说,那时候我们的学校在这个镇上是最好的,建的也最早,是请人专门设计和建筑的。

操场挺大,最南边有一个终年落锁的房间,看起来有些破败,听说是刘家祠堂,孩子们传言里边有鬼,还有蛇,反正是说的恐怖,所以谁也不会冒险往里一游。最北边是男厕所和女厕所。中间就是可以玩的操场了,两头各有一个篮球投篮。

操场的作用除了上体育课和课间玩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用途,就是考试,不管是哪个年级的老师都喜欢把测验考试的阵地拉到操场,各搬各的凳子,或蹲或坐在地上,每个人之间拉开大大的距离,开始了以凳为桌,以地为凳的考试。操场的东侧有铁质的双杠。脑海里很深的印象是一切有时间的时候,上面都爬满了人,我也非常喜欢或坐在上面,或两腿勾着一根铁杆,头朝下,前后晃着长时间的打提溜,当然有时候会很大胆的一脚踩一根铁杆,在上面从这头走到那头,铁杆距离地面有一米多高,两根之间的距离大概有五六十公分吧。这两根不起眼的小小的铁杆,给所有的男男女女的小同学带来了无穷的乐趣。看高年级的同学或者老师打篮球,也是一种开心的事情,虽然看不明白,但是,那么多人在你追我赶争抢一个球,也会引得我们哈哈大笑。一些调皮的男孩子会爬上篮球投篮,看的人心里惴惴不安。据说有一个小男孩掉了下来,摔成了骨折。

现在这些已经成为永远的回忆了,学校在十几年前又重新翻盖成了楼房,但是感觉设计的并不是很好,很小的校园,一个铁门把操场分开了,学生没有社会上的人光顾的多,虽然也种了不少花花草草,但是还是和以前相差千里。

儿时的校园,儿时的操场,儿时的花坛,儿时的教室,我想你!

希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