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的前提是自知

我总会艳羡朋友圈里那些特别“自律”的人。

他们每天早起早睡,坚持跑步保持着良好的身材,他们能够坚持做着虽然枯燥但边际成本越来越小的事情,就算有所斩获,也还是孜孜不倦的继续往前走。

这种高度的“自律”的状态就像是神仙后脑勺的“背光”一样,令他们成为很多人眼里烨烨生辉的明星,大家争先恐后的自愧弗如。当然也有不少人,看见他们如此精进,开始见贤思齐,奋起直追——比如不自量力的我。

我试着跑步,但坚持了不到一个月,就开始明显动力不足,一上秤发现自己也未瘦下来多少。

试着背单词,结果也只一个星期后就草草收场。

后来我痛定思痛,屡败屡战,终于在一年后总结出了一个道理——自律的前提是自知,否则只能沦为自缚、自欺、自苦——真正的自律也从来不是方式,只是充分自知的结果。

在自律后,我发现自知和自律之间的关系,就好比风和柳絮,你看的到的是漫天飞舞的柳絮,看不到的是给予它们力量的风,可实际上正是因为有风,柳絮才能漫天飞舞,离了风的柳絮,只有零落成泥碾作尘的下场。同理而言,没有自知的自律,也就像河面上漂浮的无根之木一样经不起任何风浪。

以前只知道“美好的人生建立在自我控制的基础上”,但却不明白自我控制是建立在自我了解的基础上。

自知状态下的自律既然这么美妙,那么都有哪些具体的好处呢?

(一)更能抵御各种欲望

每个减肥者都会面临一个灵魂拷问“我又想吃了,怎么办?”——一般没有自知的自律者在欲望来袭时,会做的只有压制自己的欲望。但要知道压抑欲望是达不到自律的效果的,因为你每压抑一次这个欲望,其实都是在对它做一个强化。


久而久之,破罐子破摔的放纵行为一定会如期而至——而你在放弃后也一定不甘心,总觉得上一次是自己不小心没控制住,这一次一定可以。

但如果你依然用过去的方法进行自律的话,结果可想而知。在这种恶性循环之下,你将永无宁日。但对于自律这件事一无所知的你却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是不是很可悲?

我采取的方法是在了解自己意志力薄弱后,直接把房间里的零食全部处理了,把零花钱全部存起来。如此一来,我只能吃斋堂那看一眼就想跑的饭,一个月不到,我就开始瘦了——因为自知,所以我们会更加容易避开自身的弱点,并找到更加容易的自律姿势——直面“不堪”的自己虽然会很残酷,却能令你谦卑。也只有当你正视真相,才能产生改变的勇气。

(二)令你的自律更加从容

没有自知的自律者还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首先他们会很着急对自己做评价,如“我就是做不到自律!而评价自己则会导致情绪波动,更加难以自律。

但如果你对自己有些充分的自知的话,你的自律一定是从容不迫的——因为自知可以为自己的自律建立一套强大的价值观支持系统,这个系统会令你的自律进入“可持续发展”的境地。

通过自律,在面对问题时,我们才会变得坚定不移,并能从痛苦中获取智慧。通过自知,我们才能在自律时做到坚定不移。

(三)你显意识的愿望虽然干不过潜意识的欲望,但自知可以让你不用和潜意识冲突

如果不想你的潜意识时不时来个偷袭,你最好和它好好长谈一次。

为什么我们心底总是涌现很多莫名其妙的欲望来干扰我们执行显意识的目标?因为人的大多数念头和意识都是由“记忆”决定的,当你对一件事情有些非常多的记忆时,经常想起它来就是一件必然的事情了——你的意识走向除了取决于外界刺激,更多的来源于你潜意识中的记忆。

所以你无法像设定闹钟一样的设定明天的此时此刻你在想什么,因为你的粗浅的显意识(第六意识)根本无法探知到你的潜意识(第八识)中都有哪些记忆(业种子)。

说不定在你看完这句话后就会有一个念头毫无征兆也毫无根据地陡然冒出来,它会给你带来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阿赖耶识。

阿赖耶识是我们佛教对于轮回的主体的一种诠释。阿赖耶译为汉语就是“藏识”:藏有三义=“能藏”“所藏”“执藏”。

其中的“能藏”是说:我们所有的言行举止、起心动念,都会在阿赖耶识留下记录,这种记录就是:种子。

阿赖耶识由于需要的“生起条件”非常少,所以是恒常存在的,而我们所有的“种子”就被储藏其中,等待相应的外缘来唤醒它生根发芽,生起“现行”。

而我们的意识大部分都来源于“外界”的刺激,其实这正可以看作是一种“种子生现行”。

从这个角度看,用自己的“意识”对抗自己的“潜意识(第八识)”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起码二者中起决定作用的是阿赖耶识。

但好在阿赖耶识是“无记”的,没有善恶属性的,我们可以通过意识不断的熏习善法种子储藏其中,久而久之形成质变,你以后做好事也就和你现在做坏事一样的轻松省力了(凡夫的阿赖耶识中“染污”的成分占绝大多数)。

同理而言,只要经过不断的熏习,你以后做俯卧撑和背单词就会和你现行打亡者农药一样轻松——当你阿赖耶识中的种子多是积极向上的时,你自然就会更加有动力向前走。

而这种“熏习”正是依靠自律才能得以完成的,自律的达成则又必须借助于强大的自我觉察和自我认知来摆脱不良习惯的强大惯性。

(四)自知能带来自我的觉醒

自律必须要自知的最重要原因还在于:自知会带来自我的觉醒,这时你就会体会到什么叫做“爆发内心的小宇宙”。

当你的自我意识完全觉醒后,你首先会收获一件礼物——“源源不断的自我提醒”就像现在你脑海中有源源不断的“妄念”一样,这些源源不断的“自我提醒”不用你费力就会自动生起,帮助你做出更多“好”的选择,让你更快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因为人最大的力量起源于思想的觉醒。

久而久之,不用这些提醒你也会忽然发现谦虚是多么重要,忽然明白努力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忽然知道渺小是什么意思意思,忽然看到世界很美很大也很无奈,忽然明白你必须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一个人如果明白了这几件事情,自律不就是自然而然又理所应当的了吗?


(五)让你的自律不受“非理性情绪”的干扰

不自知还会导致你的自律被“非理性信念”主导,充满各种“非理性预期”产生各种“非理性情绪”。

在我第一次“减肥”时,我脑海中总是重复的浮现这几个念头:我绝对能减肥、我必须要减肥、我真的应该要减肥了、我一定要减肥、我一定要减肥,不然我就如何如何惩罚自己。

不知道你看出什么来了没有,我不断对自己说的这几个词语都有“要求绝对化”、“过分概括化”“过分理想化”的不良特点,而前两条的危害主要取决于第三条成立与否,既:“你的自律预期实现过程中,是否会有意外的发生”,很可惜,意外是这个世界的本质之一,结果因为无视“意外”这个大概率因素的存在,我们的自律往往就毁在了这种“非理性自律预期”上——一旦后期执行中出现意外和差错,必须、绝对”这些不合理的要求就会导致一大堆非理性的情绪。

心想事成,这固然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是在现实中,心想就能事成这个概率其实是很低的。

再者,一旦我们的自律预期出现意外,我们的思维惯性总是第一时间去花大量精力否定自己,结果越想越焦虑,越焦虑压力也越大,这也是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

这些可怕的非理性的信念,通常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一、主观:最典型的是因为我非常希望做好这件事,所以我一定要做好这件事。

二、夸大:最典型的是有一个事情在我的价值排序中非常重要,如果不完成它,我的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三、极端:人们应该无条件的帮助我实现梦想,他们不这样,他们就是坏人,应该受到诅咒。

如果用理智客观的眼光一一论证,你会发现它们非常荒谬,根本站不住脚。但这种荒谬的念头却在自诩为智人的我们的脑海中此起彼伏,这是一件更加荒谬的事情。

我必须做好,别人必须对我好,我们往往会因为这样的思维预设,而在遇到挫折的时候陷入情绪的痛苦。


如何在自律过程中避免非理性情绪的干扰呢?

(一)再有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我们可以试着问自己,我们认为的必须、绝对、应该,真的有什么逻辑或凭证吗?

(二)经常告诫自己,每个人都会犯错,包括自己。

(三)和自己好好谈谈,先了解自己陷入到了什么样的情绪中,然后再挖掘出导致这个情绪的信念,接下来,从客观性、关联性、其他可能性、预测性这四个角度,来对这个信念进行评估,这样,你就更容易看到事情的全貌,更容易拥抱理智的自己。



(六)让你的自律来源于自爱而非自厌

我们每个人第一次觉得自己要自律,因为受到了外界的刺激吧。

——看到别人打篮球百发百中,自己加入后却发现自己臃肿的身体连球都保护不了。

——看见成绩特别好的同学还每天坚持泡在图书馆,于是你觉得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

我们每个人自律的原动力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自厌”的成分在吧——只有讨厌现在的自己,才会天天想着迎接“更好的自己”。

因为自厌所以自律,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哪怕你最后没有得偿所愿,你的生命也会因此而拥有更多可能性。

可是在自厌笼罩下的自律,无论结果如何,过程都一定不会太舒服,但如果你能把注意力从别人的眼光和别人的成就中收回来,放到自己身上——安静的和自己内心的信念谈一谈,相信我,你一定会加倍的自律——而且是在“自爱”加持下的自律。

这是一种舒服、从容、安静、清澈的自律,你一定会喜欢上它。

但以上的种种都有一个前提——重新了解你自己,因为只有自知的人,才有能力自爱,而自爱的人,一定会自律。



小贴士:和自己交谈的过程中注意审视一下自己身上那些“可爱”和“可惜”的地方,这些地方就是你“爆发自律小宇宙的奇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