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少年

许方方有一个好哥们,打小穿一根裤衩长大的那种。

两人住在一条街上——凉城县花朝街。许方方住在街东,顾盼住在街西。从许方方和顾盼小学时起,清早七点,许方方楼下便会有雷打不动的两声“许方方!起床了!”接着,二楼窗户里会探出一个脑袋,有时叼着一块饼、有时含着一个牙刷,回应两声“来了来了”后便一溜烟的没了影。

凉城县没人不知道这俩人艰不拆的“好哥们”——掏鸟窝、欺负小姑娘、从哪门哪户顺走点吃食从来少不了他们。

要说许方方和顾盼的深厚得连天王老子也掰不开友谊,还得追溯到两人念幼儿园时,许方方掰给顾盼的那半块甜点。

刚被送进幼儿园时,面对陌生的环境,耐顾盼在家里有多淘气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老师讲着幼儿园“三行三不行”的规定,小朋友们在下面叽叽喳喳地说话,可顾盼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他想尿尿。周围的声音无一不在扰乱他努力克制的烦躁心神。然而薄弱控制力终究没能挡住汹涌的尿意。

顾盼的意识随着畅快淋漓的哗啦水声渐渐清明起来。整个小班里纷纷的议论声也因此而沉淀了下来。

老师的讲课声因突然的安静而逐字减弱,随即便被幼嫩的笑声所淹没。

“哈哈哈哈,他尿裤子了!”

“好丢人啊!”

顾盼这清晰地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想他从去年八月二十号就没尿过裤子的光辉事迹竟然被打破了,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颜面荡然无存,顾盼只想赶紧逃离这地狱一般的教室。

他迈着短腿往外跑,将自己藏在滑梯的小空间里。任老师和同学如何大声叫他的名字也不应一声。

听见呼喊声渐远,他拍拍裤子准备钻出去。这时,许方方女孩儿模样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眼前。

顾盼被吓了一跳,差点没一个趔驱摔在地上。

许方方手里拿着块甜点,钻了进来。

他白净的小手把甜点掰成两半,伸出手递给顾盼,“顾盼,你吃吧。”

顾盼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小姑娘知道他的名字,但还是不自觉地伸出手拿了这块甜点。他实在是有点饿了。

顾盼默默地吃半块蛋糕,许方方坐在他旁边聒噪地讲些有的没有的事。

其实顾盼最烦聒噪了。在家里,顾妈妈只要一啰嗦,他就会捂着耳朵逃走。但此刻,旁边这个既不穿红也不戴花、面容清秀的短发小姑娘的聒噪,却让他觉得一点也不反感。

“她”说:

“其实尿裤子没什么啦,谁没尿过裤子嘛。”

“顾盼你知道吗?我们其实住在一条街上,而且我妈妈还认识你妈妈呢!好几次我跟着妈妈去买菜,都会听你妈妈提起你,但就是一次也没见过你……”

……

住在一条街上啊,顾盼琢磨着这话,莫名有点高兴。


小镇的时光如水般逝去。

直到一年级时,顾盼才突然惊觉,许方方小姑娘原来是去男厕所方便的。他既高兴又失落:高兴自己能有个哥们,失望自己未来的媳妇儿没有了。

转眼,许方方和顾盼都已长成十三四岁的少年。

又一日早上七点。

顾盼斜挎着书包,站在青石板路上抬头向上喊:“许方方!快下来了!”

未及许方方如往常一般答应,早餐铺的王大娘便笑呵呵地接了话,“哎哟,顾盼,你不知道,我家那小子都把你这声儿当每天的起床闹铃了。”

顾盼冲大娘笑笑,扭头看见许方方背着书包朝他跑来。

“顾盼咱快走吧!老师说开学第一天得早点到,我还得去收他们的假期作业呢。”许方方一边小跑一边说道。

“你好意思说,约着七点出发,哪天不得磨磨蹭蹭老半天!”顾盼跟了上去,用肩膀撞了许方方一下。

两人齐肩向学校跑去,把青砖黛瓦的花朝街远远地留在了身后。

两人气喘吁吁地赶到教室,前脚一进,后脚就打铃了。

讲台上站着一个女生,面若桃花,肤如凝脂。镇上没有一个女孩像她这般亭亭玉立。

叶沁的父亲是个生意人,辗转各地做生意。这些年来,妻子和女儿一直跟着他居无定所。这次的生意,叶爸爸得在凉城镇待一两年,便让叶沁转学到凉城中学继续念书。

当许方方在座位上坐好,一抬头看见叶沁时,便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花,整个人都被定格了。

“叶沁,你就坐许方方旁边吧。”老师说。

许方方呼吸一瞬间急促了起来。他发觉自己活了十几年,第一次知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什么意思。直至叶沁在旁边的空座坐下,朝他微笑了一下。许方方才勉强收回已远到天际的心思。

许方方艰难又笨拙地开口:“你好,我叫许方方,方方正正的方方。”


叶沁和许方方恋爱了。

自打两人在一起,许方方再也没赖过床。每天准时准点在叶沁家楼下等她。而顾盼那能叫醒整条花朝街邻居的两嗓子,终于如琴弦一般,被岁月狠狠隔断。一如两人曾经形影不离的身影那样,各自分开。

许方方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和兴奋中,并没有留意到顾盼的任何异样。他做梦也没想到叶沁竟答应了自己的表白。那天,在说完一大堆告白的话后,许方方比女生还白皙的脸蛋已经里里外外红了个彻底,他支支吾吾地一个字儿也吐不出。叶沁拉住他已有些骨节分明的手,笑脸盈盈地说,“许方方,你真可爱。”

可近日许方方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这日,叶沁又拒绝了他送她回家。而顾盼从他恋爱起便没有再和他一起回去。许方方一时有些落寞,耷拉着脑袋慢悠悠地走回去。

这时,他在操场的一角看见了叶沁的身影。她正和一个男生你侬我侬。而那个男生……竟像极了顾盼!

许方方飞快地朝那边跑去。顾盼和叶沁的身影越来越清楚。他却觉得身边的风似是有千军万马的力量,让他每前进一步,便要耗费所有的力气。

“你们在做什么!”许方方听见自己的咆哮。失望与难过拉扯着声带。发出的每一个字音都生硬无比也尖锐无比,直戳心脏,绞碎五脏六腑。

叶沁被吓得一抖,立马从顾盼的怀抱里离开。

她嗫喏着开口,却说不出多余的话。顾盼站在一旁,没有一丝愧对之情,眸光却不知为何亮得发烫。

“顾盼!我们再也不是兄弟!”许方方冲上去,一圈打在顾盼脸上。

他转身就跑,眼泪滚滚地流出,只想快些回到家里,不去面对这一事实。

许方方低着头快步往花朝街走,怕被熟人看了红红的眼眶丢人。走到他家楼下那早餐铺旁时,王大娘问:“许方方,你今儿怎么不高兴?还有,顾盼咋这些天不等你一起上学啦?我儿子那天差点睡过去……”

要是往日,许方方非得和大娘扯犊子扯半天,末了还要顺走一个大饼才罢休。可今天,他闷声答应了一下,又低头向回家的小巷子走去。

眼前突然多了一双熟悉的球鞋。

许方方抬头一看,这奸夫还冲他微笑!他转身便想绕开这王八蛋,却被顾盼搂住。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吗!”顾盼问在他怀里挣扎的许方方。

“问什么问?我是瞎了吗?”许方方说着眼眶更红了,用手肘打向顾盼的肚子。

顾盼一个退步,许方方就又冲了出去。

“许方方!你跑什么!”顾盼有些着急,追了上去。

“我喜欢你!许方方!不然你让我怎么办!”许方方听见身后传来顾盼的声音。

他停下脚步,傻愣愣地转头,见顾盼此刻也正注视着他。

白墙黑瓦,古城深巷,花朝街沉浸在余晖的静谧里。许方方竟听见来从微凉风中传来的炽热心跳声。

顾盼眼里光华流转。

他变戏法儿似的拿出半块甜点,说道:“许方方,你吃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