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星期五凌晨两点

今天一边蹲坑一边写日记好了,因为上床我可能就没那么想写了。

但是现在腿有点麻。

想了想以后日记可以换种写法,说不定更有写的欲望呢?就像给别人写信那样。

今天考试考英语,座位表有两个我。老师很疑惑问我,这个是你吗?我说是。

那这个也是你咯?我说应该是。

那为什么有两个?我说我也不知道啊。

在这学校呆越久,越体验到一种无数流学校的感觉。明明是这么大一个市里唯一的本科学校,怎么就这么屎呢?你让我怎么形容,我还想到辣鸡,狗屎,菜的抠脚这几个词……好吧我承认是我词汇匮乏了。

提前交卷临走我看到老师过去收我卷子,不知道他看到那么多空的会怎么想,至少我觉得你校耍我一学期,我还听你的乖乖来考试,我做的挺好的。

再说游戏吧,毕竟现在一天大多数时间都在做这个。我感觉最近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就像原本的游戏之魂被抽走了一样,玩什么游戏都弱的不行。我觉得很可怕,虽然之前我也玩的一般,但至少也是玩的一般啊。

我找不到问题在哪,就像成绩刚开始退步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样。当然,因为腿麻了又躺在床上的我感觉,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就像以前解密,今天想不出来,睡一觉明天再想说不定就又不一样了。

现在这个日记写起来,让我感觉本来啰嗦的我讲事情很简洁。原来2k字才说完一件事,现在可能才200字。也许随着我的各方面技能退化,文笔也开始退化了。想想挺可怕的。当然理智告诉我这不可能,我可能缺的是自信罢了。

我也是脸皮够厚能说罢了这两个字呢。

对了我看到,前几篇日记居然有一个阅读,这让我感觉到一丝危机,难道家里人已经能追到这里来窥视我的想法了?仔细又一想,不可能啊,这东西我只发在微博了啊。

……

中间我想的东西太多,我不想写出来。反正大概都是食堂和陌生女生对个眼之后那样的思路,我相信就算是以后的我看到这个日记,也明白我在说什么。

今天舍友和我讲暑假应该去外面租房了,毕竟宿舍装空调,不让住人。对哦,我居然三天没有提过这么大的事。说真的就我现在的资产,让我想给以前的我两个耳光,但我明白以后的我也会想给现在的我几个耳光。马后炮我算一下,平常没必要花的,随便够我换个高配电脑了。但马后炮嘛,谁不会呢?

现在票还没买到,也不知道几号能走,几号回来,不过既然他们租房了,怎么也不至于我回来没地方住嘛。这么一想,好像现在唯一的大问题只有火车票买不到了,这种事,还是随缘吧,说不定哪天就抢到了呢?虽然没几天了。

今天就这样了,晚安吧。对了,看到杨老师遗留的相框,让我有点惆怅,我居然没有能装起来的照片,果然太死宅了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