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与不变

我总以为人是很难改变的。

性格。习惯。喜好等等……

自打记忆开始,我就不爱吃肉。除了鸡和鱼,其他肉类很难下咽。因为这个,从小也被亲友们笑话“斋麻(客家话,即尼姑的意思),难道你长大后要出家为尼?”朦胧中,似乎还挺向往。可是,没有,我依然在红尘中浮浮沉沉,似乎还没看破红尘,走进所谓的宿命。即使被人用不一样的眼光看待,我仍是不能改变这一点。

我曾经对榴莲避之三尺还嫌少,真的很难闻,真的想不到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怪味道的东西,而他们却吃得津津有味。姐姐每次一打开冰箱,流出那股怪味道,我就受不了,让她赶紧关上或自动离开。

他们一次次地诱惑我,劝导我,如何的滋补,如何的好吃,每次吃都积极地让我尝试。我无动于衷,也不走近半步。后来,她们也就渐渐放弃,只笑话我没有口福。我也无所谓。并不觉得有什么缺失。

是什么时候开始吃第一口呢?好像是朋友做的榴莲班戟,我对班戟情有独钟,尤其喜欢芒果班戟。那一次,姐姐和弟媳爱吃榴莲班戟,没订到芒果班戟的我受不住班戟的诱惑,只得尝试榴莲班戟,虽然只能是一两口,却也是第一次亲近榴莲,发现没有那么抗拒。后来,一点点加多,最后发展到直接吃榴莲,尽管也是一点点吃起,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界线了。时间久了,还会有想吃的冲动,从来没有过。

前几天,忍不住去买了一整个榴莲,和家人一起品尝,越吃越美味。我终于能够体会之前爱吃榴莲的朋友对她的恋恋不舍和赞不绝口。真的是香、甜、妙!

三十几年不曾喜爱,接受它爱上它却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以前很多人跟我说过“我以前也不吃的,闻着就难受。但是我现在一样喜欢得不得了。真的,你试试就知道了。”这是真的,
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体验了这个改变,一旦爱上就像上了瘾的毒药,我不知道这个东西为何有这么大的魔力,无从解释。只是,改变后的我融入一家人当中一起去享受这个美味,这种感觉好极了。

变与不变,不再一横一竖,不是则非。或许人渐渐长大,成熟,最初的一些棱角会被时光打磨光滑。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不易改变的东西一直存在,或显而易见,或深藏于心。

我不能改变的还有与生俱来的怕生性格,怕和陌生人打交道,小时候怕陌生的大人,长大了怕陌生的领导。与之相处,如坐针毡,极其不自在。或许,处世山野惯了,思想太过自由惯了,对于条条框框,规规矩矩的场面总是难捱得很。尽管,很多人说我这些年变了,性格外向了,没有小时候那么怕生、内向了。其实不然,这些所谓的外在的变化不过是装饰。随着岁月的流逝,经历的世事,我可以强迫自己微笑面对世人,面对一切。可我知道,除非真的遇见极其投缘的陌生人,一见如故,让我发自内心地舒适自在。否则,我宁愿只见一次,就此别过。

江山易改,本性易移,本身说的也是旧的习性难以改变,但并不是不能改变。没有什么不能改变的,只是你愿不愿意变而已。习惯,观念或是喜好,即使是对一个人的恨或爱,都一样。变或不变,在于你的心而不在于你的力;变或不变,都与你的念想、环境、遭遇息息相关,无所谓悲或喜,不过是一生的经历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