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己玩耍(二)

文/婉玲

前阵子写了《和自己玩耍》,回忆了这么多年自己的“不休止的自high”(game瑜语),然而,写那些文字其实想说的是——

和自己玩耍有两种境界,一种是真正的纯粹的“自己跟自己玩”,不管其他人有没有知晓,有没有人在乎,有没有共鸣,也丝毫不会减少自己的快乐;另一种是自己跟自己玩得很开心,希望别人能够知道自己的幸福和快乐,需要别人的肯定。

前一种就像是,小朋友自己在角落里玩玩具,用小汽车、小飞机、小超人组织各种各样的攻击和打斗,一边配音一边拿着飞机满屋子滑翔,玩得不亦乐乎,最后正义(自己那一方)终于战胜了邪恶,取得了胜利!于是满意地拍拍屁股,抱着超人,离开“战场”再去找别的玩。很纯粹地跟自己玩,真的很开心,而且开心完就算了。犹如那些恬然自得的“黄发垂髫”,那些枯灯古佛旁的僧人,那些把自己锁在洞穴、房间创作的艺术家、那些选幽僻之处搭一座茅房隐居的避世者……从自身找到了完满。

我却属于后者。

我还不能离开别人的眼睛。

当那个站在巷口墙角的脏兮兮的小女孩对着一面墙(那个虚无的“客人”)挥手作别时,我的小眼睛会警惕地朝四周看看,希望看到一个偶然路过的观众,希望有人注意到我的精彩演出,然后觉得我“煮饭仔”玩得真好,真厉害!和我玩一定很开心!然后他会很后悔没有和我玩!

我就是靠这样的想象来维持我幼小的自尊和骄傲。

但往往发现周围一个人没有,刚才的“精彩”和“热闹”根本没有人看到,原来一直都是自己孤零零在忙乎!(其实即使有人看到,肯定也只是说我“傻不拉几”“神经病”,而不会像我想的那样把我“惊为天人”吧?)

又如同小时候叔叔买了摩托车,载了堂弟堂妹出去兜风,因为不够位置挤上我,所以没叫我一起去。那时我就自己一个坐在屋顶上看着他们呼啸远去的身影,希望他们会突然改变主意回来,说:“不得了,怎么能把你给忘了呢!”我等了很久,但从没有发生,然后心里就会想像这样一个情形——待会你们在路上遇到一个查车的警察叔叔,把你们截停,命令你们背“白日依山尽”,背过了才可以走的时候,你们就会很后悔没有带上我!因为那是我是我们全班背那首古诗背得最好的学生!

可是每次堂弟堂妹都是舔着吃完雪糕的脏兮兮的嘴巴、顶着一头被风吹乱的头发,笑哈哈地回来的!根本不会有人要他们背诗!

之前看过网上一个段子,说走过桌子时不小心撞了一下,桌上的杯子摔落,你三百六十度回转,一个箭步,快狠准地捞起了那个杯子,举高头顶,干净利落!不禁为自己酷炫的技术赞叹骄傲不已,心中响起了掌声和烟花开放的声音!但突然发现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看到你这么帅的时候,于是不禁黯然神伤。那人说这就是深刻的孤独。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深刻的孤独,我只知道我也有过这样的体验。大学时,为了班级篮球赛,我自己一个人偷偷清晨五点钟爬起来,到篮球场练习,带球跑、投篮,当我终于很偶然地使出了从三分线外开始斜插螃蟹步转身两圈半,然后用右手一勾抛起球,球无声地穿心而中;又或者投了一个很漂亮的三分球,球在篮筐转了十圈左右,然后滚进篮筐时,我都被自己的球技惊到了,跳起来说“欧耶”时,在球架底蹦跳起来,突然发现整个球场只有我自己手舞足蹈,动作停下了了,心中不禁有点酸酸的,心中说:“有人看到就好了。”

似乎有些东西是在与别人的分享在才有其意义的,或者才能增加其快乐的。

于是,我想即使这种感觉不是深刻的孤独,也是深深的惋惜,自己做了一件那么漂亮的事情,竟然没有人知道,没有人鼓掌,总感觉太可惜了。

就像席慕容的一句诗——“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阳光正好,风正好,年华正好,却没有发生美丽的故事,没有遇见你,没有你的参与,不是很可惜吗?那么为什么一切都那么刚刚好呢?

人总有一种分享的欲望,人总希望获得肯定。

记得高一时写过一句很俏皮的话:人一生都在做一道数学题题——证明题,证明自己很厉害。

我经常在日记中对自己说——

l别和自己过不去,不要纠结于别人的评说,照自己舒服的感觉生活。

l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了不起,你的优秀,不需要任何人证明。

l自由地去做认为对自己最好的事情,只有我们不需要别人赞许时,我们才会变得自由。

l坚定自己认定的事,做你自己,说出你的感受,不要管别人怎么说,人活着,不是要取悦别人。别人怎么看你,和你毫无关系;你要怎么活,也和别人毫无关系。

l幸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的幸福,不再别人眼里,而在自己心中。

l不要把自己想得多伟大,要知道,在别人的世界里,不管你做得多好,你都只是个配角

l别人再好,也是别人,自己再不堪,也是自己,独一无二的自己,只要努力去做最好的自己,一生足矣。

l最好的状态是,那一天,你终于知道并且坚信自己有多好,不是虚张,不是夸浮,不是众人捧,而是内心明明澈澈地知道:是的,我就是这么好。

这么多年来,不知写了多少句类似这样的话,然而,我还是常常做不到。第一种自足的境界太难达到了,上面专心致志和自己玩的小孩在生活中并不是常态,更多的是这样的小孩,如果有大人或者其他小朋友在旁边看着他玩,甚至开口问他,“那个有什么攻击力?”“芭比娃娃的小化妆包里装着什么?”小孩子会玩得更加起劲,他们会大声嚷嚷着详细和你介绍一切,你稍微分神,他也会凑上来把你的脸搬回来,说:“你怎么不看着我啊!”“你看这个,多好玩啊!”

他们也需要观众,也需要掌声。

我们都需要和朋友的交流和温暖,我们都有分享的欲望,我们需要存在感。

之前看到有人说喜欢自拍、拍美食、拍自己站在美丽的风景中,然后打开P图软件一番修饰,发到朋友圈和QQ空间。很多评论都说,那发的不是文字和图片,发的都是寂寞啊。说都是些耐不住寂寞的人,说现在的人都太没有安全感了,只能从别人的评论和点赞中找到自己的价值,刷存在感。

我也曾懊恼过自己这么做,果断告诫自己要“戒网络”!把所有消息都删掉了!

我为什么需要在别人的时间里存在?

我心中到底又怎样的恐惧?

害怕掉队?害怕自己一个人?害怕只和自己相处?

然后发现,生活中有坚定眼神和澄澈目光的人很少会哗众取宠,那些坚定走自己的路的人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

他们看穿了“分享”的浮云有自己的节奏和计划,他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心中有属于自己的火焰。

于是,我开始反省自己,因为内心的那个自己太弱小,还不足以安抚我的一切忧伤和情绪,自己内心中的火焰还不能熊熊燃烧。

我还没有强大的内心和自己玩耍!

后来,下面两句话成为了我的座右铭——

l拜伦:真正有血性的人从不渴望别人的重视,也不怕别人忽视!

l孔子:君子患无能,不患人之不己知!

三毛说: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态。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杨绛也说过: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发现: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他们之前肯定也有过这样的困惑、思考、碾磨。

于今,我自己也应该慢慢地修炼,慢慢变得安静,从依靠上升为自足,从需要他人在场变成从自己内心中寻找价值,可以不用依靠观众的掌声和别人的目光来生存。

这才是真的学会怎样跟自己玩耍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类工作效率的提升,是推动人类进步的主要动因,对于人类社会来说,影响工作效率的因素有很多,例如科技、政治、宗教、民...
    路路通通阅读 75评论 0 2
  • 梁咏琪有一首歌叫做《短发》。 《短发》无疑是一首情歌,用剪断头发来象征与旧爱的断舍离。剪断了头发,意味着与旧情一刀...
    悟恩说事阅读 125评论 0 1
  • 姓名:刘一菘,号悟来先生,日精进打卡1月9日 公司:长沙市明易居易经工作室 【日精进打卡第1天】 【知学习】 《六...
    悟来先生18932120122阅读 199评论 0 0
  • 提前确定事宜: 时间、地点、主题 具体安排: 总导演1人 (负责节目规划、场地、人员等协调;跟踪每个节目及各组负责...
    William_Xie阅读 99评论 0 0
  • 与逻辑芯片和内存芯片不同,电源管理芯片在众多种类的芯片中并没有那么知名,但随着智能化理念深入生活的方方面面,各类终...
    半导体观察阅读 26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