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贞节.三(22)孙成文呵斥宵小,王晓晗笑看二贼

内容简介与目录

上一章:抉择难犹豫不定,细思量压制冲动

第22章:孙成文呵斥宵小,王晓晗笑看二贼

十一国庆期间,孙成文通知顾远利和李楷正常放假回家过节,这两天他来医院陪大保。

十月二号这天中午,孙家三口在病房吃完午饭,吴秀芬刚要收拾东西走人贾四领着一个穿着考究的青年男人来到了病房。

见大保爸妈都在,贾四上来和孙成文握手满脸笑容地说:“孙大爷,我是大保小学同学,我叫贾国光,这位是大保的朋友,叫牛百祥。”

到目前为止,王晓晗对孙家以外的人,不管是孙大保的领导还是同事朋友一律都很少说话。贾四和牛百祥对他说了几句问候的话,他均以微笑点头回答。

牛百祥来到王晓晗床前,从外套内兜里掏出二百二十元钱放在床边的小柜上。他看着王晓晗说:“大保兄弟,你看,你托我办的事本来国庆节后就有眉目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你现在是英雄了你们厂怎么可能放人?是不是?既然事没办成,礼物人家当然也不能要,这不,前两天范厂长将东西合成钱给我送来了,还多给了二十元。他说孙大保兄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对你非常敬佩,那天的饭钱算是他请客。这二百二十元钱你收回,事虽然没办成认识你我还是很高兴,你安心养伤,啊,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聊。”

说罢起身跟孙成文夫妇告辞,孙成文在一旁早听明白了,是关于大保工作调转的事。他第一感觉就是贾四认识的朋友办这事是否真实?他见牛百祥要走忙起身拦住道:“不忙,牛同志,既然你是大保的朋友就再坐一会儿,我有几句话要问。你说要帮大保调动工作,调什么工作?”

牛百祥没有坐下,站着说:“啊,是这么回事,保兄弟前些日子想当采买员,我就给他介绍介绍。”

孙成文用疑问的口吻问:“哪个厂子?你找的谁?”

“啊,林机厂,范厂长。”

孙成文继续穷追不舍:“你说你找的是范厂长?哪个范厂长?叫什么名字?”

“啊,是范长江范副厂长。”

“牛百祥同志,你在哪个单位工作?”

“啊,我,我…”

孙成文用手一指贾四说:“你不说也没关系,我想找你的话就先找他,范长江我很熟悉,我们基建处就用他们厂的设备。节后我去见见他,向他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你们如果在大保面前作了什么手脚的话,现在最好实话实说,我可以就此打住,不再追究。”

孙成文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可为人精明,心思细密。单干时和各种人打交道,入大厂后又作了二十来年的领导,小蟊贼的把戏怎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贾牛二人无言以对,瞧了瞧大保更觉奇怪:大保没有半点疑惑和惊讶的表情,好像一切早已了然的样子,像旁观者一样看着他俩的窘态微微发笑。

孙成文态度变得严厉了:“怎么?不说?那是想把事情往大了搞?”

贾国光牛百祥二人当然明白孙成文的意思,看来还是安爷判断得准,这小子真是局子派来的眼线,在我们面前一味的装傻充愣,现在怎么不装了?二人对视了一下,牛百祥说:“孙大爷,你别生气,这事千万别较真,这都是我们哥们之间的恶作剧。你说现在没啥玩的,礼拜天几个人凑一起就琢磨怎么找乐,说白了就是怎么能让人请客吃饭。大保吧,象棋他不下,打扑克他总赢,所以他花钱不多。有一天他发牢骚,说工作干得不顺心,我觉得机会来了,就想逗逗他,就蒙他说我有路子能让他当上大厂的采买员。嗨,说白了就是想让他出点血,也请我们喝顿酒。他真的相信了,在老祥和饭店请我们俩喝了顿酒。后来大保认了真,隔三差五地追问。看他那着急的样子我们觉得可乐,就找了个年纪大点的男人冒充范厂长和他吃了顿饭。后来我俩说得给人家送礼,范厂长也得和别人沟通,就先后又收了他两百块钱。但这钱我们一直没敢花,等大保醒悟过来时还他。”

孙成文问:“那个假范厂长是干什么的?”

牛百祥说:“是我认识的一个狱友。他当过采买,也当过领导,后来犯贪污罪被判了五年,他也就是跟着喝顿酒,凑个热闹。”

孙成文怒道:“你们这是什么朋友?啊?有这么闹的吗?这也太不像话了!”

“就是,就是,我和国光原定的也是十一后把钱还给大保。不过现在看来说不定是谁给谁演戏呐!”说着朝大保一呶嘴:“也许是他在逗我们玩呢。”

难怪大保没受伤前不安心工作,全是这俩小子使的坏。孙成文恨不得扇他俩几个大耳刮子!大保也不傻呀,怎么能这么轻易就上当?他有些不耐烦地冲着两个骗子摆了一下手:

“好了,你俩走吧。”

下一章:老黑祥说孙大保,守政欲弃俞彩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