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离去了(小说片段)

‘其实我更在乎的还是表哥的离世,他的离去,让我的心依旧这么痛。原来我一直就没放下过他。’

念起表哥,就念起与他的过往。

‘与他从小长大,初见他时,姨妈刚去世,没了父母的表哥被带到府上,他的脸还带了泪痕,眼神也是那般空洞,根本就是失去了灵魂的躯壳而已。好久,好久,他一直就站在院中,一个人呆站着,唤他都不应。夜深了,会听到他呜咽着一个人蹲在院中,蜷缩了身子哭的伤心。

念起那些皆是伤悲,却又忍不住的往下念。

‘一直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慢慢的从失落中缓过来,脸上的泪不再流,坚硬的毫无表情。

当时我还小只是远远的看着他,却无法安慰他的伤心。只是与他一起蹲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他,与他一起呆站在院中,偶尔抬头望天。

他刚看到我与他站在一处时,吓了一跳,可也没有说什么,任由我陪他呆站着,直到站累了,干脆蹲在地上,然后蹲累了,离开他。

他一直不说话,任由我来去,也不驱赶,也不挽留。直到有一日,我站累了,依了树坐下,闭上眼睛睡着了。

醒来时,却发现依在他的肩头。

那时他也睡着了,睡梦中,脸上还挂着泪痕。

再后来,两个小孩子便经常站在院中,仰头看天,慢慢的,两人会说话,用稚气的语言。

再后来,两人时常手牵了手在院子里站了说话。后来,他终于笑了,与我满院子追逐着疯跑。

再后来,他长大了,与我一起读书。

再后来,他又长大了些,提出要回林府,言之凿凿要振兴家业。


再后来,我发现姑娘大了,什么叫做爱。哪一日不见他,便会想他,念他,他不来府上,我就会去林府上找他。

依在他怀中,坐在大树下聊天,然后像儿时一样,累了,倚了他肩头睡着。

往事历历,可那个借肩膀让自己安心睡去的人却没了,化作黑烟一团永远消失了,留下的只是自己对他无限的追思。

‘为什么?为什么当初我竟没发现他笑颜下那颗的已扭曲的心?

在我面前他是阳光的,可他却有另一处的黑暗对我保密,就是这处黑暗让他离我越来越远,我却无力抓住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永远在我面前消失。

再也没有槐树下仰头向天的那个表哥。树下,他在想什么?他的眼中看到的是什么?我不知道,统统不知道!’

闭上眼睛,任泪不停流下来。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