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骄傲的时光

字数 6794阅读 19

【内容简介】

系短篇小说,围绕白梓晨、白梓萱、楼亦寒等主人公的家庭学校生活展开一段精彩之旅

【人物简介】

Ⅰ初中部分

白梓晨,男,1995年3月12日,猪,高172重114,低调稳重学霸型

江明哲,男,1994年11月11日,狗,高174重116,憨厚老实暖男型

楼亦寒,男,1995年7月14日,猪,高170重107,高冷扑克脸霸道总裁型

柳文昊,男,1994年12月31日,狗,高167重102,温柔体贴伪娘型

单俊驰,男,1995年6月19日,猪,高170重113,擅长音乐高富帅型

张瑾瑜,男,1995年11月13日,猪,高167重102,爱打小报告和事佬型

童 超,男,1995年8月5日,猪,高167重182,呆萌可爱胖子型

白梓萱,女,1995年3月12日,猪,高170重92,白梓晨的双胞胎姐姐,外向活泼女汉子型

陈若君,女,1994年2月10日,狗,高172重102,谦逊内向软妹子型

王 倩,女,1995年11月13日,猪,高165重87,擅长写作萌妹子型

【正文】

···作为最后一届小学五年制的毕业生,他们不论是喜或悲,终究免不了产生几分别离的情愫,更何况,在那个连小灵通都不太普及的年代里,他们都不太敢轻易作出时常联系的承诺。可是,缘分这种东西谁又能料的到呢!现在天色还早,不如赶着时光这群鸭子,侧看那些曾经的倒影

第一章 小升初的尴尬

2007年6月28日星期四。

六月的天,北方总是热的慌,燥得慌。人们的每根细小的神经都渴望藏匿在阴冷的角落里喘息

中考刚刚过去5天,高考也过去了20天

小考的升学成绩也要在今天下午布示在学校的公告栏里

白梓晨的家里

白爸爸瘫坐在刷了红漆的木板凳上倚在墙的一边,那一缕缕混合了汗珠的头发好像涂了些过了有效期的劣质发胶被迫都黏在了一起,敞开了的带扣子的深蓝色的半袖T恤露出里面有点儿发黄的白色背心,宽松的长腿裤子也被卷起来用夹子固定在了小腿的位置

白梓晨在卧室里翻看不久前刚刚买回来的《十万个为什么》,他坐在米黄色带靠背的椅子上,左手摁着书的左侧,右手拿着一根黑色的英雄牌钢笔,小声的读着每一行的文字。他身上穿的是两年前发的蓝白相间的校服,略显长的头发隐约可以看出小考后妈妈给剃的发型

白梓萱在阳台那里鼓捣她那些塞在“潘多拉盒子”里的小物件,一根根穿着奇形怪状“衣服”五颜六色的中性笔;一块块被刻成小动物形状的橡皮擦;一张张被彩笔晕染勾勒的小卡片还有那一叠叠皱的发颤的糖果纸

白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着午餐,她围着油渍满满的围裙,麻利地拍开两根黄瓜和一个尖椒,额头上的汗珠一粒粒顺着脸颊留下一道道水痕,随意扎起的头发居然让已然而立的妈妈看起来年轻了不少,一系列魔法般的动作,一盘尖椒土豆丝、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和一盘凉拌黄瓜已经被妥妥当当地放置在餐桌上

“亮~亮(白梓晨的小名)~糯~糯(白梓萱的小名)~老~白,过来吃饭了,时候不早了,都别磨蹭了”,白妈一边准备着米饭和碗筷,一边督促他们吃饭

“嗯,妈,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把这些糖果纸折好了”

“姐,吃饭了,下午还得去学校呢”

白爸和梓晨先进了厨房

“老婆大人,能不能给我加点儿荤啊。这天天吃素,‘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有的吃,就不错了,不然你自己做啊~还人比黄花瘦,瘦一点儿总是有好处的,大腹便便虽然看起来像个皮球,但倘若能像皮球一样灵活我让你顿顿吃,可惜~不能”

“你说,我怎么每次认真地听你胡说八道却莫名地相信,丝毫反驳不起来”

“哈哈,亮。看到了吧,白老师也是有‘对手’的哦”

“妈,我今天下午可能需要~回来的迟一点儿”

“额,你自己注意时间就好,别太晚,回来太晚没有饭哦”

“嗯,我知道了”

“糯~糯~你有完没完!是要我们三个人等你到天黑吗!再不过来菜都要凉了”白妈扯开喉咙叫嚷着

“哦~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讲真的不用等我,给我留一点儿米饭就可以了”

“咱们先吃吧”

……

白妈盛了一碗米饭和一碗西红柿炒鸡蛋,把它们放在笼屉里

午饭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白妈和白梓萱在厨房里收拾着。白爸和白梓晨在电视机前收看着午间新闻

“亮亮,你们下午和小寒(楼亦寒的小名)一起去学校吧,楼叔叔和阿姨下午要去上班,你楼叔刚刚过来拜托一下你”,白爸钻了广告的空隙对白梓晨念叨着

“嗯,到时候我叫上他便是了”

楼亦寒的家里

“爸,今天下午你和我一起去看成绩吗?”

“小寒,爸今天下午还得和你妈妈上班,你下午和对门的亮亮他们去吧,不论考了多少都不用太在意,只是一次测试而已,你说呢”

“嗯,谢谢,老爸”

“小寒,晚上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巧克力蛋糕?!哎,还是算了,八宝菜吧”

“嗯,那就说定了哦,你先睡会儿吧,我和你爸要上班去了”

“嗯,爸爸妈妈,拜拜”

叮咚~叮咚~(门铃在响)

“谁啊?”,楼亦寒揉揉惺忪的睡眼,嘟囔着问道

“小寒,快点儿开门,我是糯糯,现在已经三点了”

“嗯,你先等我一下”

楼亦寒把门打开,门口边的白梓萱已经迫不及待的进来了,白梓晨站在门后的墙角一言不发

“这么慢,小寒,你让我们等的黄花菜都凉了”

“糯糯,我实在是说不过你,先进来吧,亮亮,你也进来吧”

“你们填报的是哪所中学?”小寒一边在卧室换衣服一边问着白氏姐弟俩

“当然是实验中学了,难道说你不是吗!”

“我也是,但是我觉得我高估自己了,我可能考不上实验中学了”

“管它呢,我觉得那几所中学都一样,只不过,你也知道,我爸在实验中学当教导主任,所以我们的第一志愿当然是那里了”

“是,不论怎样,我们都已经是七八年的邻居了,即便不在同一所中学,我们依旧是邻居”

“哈哈,那必须的”

“你们学校怎么这么多人啊”,他们到了学校之后,人头攒动,车流闭塞(似乎只进不出),学校门口的流动小贩推着小板车卖着各式各样的零食小吃——俨然一条零食小街,在这条“街道”的两侧的夹缝里可以看到不少新奇罕见的“钻缝大法”。学校里看成绩榜单的同学不少都是父母陪着来的,毕业班的老师守在传达室疯狂地核实各班各位同学的成绩生怕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学校的训导主任同样顶着大背头扭曲着五官遗忘着他那日后风靡一时的严肃表情。一切的烦躁在这个不安分的天气以及不按常理出牌的月份里都显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去看吧,亮亮,你和小寒先在这里等我一下”,白梓萱挤进一圈人潮里,左推右攘就进去了

“糯糯,找到你多少分了吗?这里太热了。”

“还没有,等一下就好,我再找找”

……

“我找到了,找到我的了。我现在就出来”

“你快点儿吧,估计我们学校也有不少人去看成绩了”

白梓萱又是一个左推右攘,成功地突围出来

楼亦寒和白梓晨此时躲避在狭长的车棚里,早已受不了这般滚烫气流的冲刷

“你们挺会找地方的,亮亮,你总分298,嗯,是全校第一,语文99数学100英语99。”

“糯糯,亮亮考了这么高,你考了多少?”

“能不能善良点儿,我考的不是很理想,我只考了286,语文92 数学96 英语98。”

“也不错啊,你真是找打,得了便宜还卖乖”

“好吧,我原谅你的无知了,谁让你‘身在曹营心在汉’,再者,谁让我不是一个典型的三好学生呢!”

“你们在这里再等一下,我好像看到我们班的同学了,就等一下”

“糯糯,你来学校是为了访亲寻友的吗?速度点儿,再给你最后三分钟”

“姐,快点儿,咱们还得去小寒学校呢”

“嗯,你们在这里稍后”

……

趁着白梓萱不在他俩周围打转唧唧咋咋时,楼亦寒和白梓晨一人买了一根两毛钱的糖水冰棍,两个人一边舔着冰棍,一边倚着车棚里的铁柱子

白梓萱灵活地穿过三四团人群,走向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上点缀黑色圆点的扎着马尾的姑娘

“王倩?”

姑娘回头一看,满脸写着吃惊两个字,“梓萱,好久不见。你也来看成绩吗?”

“是,小倩。你准备去哪所中学呀”

“我还没想好,如果可能就是双语中学,你呢?”

“我啊,我打算去实验中学,可是不知道我的分数能不能去?”

“你考了多少?我帮你问问”

“好,我286,对了,你呢?”

“这么高,我考的分数和你有点儿相似,我268,我先帮你进去问一下我妈妈,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嗯”

王倩的妈妈是实验小学五年级一班的数学老师也是白梓萱和王倩的班主任

王倩在传达室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估计是被挤出来了的

“怎么样?”

“我妈说,‘286可能有点儿悬’,但是你放心好了,以你的好运,好事一定来,我先去我妈的公寓了”

“嗯,你先去吧,我也要走了”

……

白梓萱耷拉着脸慵懒地向车棚接近

“亮亮,你看你姐怎么了,垂着个脸”

“不知道,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等她过来,问一下她,不就清楚了吗”

……

“姐,你怎么了?”

“我刚刚让我们班王倩帮我向我们老师咨询一下”

“咨询啥?”楼亦寒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我考上实验中学的可能性”

“结果呢?”

“嗯,姐,结果老师怎么说”

“老师说我考不上,555”

“糯糯,有话好好说,你哭也没有用,对吧,倘若,我等一下看到我的成绩比你还少,你让我该怎么办”

“姐,你别装了,就你还是那么在乎考试成绩的吗”

“亮亮,你刚刚说了句什么!什么叫不在乎,好得你姐我也是有尊严的”

“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不想去实验中学”

“什么?糯糯,你不想去,可以让给我啊”

“什么让给你,快点儿走吧,刚才你不是一直在催去你学校吗?”

“你没事儿了?”

“我像是有事儿的人吗!”

……

实验小学和铁路小学差一个十字路口,所以大约15分钟的步程,这时的气流里隐约透着几丝凉意

“你们学校人好少”,铁路小学成功地规避了所有的繁华街道,静悄悄的躲在火车站的附近默不作声,唯一可以坚持做到底的就是不间断地聆听来往火车哒哒哒哒的有规律的呼吸声

“小寒,你们学校的成绩榜是没有张贴还是没有同学知道今天放榜?”他们只在学校门口附近的路上看到零星几辆老式摩托车

“嗯,我也在纳闷,不知道为什么”

“走吧,别管它了,我们去看吧”

……

“来看成绩了”传达室的大娘说

“嗯,您说今天下午看成绩的怎么这么少?”

“哦,有一些同学早就看过了,你们错过了中午1点的高峰期”

“哈哈,错过就错过了,也没什么不好”,白梓萱搭腔道

“陈若君297……江明哲295,童超295……张瑾瑜292,”,白梓晨在榜单上细细寻觅着,“哦,我找到了,楼亦寒289”

“289,小寒,这么牛”

“哈哈,糯糯,我保证我不是故意考这么高的,我其实是有意的”

“小寒,我们还能是朋友吗!过份!”白梓萱背对着楼亦寒和白梓晨生气的回复着

“你姐这次真生气了吗”

“可能是吧”

“糯糯,我是开玩笑的,你何必和我这样一个小人斤斤计较呢,对吧,这样怎么能展现出你的君子气概呢”

“对啊,我就是君子”,白梓萱摸着头一脸思考的样子

……

“成绩也都看完了,我们现在去公园游乐场怎么样?”白梓晨说道

“可以,我双手赞成”

“嗯,我也没有异议,通过”

公园的游乐场在公园的东北角,它说大不大,也就两个篮球场般大小的规模,可是里面的设施却应有尽有,一个旋转木马,一个淘气堡,一个旱冰场,一个水果零食供应区,还有一个也是很重要的是蹦蹦床。

而说到公园,同样不得不提一下公园里的它们。每当傍晚夜幕降临时,公园正中央的音乐喷泉总是会伴随着《好日子》的旋律奋发而起悠扬而落,五颜六色的水柱纷纷洒洒四处滴落,可见大珠小珠落玉盘。公园的西北角有一个仿古的六角凉亭,凉亭的构造简单得很,六根石柱子支撑着瓦片堆叠的顶棚,一长石板凳架在相邻的两根石柱子间距离地面三十厘米的地方,碰上下雨天,这里是个不错的避雨所。公园的正北面是一个露天的舞台,逢年过节的时候,这里总会有些大型的歌舞表演。公园的西南角有一家草舍书屋,书屋里有藤席编的两张桌子和八把椅子,来这里读书的不少都是些文儒墨士,他们一边喝着店家泡的花茶一边细细回味国学中的各种经典。公园的东南角有几家照相馆,年轻的姑娘们总会趁着闲暇时光约着几个姐妹到照相馆拍那么几套大头照。公园还有很多零星的小去处。

从铁路小学到公园需要经过三个十字路口和一个丁字路口,大约35分钟的步程。但毕竟是一群孩子,一路上他们嬉闹闲侃,竟然搁浅了时光量尺的宠溺,早到了九分钟。

“你们俩先去玩吧,我想去拍几张大头贴”

“一起去吧,难道你不想和我们一起拍吗”

“小寒,你是不是个男生,你看到过有男生拍大头贴吗?”

“好吧,我是女生”

“哈哈哈”,白梓晨没有忍住笑了起来

“亮亮,你丫的,笑啥呢,你没看出你姐想要弃我们远去吗”

“嗯。姐,咱们一起去吧”

“好吧,这可是你们愿意跟我去的哦,到时候可别抱怨”

照相馆似乎歇业了,四五家照相馆只有店员坐在吧台发呆,看不到一个顾客,即便距离它们不远处有一个闹区的后门

“就到这家吧”,白梓萱指着第二家照相馆

“随便”,楼亦寒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白梓萱推门而入,这家照相馆装修的古色古香,蔷薇颤动的花枝蔓延在整个檀木色的地面,大地色的桌椅在麻灰色墙纸的衬托下显得优雅高贵

“你们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穿着白色修身T恤和黑色牛仔裤的店员真诚地问着

“嗯,我想拍一套大头贴,只是不知道都有哪几种?”

“好的,你先等一下,我去取一下拍照素材书,你可以从里面选择”

店员弯下腰拉开一个吱吱作响的抽屉,可以看到抽屉里静静躺着五六本被黑色牛皮纸包裹的图册

“你先看一下这本里面有没有你喜欢的”

“好的,像这种一版二十张的多少钱”白梓萱翻开扉页,抢进眼帘的是4×5的大头贴背景图册

“这一页的二十张和下一页的二十张整体是一版,我们这里有关大头贴的费用标准是‘不加膜四十张一版的五块,八十张的一版八块,加膜另加两块’”

“好的,我先看看,之后再决定用哪一版”

“嗯,好的,其实你们可以坐到那边看,不用站到柜台这里”

“呃,哦,对,我们坐到这里吧”白梓萱拿着那本素材册坐在了带靠垫的长橡胶椅上,这把橡胶椅在柜台的前右侧,它紧贴着墙壁即便看上去有些若即若离,他们三个人并排坐在一起,白梓萱坐在了中间

“这个怎么样?小寒”

“嗯,太花了吧”

“那这个呢?”

“嗯,太单调了吧”

“咦,这个呢?”

“还行,就这套吧”

“真不知道该不该狠狠地吐槽你一番,这一版根本就是我之前已经问你的那一版,我只不过好奇凑巧又翻到了这里,看来你实在是靠不住,我还是自己看吧”

“老实讲,在我眼里它们都一样,可是你非得让我评判出个子丑寅卯,我做不到啊”

“姐,你尽早选完,不然天都要黑了”

店员贴心的又递来三本素材册,最后白梓萱择了第一册的一版和第四册的一版,姑娘的眼光总是好的,白梓萱先是自己照了一版,之后和楼亦寒他们合照了一版,时间走得很快,两个钟头静悄悄地溜走了,但和消遣时间相比收获到一叠叠的泛着油墨味的大头贴总是值得的。

因为周四,还没到公休日,所以公园在被允许的情况下大多数都是些老人,他们带着那一袋贴了膜的大头贴径直走向公园的东北角

“姐,你先玩旋转木马去吧,之后到蹦床这里找我们”

“嗯,说定了”

白梓晨和楼亦寒在售票处交了钱,两个人脱掉鞋子进入场区,一个个飞跃似要与天试比高

白梓萱买个一根烤肠坐在木马上,旋转跳跃不停歇

十分钟的光景过的很快,白梓萱还来不及留恋就奔向了下一个“征程”

“你们蹦的累不累啊,用不用我给你们买几根棒冰”

“要~要,我要一瓶水和一根棒冰”,楼亦寒拭了拭额上的豆大的汗珠说道

“姐,我只要一根棒冰”

“好的,我这就帮你们买去”

一溜烟儿的功夫,白梓萱手里就提着一绿色塑料袋走了过来,里面装着几瓶可以看见冰碴子的水和几根裹着透明薄膜的白色棒冰

白梓萱将水和棒冰给他们俩递过去,自己脱掉鞋子上了蹦床。

蹦一蹦,聊一聊,休息休息,再蹦一蹦,聊一聊,休息休息。晚上九点了

“咱们回家吧,现在貌似有点儿晚了”,白梓萱坐在蹦床的边缘低声说道

“再玩一会儿吧,我玩得还不太尽兴”

“是啊,姐,不用着急,我已经和妈妈打好招呼了,再说,我们也可以再多享受享受这种‘包场’的滋味”

“那你们玩吧,我要回去了”

“糯糯,要不要这么扫兴”

……

三人经过一番唇枪舌剑后,跟随性的指向了白梓萱的意愿,距离家的位置有些远,原本可以在公园门口的站台搭乘公交车回去,可是夏季的公交车总是会在九点准点休息,九点城市大钟敲响,昏黄路灯下的马路上会零星看到那么几辆来往的摩托车和自行车,路边匆匆而过的是一堆堆一起嬉笑打闹他们眼里的陌生人,斑驳光影里揉碎了的风声风语在像灌了铅的腿上变得更加抽象不可捉摸

……

“咦,我怎么现在向上跳这么费劲”,三人在等十字路口交通灯变红的时候,楼亦寒忍不住蹦了蹦

“谁知道呢”,白梓萱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

“我想可能是……”白梓晨又开始照搬课外书里看到的奇怪的知识,一本正经地讲解起来,他和楼亦寒两个人一唱一和,你一言我一句,更加突出了白梓萱的无奈

边走边聊果真可以减缓远距离徒步的压迫感,半个多小时的步程,当他们走回家的时候居然都已经不累了

“小寒,明天见”,白梓萱和楼亦寒打着招呼,目送他进了家

叮咚~叮咚

“谁呀?”白妈托着慵懒的声音慢慢悠悠的飘出一句话来

“妈,是我,开一下门”,白梓萱一边敲着门一边应着答

“哦”

过了十几分钟,白妈还没有来开门,等的不耐烦的白梓萱跺了跺脚,那种好像故意被遗忘被无视的强烈触感在这寂静的夜晚里渐渐发酵,她再一次摁响了门铃,等了一下,没有回应,而白梓晨则一直倚着墙站在门口的内侧

“姐,会不会因为我们回来的这么迟,爸妈生气了”

“我也不知道,再等等吧”

白梓萱又连续地摁了一次门铃,过了那么一会儿,门铃的铃声还在空气里喧嚣,吱~哑~,门开了,白妈揉了揉眼睛说道,“咦,你们怎么玩的这么晚才知道要回来呢,我和你爸都已经睡了”

“原本不是特别晚,可在门口足足耗了半个多小时,一直等您开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