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开13向死而生

“这生死劫嘛,确实难解,需男女二人共同历劫。历经三世,第一世一生一死,第二世一死一生,第三世同生共死。方能渡劫。打我成仙以来,就没听说过成功的范例。经历此劫的神仙,大多还在人间生死轮回。无法返回这三重天。”紫竹星君叹道,一双丹凤眼望向对面的北斗星君,一对剑眉微微皱着。“我们三重天比不上那九重天,连天帝天后也要下凡历劫。唯一的优待也就是可以保持法力。可他们带着法力,又居住于仙山上,何时才能度过这生死劫啊?”北斗星君忽然起身,朝面迎面走来的人行礼道:“小殿下!” 紫竹星君忙闭了嘴。整理下湖蓝色的长衫。亦起身行礼。来人是个六岁模样的小男孩。一脸的稚嫩。整个人还没有两位星君一半高。却生得气宇轩昂,自带威严。他很礼貌地给两位星君回了礼,道:“二位可知父亲母亲何时能归来?”两位星君同时沉默。“都是玉儿不好,连累了爹娘!可若他们再不归来三重天怕是……”紫竹星君忙劝道:“殿下那时才几百岁,还未懂事,何须自责呢!”北斗星君褪下身上的紫黑色披肩,披在孩子身上,说道:“玉儿不必多虑,替你爹娘守好这天宫,才是最要紧的。助天帝天后历劫的事儿,就交给我们两个好了!”

……

冰室里,恢复了全部记忆的柳东阳,此刻如释重负,原来他并没有刺死茉莉的记忆。他知道生死劫的秘密后,故意赶走茉莉,因为他知道只有他们中的一方死去,才能度过此劫。那时,他已做好了准备。可为什么茉莉会对柳东升说是他杀了她?那么究竟是谁杀了茉莉呢?柳东阳准备解开玉佩的第二道封印,看看茉莉的记忆。却无论如何都解不开。一旁早已失去耐性的柳东升拔剑直指苏小蛮的喉咙。“你若再耍花样,我就不客气了。”苏小蛮吓得后退。她退一步,柳东升便向前一步。一直退到冰棺处,腿靠在棺材一侧,退无可退。忽然一双白皙纤长的手伸过来,紧紧握住剑尖,血瞬间顺着手掌滴落下来。苏小蛮顾不得想,拔出柳东阳腰间的剑,抵住自己的脖子。另外两个人,同时松了手,剑咣啷一声落在了冰面上。

两个人同时问道:“苏小蛮,你要做什么?”

苏小蛮对柳东升道:“柳东升,你要再逼他,我就死给你看,到时候你的茉莉也永远回不来了。”

两个人又异口同声道:“你敢!!!”

有一件事情苏小蛮没有告诉他们,因为她也不敢确定。回家吃过饭,苏爸带柳东升取玉佩。吃饱了犯困打盹的功夫,竟做了个梦。一个面白如雪,着一身黑紫色衣服的人对她说,向死而生,向死而生。她刚才忽然想到了这个梦,可是谁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万一梦是反的,她的小命岂不没了。此刻她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声音,向死而生。声音在脑海里不停地回荡,吵得她心烦意乱。却又不知为何,她的手突然不听使唤,本来贴近脖颈的剑直奔柳东阳心口刺去,正中要害。

柳东阳睁大眼睛看着苏小蛮,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我……。”苏小蛮回过神来,惊慌地松了手,上前扶住即将倒下的柳东阳。柳东升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色瓷瓶,倒出一颗指甲大小的黑色药丸,箭步走到柳东阳面前,不等他问,在他因疼痛而大口喘息时,眼疾手快地将药丸塞进他嘴里。“这是什么?”苏小蛮紧张地问。“放心,是保命的,我可不想跟他一起消失。”

苏小蛮心急如焚又羞愧懊恼。柳东升继续道:“你怎么突然有这么好的剑法?”

苏小蛮急得快哭了。赶紧把自己梦见紫衣仙人的事儿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说完对天发誓:“如果我说的有半句假话,就叫我不得好……”

柳东阳忙掩了她的嘴道:“我相信你!”说也奇怪,吃了药丸以后,身上的两处伤口都在慢慢愈合。苏小蛮见他恢复了精神,死而复生。激动地握住他的手,几乎要哭出来,她第一次体会眼眶湿润的感觉。但一如既往地没有眼泪。

柳东阳沉思片刻:“按你的描述,好像是北斗星君。他是三重天尊贵的神仙,天帝的弟弟。怎么会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呢?”

“三重天是什么东西?”苏小蛮好奇地问。

柳东阳道:“是离人间最近的天界。虽不如九重天气派,也是一方仙境。有天帝天后,和品级一般的神仙。”

“那你也是那里的神仙喽?可你为什么会在这苍灵山上。”

这些事情也是柳东升一直好奇而不敢问的,他也认真的看着柳东阳,等着他的答案。

“从我有记忆开始,就生活在这里了。也许我并不是什么神仙,只是在这里住的久了,吸收的灵力多了,便自然会了法术。”

柳东升哈哈大笑:“我好歹还知道自己的来处,你竟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真是天大的笑话!”

看在他救了自己的份上,柳东阳没有反驳,任他打趣。

苏小蛮觉得不对,继续问道:“那你怎么对这三重天的情况如此熟悉?”

柳东阳道:“和你一样,也是梦里见到的。”

柳东升的笑声戛然而止。

苏小蛮长叹口气,眼下的情况是越来越没有头绪了。种种奇妙的缘分,好像冥冥中安排好了一样。只是当局者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