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择

        最近心痒难耐,不时迷瞪着让他人奇怪。春天都进尾声了,难得地翻涌了情丝。平时的节奏似是有序地前进着,但只有自己知道,那种隐约的慌张让我害怕。许是时间充裕了,许是这夏季的燥热让人心烦,也或许自己懒怠了,就像是猎奇一样地挖了个坑、设了个陷井,然后自己跳下去,又妄想着将一群人拉下去,陪我演戏,演他个轰轰烈烈,真是造作。心底呵呵几声,又故伎重演了。

        人的感情真是复杂的很。一见钟情或许真有它的道理。因为人第一眼遇到他人,几乎就可以确定他是朋友、他是可以爱恋的人、他仅仅是个相识的人了。这种所谓冥冥天注定的直觉或许真有它存在的道理。当我正面他的第一眼,内心的情感调动了起来。对于一个要强的人来说,极力掩饰早已暴露在他人面前的缺点,就足以说明写问题了。

      张爱玲遇见胡兰成的时候,给他寄的一张照片背后写着“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里去。但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了花。”她把他捧得极高,两人不对等,她对他说的每句话都小心翼翼又爱意满满,可惜他终究负了她,也许祸根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她的爱让她狼狈不堪。

        而林徽因的爱情让人倾羡,她一直是人间里最优雅的四月天,身边围绕着3个优秀如明月的男性,还守得了贞操,赢得了终生爱慕。

        我无意去考究她俩爱情结果的成因,我只是想从这个鲜明的对比里找出些东西,来思考爱情。

        或许爱情在一个人的生活比重并不如想象中那般高,一人一狗一花一直到老的过程或许不孤寂。爱情里也不再是女方依靠男方了,女性都可以做到,你给我爱情就足够了,我能自己给自己面包。

        我曾经有过一种大胆的想法,就谈一场又一场的恋爱,永远不结婚,享受着生活带来的乐趣,享受新鲜爱情带来的甜蜜和激情。但那种最浪漫的事就是慢慢变老的话,也相当让人憧憬,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来饮,万千树木只择一颗来守,这种无言承诺让人感到温馨。但它们都是选择,无关对错。它们有关信仰,无关人品。我怎么抉择,我不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