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撩人,我在湖边想你!

96
芳晨
2017.07.18 09:29* 字数 1416

(一)

忽然很想到文山湖走走,一种强烈的感觉。

但在那浪漫的地方一个人散步,显得很突兀,于是我思忖着要叫上谁,与我同行观览那一湖夜色。

在这校园中似乎总是独来独往,每天奔波在校内校外:上课、泡馆、家教、工作......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忽然想要有人陪伴时,却惘然不知该找谁。

我拿起手机,看着通讯录里的几百个号码,却找不到一个号码去拨通,忽然感觉每一个人都距离自己好遥远。

这是一种悲怅,我永远不希望我所认识的人会有这样的体会。这滋味实在不好受,哪怕小小的一次都足够让人崩溃。

我终究找来叶子,沿着湖畔慢慢走去,俩人紧挨着,一人一个耳塞,听着歌,说着话,彼此不理会手机上频频发来的信息。

我说“什么都不想管了,就安安静静地散散步吧!”

我们绕着文山湖慢慢踱步,坐到路灯下的石栏上,我说:“到别的地方去吧,这里人来人往的。”

“这里比较亮,黑暗的角落不属于我们!”叶子笑盈盈地回答。

是啊,黑暗的角落确实不适合我们,我听从了她。

我们聊天的范围从学习到身边的朋友,从童年的趣事到彼此一路走来的情感经历,还有一些深刻留在心里的难以磨灭的记忆、感动和感伤......

动情处热泪盈眶,泪珠滚滚滑落,或苦涩或甜蜜,偶尔又尽兴地开怀大笑。

“夜色朦胧,没有月没有星星,真是辜负了这满园的湖色!”叶子感叹道。

我笑着说:“星星月亮都在心里,心明则天明,无论怎样的夜色尽收眼底,尽是美丽,湖光美色不仅仅只在皓月当空时才能欣赏。像我们这般柔情似水的女儿,长在这如花似玉的年岁,又走在这波光粼粼的湖畔,还不够美吗?”

叶子笑了,说我又在臭美,又在大发我的风格。

原来,我已练就了我的风格。

二)

从不曾预料我会如此珍爱起我的家、我的父母亲,我劝慰别人多多陪伴亲人,我也坚信没有比亲情更为珍贵的东西。

即使成功的爱情总会转化为亲情,就像百川终会流入大海,这是一个定律。

我初中的一位老师说过“生命只有一线之差,随时都可能捻断这根细线”。

在我还是任性的年岁,我便失去了一位挚爱的亲人,陪伴我成长了十八个春秋的亲人,我成长的每个脚印后都有她的担忧和关怀。

等到她走后我才发觉,自己陪伴她的时间竟是那么少,自己的自私和任性竟造成了无缘再见她最后一面的遗憾,在她垂危的时刻,我却在他乡流浪、彷徨。

后来,多少回她来为我添衣盖被,多少回她在我泪痕阑珊时静静地对我微笑,静静地站在夕阳西下的午后拄着她的拐杖凝望我离家的背影,多少回呼喊她却是空谷般的毫无回响,多少回泪水打湿枕巾和长发,才惊觉原来都是梦!

往事如烟?

多少往事已经篆刻在心,怎能如烟?欢声笑语,音容笑貌,一颦一笑,哭过笑过.......怎能忘?

忘不了,于是就一辈子记着!

我终于不再哭着醒来,不再责怪那一年,那一个喜庆的除夕,那一场毛毛细雨,那一周里的紫色夜空和朦胧夜色。

原谅了过去,是为了更好地珍惜现在,现在的我比任何时候都爱我的父母亲我的家。

“什么我都可以不要,但我一定要我的父母亲!”我对叶子说。

当失去外婆后,当我的父母亲在岁月的打磨中一点点衰老起来的时候,我开始担忧了,害怕了,也更加珍惜了。

也许你找不到依靠,但可以成为别人的依靠;即使成不了任何人的依靠,至少可以是他们心中的安慰、笑靥里的骄傲。

片刻休憩,片刻思绪,片刻多愁又善感!

文山湖,在人来人往的脚步声中依旧静谧着,迷离的灯光在湖中摇曳,风轻轻地吹,花草丛木轻轻摇摆。

叶子和我手挽着手踏着逶迤的青石板桥,渐渐远离文山湖畔,渐渐地又走入了我们的生活。


叶子和我手挽着手踏着逶迤的青石板桥,渐渐远离文山湖畔,渐渐地又走入了我们的生活。

旧文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