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落木萧萧下

       

  G大是一所正儿八经的名校,每年都有无数的人挤破头的往里考。然而,沈萧萧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三件事都发生在这所大学里。第一件事就是当初听信了谗言填了G大,第二件事就是莫名其妙的选了金融系,第三就是入了这学生会。

  沈萧萧昏昏欲睡的坐在座位上,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而此时高台上的会长正站在演讲台前激情澎湃的侃侃而谈,尽管声音依旧是那么富有磁性,帅气的面孔依旧可以让刚入学的学妹为之着迷,但此时在沈萧萧的耳朵里就只是噪音而已。

  神经病,大晚上不回去睡觉,还出来加班祸害人!关键是现场还是全员到齐,甚至还有一两个狂热的崇拜者偷偷从后门溜进来听他演讲,沈萧萧对此至今都是不能理解。沈萧萧抬眼看了看手表,不禁哀叹:“我的天,已经两个小时了啊!”此刻,对于沈萧萧来说,在这里多待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终于,演讲停止了,现场一片寂静。沈萧萧也终于清醒了,就开始收拾起自己面前的本子和笔,准备离开。可现场一片寂静,沈萧萧等了好半天都没有一个人收拾东西走人,她环顾了四周,发现这些人都只是三三两两的低头窃窃私语着什么,又抬头看了看演讲台上一副威风凛凛的会长大人。

  “切,一群怂货,有什么好怕的!”沈萧萧非常鄙视的嘟囔了一句。 心想,反正演讲都已经结束了,不回去干嘛,在这等他请你们吃夜宵呢!便果断的站了起来,准备拿着自己的书回寝室睡觉。

  沈萧萧刚准备转身走,突然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而且是那种不可思议,不能理解的眼神。沈萧萧顿时摸不着头脑,随口说了句:“干嘛?不行吗?”

  众人皆是一惊,所有人都开始认真的打量着她,直到沈萧萧看到演讲台上的会长大人露出一种只有在他奸计得逞的时候才有的笑容时,沈萧萧心里开始有点慌了。连忙低声问已经在背后扯了她半天的室友:“怎么回事?”

  室友用一种恨铁不成钢且咬牙切齿的语气说:“我说大姐,你反射弧怎么就这么长呢!我在后面都扯你衣角半天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站起来到底意味着什么?你…”就在室友的滔滔大论还没有说完时,演讲台上的人开口了:“很好,这位同学很勇敢,虽然可能现在还担不起学生会会长的重任,但敢于挑战自己,敢于迈出这一步就很好!来,到演讲台上来,给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

  ……

  沈萧萧开始有些慌了,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立在原位不能动弹。

  会长见沈萧萧似乎没有想要走上去的想法,又开口说:“如果现在你连走上演讲台的胆量都没有,又何必站起来辜负大家对你的一片期待!”

  这话说的,沈萧萧就不是很乐意,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怂,依旧是怂的。所以沈萧萧的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别扭到了极点。

  到了台上,沈萧萧刻意的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朝台下礼貌性的鞠了鞠躬。当然,如果你以为这是沈萧萧出自礼貌才鞠的躬,那你就太天真了,这只是她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信和尴尬。

  “离我那么远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会长悠悠的开口,声音里带着一丝慵懒,透出一丝暧昧,听起来更像是赤裸裸的调戏。演讲厅里的气氛,瞬间活跃起来,甚至有好事者跟着后面凑热闹,女孩子们则是一脸的不乐意。

  沈落木此举无疑是在给沈萧萧增加负担。

  果不其然,沈萧萧更加紧张了,手用力的绞着衣角。沈萧萧偷偷的瞄了一眼一脸幸灾乐祸的沈落木,心里顿时很是不爽。

  好啊!,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沈萧萧突然异常的轻松,笑嘻嘻的走沈落木身边,亲昵的挽起沈落木的胳膊,娇嗔道:“哥~别闹了好不好,你不是说会帮我的吗?反正你都已经内定我是你的接位人了,又何必走这些可有可无的过场呢!”

  现场瞬间沸腾起来。

  “对噢!他们都姓沈哎!”

  “我说她这么就这么硬气呢!原来她是会长的妹妹啊!”

  “原来会长都已经内定了啊!那今天晚上叫我们来这又是干嘛呢!这不是耍人玩呢吗!”

  现在顿时是你一言我一语。

  沈萧萧看着沈落木渐渐沉下去的脸色,瞬间感觉心情倍爽!

  沈落木缓缓的将手放在萧萧的头上,用力的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笑的异常可怕,咬着牙说:“我说过不要叫我哥,不然,后果自负!”

  沈萧萧几乎是逃出演讲大厅的,瞬间感觉身体被掏空,使不出一点点的力气,全程都是被叶子拖回去的。萧萧一进寝室便躺倒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抱着自己的毛绒娃娃,室友们都是一脸疑惑。

  “你们俩不是去参加学生会的期末研讨会了吗?怎么弄成这样。”杨娅边啃着苹果边问。

  一旁整理衣服的一一见怪不怪的说了句:“还能怎么了?肯定是萧萧的大表哥又放大招了呗!”她还特意加重了大表哥三个字的读音,叶子不嫌事大的朝一一竖了竖大拇指,补充到:“我们这位会长大人,人帅腿长能力强,平时也没什么特殊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坑我们的萧萧同学。但是,你们都不知道今天晚上那可是高手过招,异常精彩啊!”叶子特意加重了转折,几个室友齐声激动的问到:“怎么了,怎么了?”

  于是,叶子便开始绘声绘色的和她们描绘起了当时现场的情况,沈萧萧却越听越窝心。

  “完了,我肯定得罪他了,我死定了!”沈萧萧不禁哀嚎到。

     沈落木是萧萧妈妈的远方表姐的儿子,说白了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兄妹。可是,什么叫造化弄人呢?偏偏萧萧爸爸和沈落木的爸爸是几十年的老交情,还是邻居。所以从小他们两就认识,可小时候的沈落木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乖宝宝,相反萧萧则是一个三天不管就上房揭瓦的个性,沈落木虽然比萧萧大了四岁,但从小也没少被萧萧欺负。可是,现在怎么反差就这么大了呢!

  这一点,沈萧萧至今都没有想清楚。

  从那天以后,沈萧萧每天基本上都是躲着沈落木走的,可能是临近毕业琐事比较多,沈萧萧在学校也再没有碰见沈落木。

  终于熬到了放假这天,沈落木一早就拿着两张车票在候车大厅等沈萧萧。他这些天都在处理一些私事,压根就没空去找她,只是早早的发了信息告诉沈萧萧自己会在车站等她。可是,直到到了发车时间沈萧萧都没有出现。沈落木有些着急了,想到沈萧萧那么蠢是不是走丢了,连忙拖起行李回去找。终于回到了学校,刚好看到叶子在门口等车,就上前打听萧萧的下落。

  “啊?萧萧早走了呀。她说她不想让你等她,一大早她就坐车去了车站了呀!你没看见…”叶子越说越觉得不对劲,看着沈落木越来越黑的脸色,叶子很识趣的拎着东西就走,只得在心里为萧萧祈祷。

  为了不让我等?很好!沈萧萧,你现在的胆子可是越发的大了呢!

  终于到家了,沈萧萧躺在久违的大床上,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就只想好好的睡他个天昏地暗。

  沈萧萧的家在一个小县城里,沈萧萧的爸爸姓梁,妈妈姓林,而萧萧则是跟隔壁叔叔姓沈,没错,就是沈落木的爸爸。据说是因为沈萧萧小的时候经常生病,奶奶非得请算命的瞎子给算算,瞎子说孩子和父母的属相犯冲,不能跟爸妈姓,结果就莫名其妙的随了沈叔叔的姓。可现在萧萧越想越不明白,自己家的亲戚那么多,怎么算也轮不到隔壁的叔叔呀!

  傍晚,爸爸妈妈终于下班了,回来一看萧萧正躺在床上,连忙一阵嘘寒问暖。盘问萧萧近来吃的可好,睡得可好,冻没冻着,又左捏捏又摸摸,观察了好半天,妈妈眼眶就湿了,一巴掌拍在爸爸身上,责怪的说:“都怪你,非得让女儿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你看看都瘦了还黑了,看着也憔悴了!”

  萧萧有些哭笑不得,看着一旁被妈妈训斥的低着头的爸爸,就莫名的同情。连忙摸了摸肚子,抱着妈妈的胳膊撒娇道:“妈妈,我饿了,我想吃你烧的糖醋排骨。”

  妈妈一听,连忙就向厨房跑去,从冰箱里拿出已经准备好的食材,就开始炒了起来,爸爸向萧萧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萧萧啊,妈妈多炒几个菜哦,你去隔壁叫你叔叔阿姨带着木木一起来吃一口吧!我好长时间都没看见木木了,不知道小伙子是不是又长帅了。”

  一提到沈落木,萧萧就浑身不自在,还好自己机智一早就绕开了他。不然他还指不定用什么法子报复自己上次当众让他为难呢!

  便没好气的说了句:“不去!”

  “呦呦呦,怎么啦!小两口吵架啦。”妈妈操着一口纯粹的上海腔笑眯眯的问。萧萧很郁闷,她有时候都忍不住怀疑自己跟沈叔叔姓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一大桌菜做好了,爸爸自觉的摆好碗筷桌椅,拿出陈年老酒,萧萧看这架势瞬间就不想吃饭了。每次只有沈叔叔来家里做客的时候,爸爸才会把他珍藏的酒拿出来。

  萧萧叹了口气,可是想到沈落木还没有回来便也就松了口气。一想到自己这次狠狠地整了他一顿,就莫名的开心,客客气气的跑去和沈叔叔他们打招呼。

  妈妈没看见沈落木,就问:“木木怎么没来?是不是嫌阿姨烧的菜不好吃啊。”

  “妈,人家忙着呢!搞不好还没回来呢!”萧萧连忙说。这下妈妈又不乐意了,问道:“你没有跟木木一起回来的吗?”

  “没有啊”萧萧用了一天,心里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谁说我没回来?”大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让萧萧不禁抓狂。可是,当着长辈们的面,又不好说什么,只好龇牙咧嘴的笑。看着爸妈一脸殷勤的去迎接他,萧萧的脸都绿了。

  “叔叔阿姨,萧萧常跟我说你们喜欢吃新鲜的水果,我就随便买了点,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口味。”沈落木还特意加重了“常”这个字的读音,笑的那叫一脸的温顺良民。爸爸回头看了看萧萧,感叹道:“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一口老血猝上心头。

  沈阿姨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萧萧,拍着她的手说:“没事,就在隔壁,不远。”

  萧萧硬挤出了一个笑脸不说话。心里不禁咆哮到:“你们这都是哪跟哪啊!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们懂不懂!”

  这一顿饭,尽管饭菜都是萧萧最爱吃的,但吃的萧萧有些胃疼。萧萧借口晕车吃不下,吃到一半的时候就提前回房间了。

  刚到房间,萧萧对着床上沈落木送的毛绒玩具一顿拳打脚踢,越想越气。

  萧萧终于平静了下来,躺在床上跟寝室里的几个好友视频聊天,抱怨各种不顺心。平日里,最喜欢怼她的叶子,遇到今天这种情况居然莫名的安静,全程一言不发,只默默的安慰萧萧看开点。萧萧觉得不对劲,刚想问就听到门口有敲门声,萧萧以为是爸妈,连忙跑去开门。结果,一开门她就后悔了,看到沈落木的脸连忙关门,可已经迟了。

  沈落木放下手中的果盘,很自觉的坐在萧萧的床上。一脸坏笑的看着萧萧,萧萧觉得不妙,刚想出去却听见沈落木说:“没用的,叔叔阿姨和我爸妈出去遛弯了,估计一时半也会回不来。”

  沈落木站了起来,向站在门口的萧萧走去。萧萧下意识的摆出一个格斗的姿势,说道:“我…我可不怕你!”沈落木一把抓住她的一只手,按在门上说:“是吗?那你抖什么?”那声音极具魅惑力。

  萧萧还没反应过来,手机的那一边就传来一阵喝彩声。

  “哇欧!”

  萧萧脸一下红到耳根,顾不得近在咫尺的沈落木,连忙拿起手机准备关掉视频,却不想被沈落木一把夺去。沈落木一只手抵着萧萧的肩膀,一只手举着手机,对着摄像头跟一众看戏人打招呼。叶子一脸猥琐的说了句:“学长,萧萧胆子小,你温柔点,别吓着她…”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沈落木一脸得意的看着萧萧,说了句:“我会的!”又转头对她们说:“接下来的画面可能会有些少儿不宜,各位都早点休息吧!”便关了手机,沈落木按住萧萧的两只手,渐渐的靠近。萧萧挣扎着想要挣开他的手,可惜力量悬殊太大。看着在自己眼前一点点放大的沈落木的脸,萧萧有些慌了,连忙闭上眼睛,将头偏过去,萧萧能清楚的感觉到沈落木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立刻怂了,连忙说:“我错了!”

  “错了?我看你在学校的时候胆子不是还很大吗?怎么现在知道怂了,嗯?”沈落木说话时暖暖的气流拂过萧萧的脸庞,萧萧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耳根也变得异常的烫。

  萧萧浑身不自在,死死地咬着嘴唇,尽量缩在角楼里。沈落木看着怂萌怂萌的沈萧萧,一脸的满意,极霸道的将萧萧的脸掰过来说:“如果你下次再跟我耍这么无聊的小心思,我就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无边落木萧萧下。”末了,还故意加重了“下”这个字的读音。

  萧萧老脸一红,下意识的骂到:“滚!”可是骂完后瞬间就怂了,看着一脸坏笑的沈落木,她咬了咬唇默默的接了句:“滚滚来…”

  沈落木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渐渐的收了手上的力气,揉了揉她的头发说:“乖~”

  沈落木很满意的走了,徒留萧萧一个人在房间里抓狂,看着手机屏幕不断在闪,萧箫不看都知道,聊天记录肯定是来自寝室群。

  “哎,你们说学长会不会把萧萧给办了!”

   “我觉得差不多!你没看见学长刚刚那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我估计他们现在已经(你们懂得!)”

  “嗯,9494。”

   ……

  萧萧瞬间就炸了,立马回了一句:“你们这群白眼狼,枉我对你们这么好!”

  “我的天呐,这么快就结束了!”

  “是啊,学长也太速度了吧!”

  “萧萧你这是欲求不满的意思吗?”

  萧萧瞬间崩溃了,不禁咆哮道:“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我遇到的都是一群什么狐朋狗友啊!”

  第二天一早,萧爸萧妈就出去上班了。

  “萧萧啊,你们早饭在锅里了,冰箱里有菜,我们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萧妈妈临走都不忘叮嘱上两句。萧萧则还没睡醒,对于妈妈的唠叨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只半睡半醒的应下了。

        终于开学了,萧萧拎着行李,开心的踏上了去往G大的列车。一想到再也不用看见沈落木那张脸了,萧萧就异常的开心。目送着女儿,欢快的背影,爸爸拍了拍妈妈的手,再次感慨道:“女儿大了!不由爸妈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刚到学校,萧萧立马冲回寝室。刚进寝室门,就被三个人堵在了大门口。叶子一把将萧萧拽了进去,三个人把萧萧围在了一个角落里,笑的贼兮兮的。

  “啧啧啧,这可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说,那天晚上你和学长都发生了什么?”叶子一脸期待的问到,萧萧看着这群莫名其妙的家伙,想到那天就气的很,一把推开一众吃瓜群众说:“你看看你们一个两个这一脸的猥琐样,你们是不是巴不得我出点什么事!就不能盼我点好?”

        萧萧看着她们三个一脸“我们都懂”的样子,就什么都不想说了,解释很显然已经没用了。但一想到沈落木已经离开学校了就没有再过多计较了,反正过段时间她们也就忘了。

  就这样,萧萧主动无视各种脑补,各种暗示的三个室友,在床上躺了一天。

  终于正式开课了,一般开学的第一天都是辅导员的课,而萧萧的辅导员是一个非常和蔼的老教授,老教授特别理解她们不想上课的心理,所以一般开学第一天萧萧和叶子都不会去的。寝室里,只有一一和杨娅有考研的想法,所以她们两很少会主动逃课。可今天奇了怪了连叶子也跟着一起去了,萧萧默默的鄙视了叶子一眼,阴阳怪气的说:“看来咱们小叶子也要抛弃我,准备踏上女博士这条不归路了。”

  叶子没理萧萧,因为今天她总隐隐约约的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一大早,当萧萧还窝在一起打游戏时,那三位就已经收拾好东西出门了。就在游戏进入最激烈的生死关头时,叶子突然打来了一个电话,萧萧和叶子瞬间就炸了。

  萧萧接通电话,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那头就是一顿臭骂:“叶子,你要死啊!你不知道我们在打游戏吗?你不好好上课,给我打什么骚扰电话!”

  而教室这一边,叶子的手机被接了外音,萧萧发自肺腑的怒吼声传遍教室里的每一个角落。叶子则用手捂着脸,看着讲台上那长熟悉的脸,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为她祈祷。

  “看来你知道今天要上课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萧萧也没多想,下意识就骂了回去:“你谁啊?要你管!”突然是一阵可怕的寂静,萧萧似乎反应过来什么,可一时半会又说不清。电话那头也没什么动静,这下萧萧彻底慌了,下意识的咽了咽吐沫,只听那边说了句:“好了,今天就先到这,各位都先回去吧!1204寝室都留下。”说完,那边传来一阵站起来时椅子发出的响声。

  沈落木对着手机那一头说:“想好了拿什么来赎你室友,不然我就以包庇来对她们进行处分。噢,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沈落木,是你们新来的辅导员。”

  萧萧现在心里狂奔过一万头羊驼,本以为自打今年开始就不用再看见那张丑恶的脸了。

  可是,这是什么骚操作?

  于是,萧萧不得不策马奔腾的跑到辅导员办公室,看到站了一排的室友和一脸假正经的沈落木,萧萧瞬间觉得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萧萧几乎是挪过去的,一脸的不情愿。

  沈落木见萧萧来了,笑着跟叶子她们说:“都回去吧!”

  萧萧一脸茫然,这就完了?按照沈落木的作风不应该逮到机会就往死里整吗?

  可能是当了辅导员了,想法也成熟了吧!

  萧萧想到这,不禁有一丝欣慰,刚想跟室友们一起走,却再次被叫住了。

  好吧!就知道没这么容易就能走掉。

  “想好了吗?”沈落木喝了口水,挑眉看着一脸无辜的萧萧。见她半天都没有反应,又说:“看来是没想好。既然你没想好,那就按我的方法来吧!”说着就把萧萧往外拉。

  “你要带我去哪?”被拖上车的萧萧才后知后觉的问到。沈落木突然凑了过来,把萧萧压在座椅上,吓得萧萧一身冷汗,连忙双手护胸往后躲。然而沈落木很熟练的从她座椅旁抽出安全带。末了,还一脸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摇着头说:“就你那身材,也不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

  “我这个身材怎么了!我好歹…”看着沈落木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萧萧又开始怂了,立马改了口,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说:“我平胸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沈落木笑着看着她一脸怂萌的样子,发动了车子说:“我就喜欢看你想打我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

  这一天,沈落木一直拖着萧萧逛街,而萧萧生平最怕的就是逛街,还是那种只看不买,只逛着玩且毫无目的那种。

  呵,一个大男人为什么偏偏喜欢逛街?这都是什么爱好!

  直到晚上八点,萧萧才拖着早已疲惫不堪的双腿回到了宿舍,直直的躺倒在床上。室友们看着一脸疲惫的萧萧相视一笑,那种我懂得的表情让萧萧杀人的心都有了。

  自此以后,萧萧再没有逃过任何一节课。

  萧萧不是那种可以让人过目不忘的女孩,但绝对是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可已经大三了的她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看着室友们一个个都脱单了,每天吃着不同的狗粮的萧萧,对于这一点很是不开心!

  终于在看完叶子本学期里第无数次的秀男友,萧萧终于忍不住问到:“我就想不通了!其他寝室不都是只要有一个人脱单了,基本上全寝室都不愁对象了吗?可为什么偏偏我们寝室就这么不团结呢?”

  三个人皆是一脸茫然,相互看了看彼此甚是迷茫。

  “可是!咱们寝室不都有男朋友了吗?”叶子一边说一边又在心里细细的盘算了一遍。

  萧萧瞬间就不乐意了,从床上一跃而起说:“不还有我呢吗?我不还是单身狗一枚吗!天天看你们在我面前秀恩爱,都快憋屈死了!”

  室友们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一阵冷笑,一一走到萧萧身边坐了下来,语重心长的说:“我的大小姐,是不是最近沈教授没折腾你,你又想着要作死了?”

  萧萧认真的想了想,点了点头道:“最近他的确没来招我,可这和你们不给我介绍男朋友有半毛钱关系吗?”

  叶子对着杨娅笑道:“呵!果然。”

  一一看着萧萧直摇头,说:“你要作死,可千万别带上我们,沈教授太可怕,我们惹不起!”

  “就是就是!”一旁的杨娅连忙接话:“我们要是给你介绍对象,被沈教授知道了那我们岂不是小命休矣!”

  叶子点头,补充到:“再说了,人家沈教授对你也不错啊,高富帅还是教授。你不好好和他过好小日子,还敢想着出去沾花惹草,你是嫌命长吗?”

  “滚!”

  没课的时候,萧萧还是喜欢躺在寝室打游戏,沈落木总想用借口叫萧萧出去,可萧萧从来都没有理过他。他们之间毕竟隔着学校的校规,沈落木也不好太过分,时间一长胆子就又渐渐的大了,直接屏蔽了沈落木的消息,沈落木对此很不开心。

  而萧萧就很作死的回了句:“我就喜欢看你明明很打我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手机另一头的沈落木手机屏都捏碎了。

  离放假还有几天,萧萧在确定自己本学期所有的学分都修完的情况下,决定是时候气一气沈落木了,好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便递上了本学期以来第一次写的请假条,内容极其简单粗暴。

  “没事干,不想去。”

  拿到请假条时,沈落木脸都青了。

  “好!很好!”沈落木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很狰狞的笑,站在问题目一旁的叶子不禁咽了咽唾液。

  为什么每次这种事都被我撞上?

  下午,萧萧接到家里的电话。是爸爸打来的,爸爸的声音憔悴极了,几乎是带着哭腔的说:“萧萧,你快回来吧!你妈妈她…她最近要动一次手术,可能…”爸爸的话瞬间就让萧萧崩溃的大哭了起来,室友们看着刚刚还是一脸得意洋洋的萧萧,瞬间就哭了,都被吓到一跳。刚想问问情况,可萧萧头也不梳,脸也没洗的就往外跑。叶子她们吓得连忙跟了过去,只见萧萧一路上毫不顾忌形象,跌跌撞撞的跑到辅导员办公室。

  萧萧哭的满脸泪花,沈落木一脸担心,连忙抽纸去给她擦眼泪。

  “呜呜呜…我要请假,我要回家。”萧萧哭的语无伦次,沈落木也顾不得别的,连忙答应并给她买了最早一班的车票。

  一会到家,萧萧就看见坐在沙发上抽烟的爸爸。自打萧萧记事以来,爸爸从来都没有当着她的面抽过烟。看着爸爸一脸憔悴的模样,萧萧的心瞬间停了一拍,有些颤巍巍的问:“妈妈呢?”

  爸爸看了一眼萧萧,叹了口气说:“在睡觉呢。”

  萧萧连忙跑进房间,而妈妈刚好醒了。看见萧萧回来了,脸上强扯出一个笑脸。看着一脸憔悴的妈妈,萧萧挂着哭腔问:“怎么了?我上次回来不还好好的。”

  妈妈似是在安慰萧萧,说:“没什么事。”又摸了摸自己小腹左侧说:“就是这里多了个东西。”萧萧的眼泪彻底止不住了,一下子跪在妈妈的床边,说:“怎么会,怎么会,我妈妈长的这么漂亮又这么善良,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萧萧的手颤巍巍的朝着妈妈摸到对方伸去,刚刚碰到却又连忙缩回手,似乎是怕弄疼妈妈,又似乎是不敢面对事实。

  “都这样了,怎么不去医院。”萧萧看着脸色苍白的妈妈,一旁的爸爸有些无奈的说:“你妈妈不想去,说是闻不惯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手术就安排在后天。医生说,几率大概百分之吧…”

  萧萧彻底崩溃了,握着妈妈的手责怪道:“都这样了,还这么任性!”

  “萧萧啊!妈妈其实没什么担心的,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在手术前看到你结婚了,我怕…怕…”妈妈话说到一半,哽咽着说不出声音来。

  “不会的,不会的…”

  晚上,爸爸让守在妈妈身边的萧萧先回房间,萧萧拖着无力的双腿回到了房间,辗转反侧,一夜未眠。终于在天亮的时候做了一个决定。

  让沈落木娶她,在妈妈手术前半个结婚证书,如果妈妈可以挺过来再补办婚礼,就当为妈妈冲喜。

  妈妈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嫁给沈落木,从小就一直这样。索性自己也没有喜欢的人,嫁给沈落木也不亏。

  萧萧从黑名单里翻出沈落木的号码,却发现一百多个拦截电话,都是沈落木打来的,犹豫了半天也没拨出去。萧萧放下了手机,笑自己太可笑了,凭什么人家就会答应娶你?

  刚出房间的门,萧萧就看见沈叔叔和沈阿姨过来了。有些疲惫的打了声招呼,沈阿姨摸着萧萧的头说:“没事的,会好的,木木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萧萧想问他回来干嘛,可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萧萧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就跟着一起进妈妈的房间里了。

  下午,沈落木也赶了回来。看着一脸憔悴的萧萧心疼不已,却也只好站在一旁。

  妈妈突然叫沈落木过去,沈落木轻轻的蹲在床边,妈妈拉过萧萧的手放在沈落木的手上说:“萧萧就交给你了,你得好好照顾她。”

  意思很明确,搁平时,萧萧一定会不顾一屑的甩开,可现在她不能。

  沈落木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我会的,只要萧萧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娶她。”

  妈妈一脸的欢喜,脸上也浮现了一丝红润,两眼放光的看着萧萧,等萧萧点头。萧萧看着妈妈都已经这样了,还在为自己考虑,感叹母爱伟大的同时也就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上他们就去了民政局。在拿到结婚证书的那一刻,萧萧不禁感叹世事无常。前两天还被自己放在黑名单里的人,今天却成了自己的丈夫,前两天还在被室友嘲笑是单身狗的她,今天就结婚了。

  她又跟着沈落木马不停蹄的赶去医院,长长的回廊里,只有爸爸和叔叔阿姨的身影,显得空荡无比。

  终于,手术室前的提示灯暗了,医生走了出来,萧萧连忙上前去问:“我妈妈她…怎么样了?”声音里透着一丝颤抖,医生看了一眼萧萧,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阑尾炎手术而已,这么紧张干嘛?”

  what?阑尾炎?

  萧萧一脸茫然的回头看着装作没事人样子的爸爸,再看了看一脸笑意的叔叔阿姨。沈落木冲她扬了扬手中的结婚证书,萧萧气的脸都绿了。

  “你们骗我!”萧萧觉得委屈极了,不禁哭了起来,沈落木一把搂过萧萧,朗声说:“乖,晚上回家再跟你解释,要打要骂都随你。”岳父大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他却没听见沈落木后面说的一句话。沈落木压低了嗓音说:“顺便算算你拉黑我还有在学校时候的各种不乖,该用哪种姿势来补偿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