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山寨     古韵悠悠

        ——寻访永定区下洋镇富川村

                        □胡赛标  

     近日,我们驱车寻访“生态山寨”富川村。从省道福三线拐入富川村,不到十分钟,古朴静谧的富川村就闪现在我们面前。

生态山寨富川村
富川村民都姓胡,是中川九世祖胡仲化约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迁来开基的,历史上也是一个侨村。   以前早听说富川村是电视剧《木府风云》的取景拍摄地。我们恍若来到一个“世外桃源”。
田园竹桥

水车木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整个村庄依山而建,临溪而居,迤逦跌宕,生态自然。蓝天,白云,青山,绿树,碧溪,田园,阳光,茫雾,土楼,人家,构成了一幅风景旖旎的山水画……一排排的芭蕉林,一丛丛的枇杷树,一个个蜜柚园,一片片菜地,一簇簇绿竹,一条条竹栈道,一口口鱼塘,令人赏心悦目,闲适惬意。
木制户对沧桑漫漶
锈蚀斑斑的乳丁铃铛都有暗示

富川村的土楼群是最原汁原味的,是“土楼建筑历史的活化石”,不仅保留了丰富的历史信息,而且保存了丰厚的文化遗存。我们从停车场下来,沿着芭蕉林爬上一段小山坡,一组土楼群矗立在我们的面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右边的是“广源楼”,约建于道光时期,出过翰林院待诏胡贯传等官员。中间是“衍源楼”,是典型的“三堂屋”,外墙斑驳,历尽沧桑,楼的底层有二个孔,一个是厨房的烟囱,另一个是楼梯间小缝窗。现在,一、二楼外墙上,有新旧烟囱、窗户的对比,可以看见土楼建筑结构的历史变化。外墙走廊还堆放着柴草,这种“天人合一”的景象,许多土楼已经看不见了,这种生态遗存已逐渐消失……

衍源楼户对用“八叠文”雕刻“诗、礼”;“门当”雕刻蝙蝠、铜钱、太极图,古老的乳丁铃铛上还刻着“八卦图”。这也是难得一见的。衍源楼的木门,创造了“暗落”(即暗扣),是利用自身的重力原理,自动落扣,蕴含着客家工匠们的聪明才智……

太极门当
它寓意什么?
“长源楼”,是上世纪四十年代建的,有意思的是:它的台阶总共有五级,但只有四级是用花岗岩石,而一级却用青冈石。这是什么原因呢?它与中川村胡氏家庙台阶“九级半”,道理是一样的,蕴含丰富的文化内涵。  
大源楼内景

我们来到大源楼,它是三层方楼,巍峨壮阔,也是爱国侨领胡文虎少年回家乡读书时的寄居地。原来,胡文虎的祖父胡积家,含冤入狱,被富川村的秀才胡宗裕救出。胡积家感恩戴德,便将刚出生的儿子胡子钦送给胡宗裕做“过房子”。这样,胡宗裕就成为胡文虎名义上的“爷爷”。胡文虎回乡读书时,胡宗裕已经去世,胡宗裕的独子胡序功也在南洋病故,胡文虎只好寄居在叔公胡宗皇家里。这段回乡读书生活,为他日后成为世界万金油大王提供了丰富的精神财富。

富川村还涌现了星马文坛的著名诗人胡浪曼、胡鸿洲等名侨。胡浪曼曾历任新加坡《星洲日报》《总汇报》、马来西亚《星槟日报》总编,与著名作家郁达夫、艺术大师刘海粟是至交挚友,他们经常诗词唱和,作画题诗,宣传抗日救国。

著名画家刘海粟赠胡浪曼的画

村口的“俊源楼”是一座“奇特的圆楼”,被称为“土楼结构的立体馆”。你可以清晰地看到土楼内外结构每个细节,这是永定土楼中看不见的景象。这座楼二、三、四层绝大部分的房间有柱梁,却没有铺设地板、隔墙。它宛如土楼结构的“立体剖面图”,让参观者清清楚楚“透视”土楼结构的本来面目。

这座楼第二个奇特之处就是一打开大门,一幅“天光水色绿树景”直扑眼前,让人惊叹大呼。俊源楼楼中有树,树中有塘,形成了土楼中唯一的“天光水色绿树”美景,是不是很奇特有趣呢?而楼主是往南洋从事“水客”职业的。

楼中有树、树中有塘的俊源楼

最后,我们驻足于水源楼。这座三层圆楼构造奇特,中西合璧:它是由“三堂屋”发展而来的“四堂屋”——四进厅堂中线贯通,楼内大量使用了青砖青石建造廊门、廊道、厅堂,显得古朴典雅,清爽怡人;楼内雕刻楹联众多,文化氛围浓郁。

水源楼的对联

质朴的竹桥宛如原始简单的生活

水源楼最让游客称道的是:楼前圆沟溪水环绕,哗哗作响,既象征天人合一,又寓意财源滚滚,让人时光倒流,恍若进入云南丽江人水相戏、自然生态、古韵悠悠的意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