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心灵的地图

百余年前,梁漱溟面对中国的社会现实,发出了“这个世界会好吗?”的追问。当下,小悦悦事件、动车追尾事故、钱云会之死……各种悲哀的社会现状,令无数人再次发出类似的提问——这个世界会好吗?

面对如此追问,乐观主义者会戴着一副光明的眼镜,试图在黑暗中捕捉到一丝希望。然而几代人过去了,这个世界依然原封未动——因为存活于世界中的个体,心灵世界从来没有被开启过。

如果要明确定义这个时代,大约可以称之为“心灵缺失”的时代。几年前,当“80后”初出茅庐,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引来学界一片探讨,许许多多的男男女女,他们的内心深处,开始描画着“心灵迷惘”的地图。他们在没有心灵的社会里,唱着青春的歌谣,玩着青春的文字游戏。

心灵的不在场,导致有灵的人,一旦面临物质主义与拜金主义的双重夹击,自身又缺乏从信仰而来的生命基石,与幸福擦肩而过,与爱擦肩而过,于是,你大约可以理解那些在社会变革的浪潮中,毅然放弃自己生命的人。

此时,一股暗流逐渐清晰。许多人意识到,人生并不像预期设想得那样顺理成章,社会也永远不可能抵达完善之境,但是他们不曾放弃寻找幸福的努力。他们将这份努力,诉诸于和“心灵”有关的写作、讲演、和辅导——既然宏观的世界日臻低迷,微观的个体,总该为了自身的缘故,踏上幸福之旅吧?

于是,国学热日渐兴盛,于丹的“论语心得”、“庄子心得”即是一例;胡因梦对新纪元思潮的宣传,在华人知识界颇有影响……越过这些盛极一时的人物风采,目睹苦难的大地上,那些艰难活着的十几亿同胞,我们不得不发出意义性、精神性的提问:活着的幸福在哪里?

约翰·艾杰奇(John Eldredge)与布兰特·柯提斯(Brent Curtis)合著的《永恒之恋》,就是这样一本回答“生之幸福”的书。记得那个晚上,我心情压抑到一个低谷,丧失了对周遭事物的感应力。在这份无助中,亲情的淡漠、友情的背叛,以及不复存在的爱情,逐渐在我的世界里,成为痛苦的根源。当我从枕边看到这本书的封面,蔚蓝色湖面上空,一抹金色的火烧云,于是我打开书。第一章,看到了“心之迷失”,便会心地笑了。不知力量来自何方,伴随作者精致地叙述,我的心灵不断被开启,心中的那些尘沙,仿佛被一阵从天上而来的风,荡涤干净了。

那个晚上,我的心安息了。这本书将我的心,重新带到造物主面前,使我重新审视我与上帝、与自我、以及与他人的关系,并不仅仅依靠头脑的活动,更多的是依凭心灵的方向。当我面临很多纠结,如果只是以惯常思维和经验审视之,心灵不但不会得到平安,反而会被内在的矛盾撕扯,外在环境也并不因此得到调整,只有当我“在这心灵的生命里,在这灵魂的泉源中,才会涌出真正的关爱与意义,真正的敬拜与牺牲。”因为作者认为,“失去了心,就失去了一切”。

我发现,在作者的经验中,在人性普遍的共通性里,人生同样会遭遇各种艰难险阻,作者将此命名为“冷箭的讯息”。当我们回首来路,尽管已不再年少,心灵中隐藏的伤痛,生命中潜伏着的暗沟,随时会跳跃出来,在个体的情绪、思考、以及行为模式中,形成诸多负面影响,甚至会主宰个体一生的走向。作者对此发出了如下追问:“我们若持守浪漫,生命中的悲剧与创伤又当如何?在致命的冷箭袭击中,我们如何能保持心灵不死?”

尽管,对于你,对于曾经的我而言,可以无视“有一位上帝”的假设,甚至可以在“没有上帝”的生活里,将人性中最龌龊的一面发挥到极致,用来隐藏记忆中不被愈合的伤口,但这并不表明我们的人生趋向完整,也并不预示我们的智慧接近完美。如今,很多家庭的破裂、爱情的畸形,恰恰是在“自以为正”的成人世界里发生的。对于作者来讲,冷箭的讯息,对于一个“相信上帝”,并且认真对待生命的个体而言,具有积极意义。那些曾经的伤口,是由无数个微观的故事组成,或者在人与人的故事里,产生了分裂与不幸。而唯有当我们在“足以容身的故事天地”中,看见上帝与人的故事,看见真实的属灵征战,才能逐渐从小我的苦境中,进入上帝的心意。“内心若要苏醒过来,就要相信真有天上的情爱。”

这样,信仰的维度便立体化。个体眼目所看到的,肉身所经历过的,思维曾想到过的,未必是实体。这些对于一个全然堕落的个体,不会带来积极与美好的意义,却将很多负面、绝望的声音,传递在我们的生命中。现象世界充斥着许多谎言和厮杀,有限的人无从分辨。甚至柏拉图也认为,理念世界远比现象世界更为真实。在信仰的世界观里,无论微观的个体,或宏观的宇宙生命,都正在或已经参与了上帝摆设的宇宙性的伟大爱筵。在这场盛会中,避免不了苦难的议题。在此,认识上帝,并认识祂所创造的这个世界,包括苦难,便意义深重。作者指出,“神的狂放”,意味着“同时以残缺与祝福,将我们从自我救赎与炼狱的故事中救拔出来。”“神数算掉在地上的每一只麻雀,生活中的每件事祂都仔细通盘考虑后,安排有致,为要成就我们的救赎。”在这里,我读到了阿甘的故事。

对于这样一位人格化的神,许多人难于理解。的确,如果没有圣经,或者说,如果不相信上帝透过圣经,所启示的伟大救赎,那么,何止这位神离我们遥远,甚至关于“信仰危机”的提议,也难免有纸上谈兵之嫌。这也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紧缺,又是最为需要的吁请——回归圣经,并且重新访问古道。作者在该书“永世的恋人”、“挚爱”、“堕落奇谈”中,继续以诗意的语言,哲理的思维,基于圣经的立论,逐一探讨了上帝的创造、撒旦对上帝的背叛、以及人的逃离。我发现,作者对上帝的热爱和认识,是如此细腻和公允。“曾有一场宇宙大分裂,使天地的中心发生了一场叛变。”“看这十字架!此处显明了神的心肠。当我们背叛祂最深,离祂最远,迷失于丛林中,永远找不到归途的时候,神降临为拯救我们而死。”

此时,我们大约可以认识神的爱,以及认识我们自身在神的眼目中,是何等尊贵和被爱。为了这样一份浪漫的生命之旅,作者邀请我们:经历天上的浪漫,首先要做个心灵朝圣客。在这趟惊奇与危机共存的朝圣旅途中,用心灵回应神的爱,学习在荒漠的交会处,修习灵性的生命,对个体来说,意义重大。

作者为了详述每一篇章的核心议题,列举了古今中外无数的文学经典、圣徒心语、以及可供参考的生活脚本。在你丰富自己的心灵世界之余,知性的需求也得到极大满足。

这本书带领困顿中的人,重新思考信仰对于我们自己,究竟意味着什么?“若忽略信仰中的心灵层面,想要把信仰单单当成正确的教条或伦理,我们的热情就会残缺和变质。”当你读完这本书,或许会和我一样,露出会心地一笑。作者不会给你提供任何答案,也不采用“宗教化”的叙述方式。他只是竭尽所能,引领你捕捉属于自己的幸福。并且确信,你的生命是独一无二的,你的人生,原来参与了这样一次宇宙性的盛会。

好了,亲们,接下来的时间,属于你自己。在你生命中那些困厄的时刻,不妨拿起这本书,会有惊喜等待你。尽管,传媒舆论,每天都在报道负面信息,我们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会不会好。当你读完这本书,你会领悟到:世界的主宰是谁?世界的主角是谁?世界的演绎者又是谁?作为演绎者的你,尽管置身在以黑暗为主角的世界里,但依然有一位高于这一切的星空,星空之上,有一位深爱你的永恒恋人,在亟待你仰望和亲吻,并获得心灵中最深的满足。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 者:(美)艾杰奇,(美)柯提斯 著,徐成德 译

出 版 社:团结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8-1

作者简介:

约翰·艾杰奇(John Eldredge),身兼作家、辅导及讲员的多重角色。在美国爱家基金会(Focus on theFamilyInstitute)担任专属讲员和作家多年。作者文字优美,且独具一种生命的力道,能够直指人心,点出人心灵深处隐微、不易被察觉的需要。其著作除本书以外,另有《起死回生》、《神圣的渴望》、《我心狂野》、《麻雀变凤凰》等。

布兰特·柯提斯(BrentCurtis),艾杰奇的挚友,同为作家,1998年在科罗拉多州一次登山中不幸罹难,他所留下的篇章意外成了山谷中的美丽绝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