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十二 乾坤(四)

——1——

清冷的清晨,冰冷的冰柜。

吕岩站在苍南第一医院的太平间,眼前的冰柜里躺着两个人,应该说是两具尸体——龙蕊和邹广泰。

这件太平间已经破败,或者说整个第一医院已经是一片狼藉。地上散落着各种杂物,有药品,有医疗用具,还有一些暗红的液体,像是血迹。

吕岩伸出手,要去拉冰柜,有一只手抓住了他。

“你疯了?”红姐冷声道:“这瘟沾染了神力,稍有不慎,哪怕是你也会染上三岁。”

“你觉得我来岁无期?”吕岩微微一笑:“我这种贪图人间享乐的人,怎么会对明天绝望。”

“我知道,但我不想冒险”红姐语气一软:“我和阿明谈过了。”

吕岩的微笑一僵,接着抽出了自己的手,犹豫了一下,有些生疏地抱住了红姐。

红姐的身体有些僵硬,接着是微微的颤抖,小声的抽泣着。

“好啦,好啦,是我不好。”吕岩安慰着怀中的红姐,这一刻,他似乎回到那年分开的时候,只不过这次他抱着她。

“你混蛋!”红姐的声音不再嘶哑,变得又那么细腻动听。

“是是是,我什么蛋都行,”吕岩也有了些变化,不再严肃深沉,整个人的语气里充斥着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诙谐味道。

“师兄,我......额......”重阳子走了进来又走了出去,声音里有些尴尬:“师姐好。”

红姐一把推开吕岩,脸红红的,整个人似乎洗尽铅华,再也没有了红尘气。

吕岩痴痴地看着红姐,不由得赞道:“你真美!”

红姐娇嗔道:“都被师弟看见了,你这人。”

“嘿嘿 ,无妨,师弟虽然为人略显迂腐,但不是不解风情之辈。”

“额,师兄,现在解不了风情,我找到小芮了。”

——2——

重阳子看着吕岩和红姐有些发愣,两个人变得很年轻,这幅样貌重阳子有很久没见过了。

“相由心生,看来师兄师姐的心结已解。”重阳子面带喜色地深施一礼:“师弟甚是欣喜。”

“年轻了?”吕岩摸了摸自己的脸:“啊哈,人逢喜事精神爽呀。”

“我又是白牡丹了”红姐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纯白牡丹,恍如隔世一般。

“好!”吕岩一把拉起不再是红姐的牡丹仙子道:“我们的事情解决了,要去帮助阿明了!”

“师兄,”重阳子提醒道:“那是八爷的地方。”

“管他是谁,”吕岩眼里冒着精光:“这人间是属于人的,谁都要按照人的规则来!”

第一医院楼顶阿明漂浮在半空,看着大街上的众生百态。

哭喊,嘶吼,滥杀,逃跑,种种让人反胃却又现实的场景反复出现着。不一样的演员,一样的戏码。

阿明突然很失望,自己约像人这种失望的感觉就越浓重,浓重到快要绝望了。

他突然想干脆直接引发天道混乱好了,整个人世间抹掉重建,自己做一个纯粹的规则,免得总是处于这样让人窒息的状态。

“我去救小芮,然后去救糯糯,至于小草,你知道在哪。”吕岩神了个懒腰:“若是你有了决定,就做你的决定,无论是什么样的决定。”

阿明苦笑了一下:“我现在是人,人会矛盾,我很矛盾。”

吕岩笑笑,没有说什么而是一步踏入虚空,从原地消失。

——3——

范无救没有继续在外边游荡,外边的事情已经不是他想管的了。所以他回到了自己家中,打算守着小芮,那个很与众不同的小姑娘。他不能让她回到阿明的身边,只有绝望才能让阿明放弃作为人,这世界才能重新拥有规则。

不过,事情变得有些麻烦。

因为屋子里多了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的男人。范无救脸色很那看,他自然知道这是吕岩,但此刻的吕岩让范无救没来由的赶到阵阵惧意。

“你想说,为什么会有害怕的感觉是吧?”吕岩在笑,话语也显得很随意。

“不解。”范无救想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因为我很强,非常强。”吕岩说得很认真,笑容也越发真诚。

范无救冷笑了一声:“吾乃乾坤所生二气之一,吾乃世间本源所化。”

吕岩点点头:“听起来真的很厉害,但你终究不能超过乾坤。”吕岩伸出一根手指,慢慢点向范无救的额头,范无救不知为何没有躲开,只是直愣愣的看着那根手指点在了自己额头上。

“可惜,我就是这乾坤,你又怎么逃得出我的束缚。”

——4——

谢必安坐在自己的屋子里,林垚和糯糯沉沉的睡着,安静又安宁。

“你来了,”谢必安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吕岩,并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

“我来了。”吕岩还是微笑,只是微笑中多了些许急迫。

“老八现在怎么样了?”谢必安轻声问道。

“小芮被我送到阿明那里了。”

吕岩的回答让谢必安心头一紧,看来老八已经败了。

“我们都被骗了,”谢必安摇摇头:“大家都以为你是掌握了小乾坤的大神通者,没想到你已经将这乾坤纳入几手,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还要帮助阿明做人。”

“七爷,您太高看我了。”吕岩摇着手道:“我所能掌握的乾坤,只有这人间而已,上天下地自有人管。”

“这就是人间道的威力嘛,”谢必安长叹了一口气:“当年我和老八对于太白的人间道不以为意,还笑他乱了自己的道心,没想到......”

“我要带糯糯走,”吕岩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直接说明了来意。

“我拦不住你,”谢必安站了起来,双目重新变成了死寂般的黑色:“但我想试试。”

吕岩轻叹了一口气,有些遗憾的向前迈了一步,双目之中再不是白光,而是一股星辰般的光泽。

谢必安双眼之中的黑色迅速散去,原本白皙的脸变得更加苍白,紧接着双颊之上涌上一股妖异的红润,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只是看了一眼吗?”谢必安惨笑道:“这就是乾坤之力吗?”

吕岩摇摇头,认真地说道:“这是人间之力。”

——5——

阿明还是站在楼顶,不同的是,这会儿他的眼前漂浮着三个沉睡的人——林垚、糯糯和小芮。

“多谢,岩哥。”

“不用谢我,我想知道你要怎么处理林垚。”吕岩语气中带着顾虑。

“你不是应该更担心人间吗,不,现在需要担心的还只是苍南。”

空气中带着浓郁的血腥味和焦土的味道。

“不解决了你怎么解决苍南”

“别开玩笑了,”阿明笑道:“岩哥明明通过酒色财气人间道掌握了这一界乾坤,那里还需要我。”

“你终究是规则,”吕岩语气中有了些急迫:“哦你我不要说那些有的没的,没了规则,就算我掌握三界,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好!既然你要规则,那我就给你规则!”阿明收起了往常的笑脸,整个人变得异常严肃:“这几日瘟疫横行,本不是不能控制的事情,但是人心的阴暗将这场瘟疫不断地扩大,”阿明伸手指向一处,正是那日光头男杀女子的地方:“你我所见只是一个缩影,苍南此时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告诉我人间真的可救吗?”

吕岩也是面色一沉:“我不是圣人,我也不会求你相信人会变好,但你选择抛弃人间,那是抛弃了所有人,对有些人并不公平。”

“哦?”阿明冷笑:“有些人在哪?”

吕岩指向一处:“在人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苍南爆发了瘟疫,来的莫名其妙却择人而噬。 目前只知道是通过血液、汗液和唾液传播,所有被感染的人肩膀上会...
    TA君说阅读 45评论 0 2
  • ——1—— 阿明跟着吕岩来到了一条江边,江面不在有什么秀丽的景色,而是漂浮着几句尸体。 “你想带我看什么?”阿明有...
    TA君说阅读 87评论 6 7
  • ——1—— 邹广泰看着电脑,屏幕上是森海这个月的数据。仔细的看完所有数据,邹广泰满意地伸了个懒腰。 邹广泰和林垚是...
    TA君说阅读 235评论 2 6
  • ——1—— 阿明回到了百花谷。 镜湖边,吕岩和牡丹仙子还坐在湖边,好似没有动过。 阿明的心头升起一阵别样的感觉,似...
    TA君说阅读 85评论 5 2
  • ——1—— 红姐坐在沙发上,桌前摆着一朵花,洁白的牡丹花。 这是小芮拿过来的吧,这孩子,无论怎么轮回都是这么善良,...
    TA君说阅读 105评论 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