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安徽省安庆市十里中心学校 汪琼

家长会要说些什么呢?苦苦想了几日,枯坐电脑前许久,无果。传播理念吗?我们听过太多教育名言,喝过太多教育鸡汤,依然不能说成全孩子、成长自己。一点一滴分享策略方法吗?现在资讯爆炸,哪一位手机里没有几个教育公众号,关键是知易行难!思来想去,还是讲几个小故事吧!


《皮皮鲁和鲁西西》的作者郑渊洁,一个人30年坚持办一本期刊《童话大王》,还是中国慈善楷模,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共计捐款138万元。但这都不是他最厉害的地方,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家庭教育故事:

郑渊洁父亲郑洪升年轻时是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的教员,每天晚上要看书备课,那时全家只有一间屋子。郑渊洁每天都看着爸爸趴在桌子上看书写字,父亲的一举一动是对孩子最强烈的教育,郑渊洁小时候就特想认字,想知道这书有什么好看的。郑渊洁因为修改老师的作文题与老师发生矛盾而被学校开除后,郑洪升对儿子说:没关系,爸爸教你。郑渊洁开始写童话后,他问儿子能坚持多久?儿子说:你跟妈妈活多久,我就写多久。郑洪升马上回答:你写多久,我们就活多久。刚开始写作时,他每天偷偷为儿子的钢笔灌墨水,郑渊洁还以为写着童话生活中就发生童话了呢!父子俩上央视《朗读者》时,郑渊洁说他犯了错误父亲就让他写书面检讨,结果写了很多检讨,写着写着就成了文章。

到了郑渊洁儿子郑亚旗上小学时,郑亚旗说其实老师倒没对他怎么着儿,就是他不适应老师,他们和郑渊洁教他的不太一样。小学毕业后,郑亚旗开始了他的私塾生涯,教材就是郑渊洁编的,老师就是郑渊洁。

在教育方式上,郑渊洁和他父亲一样彻底信奉赏识教育。

两岁时,郑亚旗拥有梦寐以求的交通工具——一辆幼儿两轮自行车。那时郑渊洁有一辆摩托车,他经常给摩托车加油。

“你这是干什么?”郑亚旗第一次见到加油很是惊奇。“这是给车喂饭。”郑渊洁回答。

没想到郑亚旗把这个动作照搬到了爱车身上:拿着半瓶牛奶往小自行车上倒,“这是给车喂饭。”

那时牛奶还是稀缺物品。“这要在别人家里,肯定早就挨打挨骂了,浪费了那么贵的牛奶。但是郑渊洁就没有骂我。”郑渊洁一直没提别倒了之类的话,很快,有一天,他给郑亚旗买了一辆更大的自行车,他说,这个车是用核动力的,不用再给它吃饭,它有很强的动力。从那天开始,郑亚旗就再没给车喂牛奶了。

郑渊洁说过:望子成龙不如望己成龙。因为上一代人自身的力量会对下一代形成巨大的影响,让孩子看到父母亲如何做人、如何工作、如何坚持不懈、如何顺应孩子的天性给予欣赏和引导,孩子自然成长。因为教育不是改变,而是影响。家风在那里,家长在那里,孩子就在那里。这就是心理学上所说的“家庭关系的代际复制”在教育上的显著例子。当然,不好的榜样一样有力量,一样会传递,不过是负面的。我们自己对自己没要求,不思改变和进取,凭什么要求自控力和思辨力比我们更弱的孩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知错就改不断进取呢?

成长从来不是孩子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家庭、甚至几代家庭共同的事。

《窗边的小豆豆》是日本作家黑柳彻子带有自传体的教育小说。小豆豆是个特别的孩子,看到鸟跟鸟说话,看到鱼就跟鱼聊天,最好的朋友是一条狗,学校不要她了,妈妈无奈将她送到巴学园。见面的第一天,她不歇一口气和小林校长聊了4个小时,小林校长专心听着,后来总跟她说 “你真是个好孩子”。小豆豆很快喜欢上这所用电车当教室的学校,这座给所有问题儿童以尊重和希望的巴学园。这个问题儿童,因为巴学园,后来成为著名的演员、电视节目主持人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


曹文轩先生曾说这本书的主角是教育,它藏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懂得孩子,才能影响孩子。不懂孩子,教育永远是自欺欺人。所以人都不耐烦听小豆豆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只有小林校长能倾听她的全部世界,肯定并鼓励她一些看似不一样的想法与做法。很多父母常常抱怨:我不打麻将,不玩手机,天天陪着孩子念书,他不好好念,我还能有什么办法?的确有一部分父母花很多时间陪伴成长,教孩子做作业,送孩子上各种培训班,但效果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常常和孩子隔着银河一样的距离,孩子在想什么?她需要什么?今天有些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他的个性怎样?这样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要怎样扬长避短?我们都没有深深思考过,只是头疼治头,甚至头疼治脚,症状不清楚,更谈不上对症下药,怎么可能有效果呢?教育,困难与挑战就在它的对象是人的心灵,心灵是丰富而敏感的,仅有孺子牛的精神是不够的。

教育,如果不能触及心灵,终是水过地皮湿。


央视《中国诗词大会》让安庆少年叶飞成为红人,这孩子凭借着多年积累的古诗词的功底,“百人团”答题中,以110秒答对34道题的成绩,脱颖而出,获得参加《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第三场个人挑战赛的资格。四位挑战者,叶飞第一个迎战。面对9道陷阱不小、灵活多变的题目,叶飞过五关斩六将,共获191分。这过程,叶飞反应敏捷,妙语连珠,并以一句“子知吾之意,吾不言”巧妙回应了主持人董卿“刁难”之问,给全国观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成年人都达不到的高度与厚度,这么一个小小少年怎么到达的呢?

“小孩子们都爱看的白话文版的古典名著,他觉得看着没意思,怎么看都觉得写得不够生动。”叶飞的母亲肖桂花对记者这样说。“文言文短小精悍,生动形象,让我很有画面感。”叶飞自己补充。遇到实在看不懂的地方,叶飞就缠着爸爸妈妈给他解释,或者看书查资料弄个清楚,有时一家人为了一个古文字词的含义都能争论得热火朝天。识字读书以来,叶飞已经看了几十本古文书籍,再加现当代经典,将近有上千本书。除了喜欢看书之外,叶飞从一年级就开始写小故事和短篇小说,已累计创作30万字。叶飞的父母不仅支持孩子买他喜欢的书,还经常和他一起读书,并引导好的读书方法。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教育,找到孩子的兴趣点,再恒久坚持!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教育的本质不外如此!

5��:��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