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120)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太医听完帝君的话着实有些冒冷汗,巴望着他此刻的提议不过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想那司命星君是谁?他可是东华帝君辖管的太辰宫座下首席仙官,仙界奉送外号称“天上的八卦全书”,现下若要让自己这副不结实的身骨去日日搜集九重天的小道秘闻,那简直就是在自讨苦吃,何况自己哪有那个胆子去抢司命星君的活儿?再则,早就听闻东华帝君御下甚严,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若要让自己侍奉曾经的天地共主,光是想一想就颇有压力,保不齐一个不慎就被贬入凡间,此等麻烦之事,还是不要客气的留给后生晚辈吧。

太医见东华这话说得没头没脑,也不知东华究竟是在明着夸他还是暗地里贬他,可也不敢耽误时间认真思量,总不能让帝君候着他吧?因此太医只得笑道:“帝君说笑了。小仙生平唯一擅长的就是替各位仙君断个小病小痛,如何有那个能耐可以去揽司命星君的活儿?帝君此言实在是折煞小仙了。”

东华先是看了太医一眼,而后移开目光瞧着前方,道:“你也太过谦虚。照本君看来,你除了善于断症,还有一样本事也是寻常神仙难以望其项背的。”

凤九越听越奇怪,帝君到底是在同太医理论什么?不过她也不想动弹,这会儿身上没力气得很,便稍微挪了下身子,在东华怀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东华见凤九身子不爽利,也微抬起她的腰,帮她换了个坐姿,待她坐好后又轻轻把她的脑袋搁上自己的颈窝,下巴也抵着她的额头,右手虚虚的揽住她的肩膀。

太医听东华这么说也很是诧异,且那诧异之外还带有几分欣喜,毕竟能被曾经的天地共主认可又兼夸赞,实在是一件长脸的事,于是太医好奇道:“不知帝君所指为何事?”又瞧着帝君不避嫌的揽住凤九,虽则凤九是个病人不必有太多男女之妨,但好歹人家是未来的蚌王妃,蚌王也在一边看着,帝君此举是否不太合适呢?但见一旁的蚌王也不说什么,如何能轮得到自己开口?干脆还是装作没看见。

东华安抚好凤九后才抬头看向太医道:“给孩子乱认爹的本事。”

太医正待安然接受东华的夸奖,岂料东华给了自己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他不禁思忖,东华是否在出言讥讽他。至于东华给自己扣下的乱认爹这顶帽子倒真是令他有些糊涂,便摸了摸长须才道:“小仙不明白帝君您的意思。”

凤九见东华与太医越扯越远,不禁拉了拉东华的衣袖,东华顺势低头看向她,瞧见她隐含着些许雀跃,但更多的是无助的小脸后也有些心软,凤九到底还是个半大的孩子,面对这样突来的消息,一时接受不了也确实正常。凤九见东华望过来,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或者该说什么,只是习惯性的想找他。这个孩子的来临,确实令他们两人都有些吃惊。

东华见凤九似乎是没主意的样子,便知她也有些吓坏了,于是他又向太医求证:“凤九她……她当真怀孕了?你确定没有诊断错?”

太医颔首:“确然如此。若是小仙连喜脉也把不出来的话,这许多年的大夫岂不是白做了?”又看向凤九,刻意的咳了一声:“殿下的信期已经迟了许久吧?”

太医当众问出这么个私密的问题,凤九觉得难以启齿,毕竟这屋里还有承吞及不少侍从呢!凤九可不想回答他,便又把脸往东华的颈窝里头侧了侧,奈何东华却不许她躲避,抬起她的下巴,紧盯着她的双眼道:“太医说的可是真的?”

凤九见东华一脸严肃,倒弄得她也有一些紧张,便也不再忸怩,而是微微点点下巴,然后再把脸深深的埋下。

东华的心一沉,这个孩子来得确实有些不是时候,又道:“她有多久的身孕了 ?”

太医答道:“已经有两个月了。”

两个月?凤九低着头回忆了一下,两个月之前她还在连荒,也就是说这孩子是在连荒就有了的,想不到,那么早的时候,就有一个小娃娃来到身边了。

太医的脸色微微有些凝重,续道:“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东华和凤九异口同声的看向太医。

“只不过殿下的这一胎不太稳,胎儿的体质偏弱,小仙诊着隐隐觉得或许有些余毒沉寂在胎儿身上,因此务必要万分小心。”太医解释道。

凤九急得要撑起身子:“余毒?为何会有余毒?”帝君也顺势朝前用力扶起凤九,嘴里还安慰道:“你动作慢一点。”

“估摸着凤九殿下有孕时适逢身上中毒……”太医思索一阵方道:“可照日子推算,那段时间殿下你正在连荒,小仙并不记得你中毒,如此说来应该是孩子的爹中毒,可是同一时间蚌王也并未中毒,这着实奇怪……”

因凤九被查出中毒时身在登泯的纵月宫,后来又被帝君带走解了毒,是以等她回来这府邸时,太医并不知道凤九曾中过毒。

凤九听完太医的话明白过来,她与东华亲近时东华已替自己换过血,所以他身上的毒必是如此才会遗到小娃娃身上,正有些担心间,又听得太医道:“那段时间,小仙记得只有帝君中了毒……这胎儿究竟是如何染上毒的?”

太医说完便望向蚌王,希望他能解释一番,岂料东华却语出惊人:“你的意思是,因为本君中毒了所以累得凤九腹中胎儿也中毒了?”

这个孩子并不在东华的期待中,他初初听到凤九怀孕还有些觉得像在做梦,觉得是否有可能误诊,只是还未来得及发问,却见这太医口无遮拦,竟然将凤九与承吞送作堆所以气不过才会开口。可当听到太医说孩子身上有余毒,东华马上变了脸色,凤九想通的关节他又岂会想不通?是以有此一问。

“什……什么?”太医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什么叫本君中毒所以累得胎儿中毒?太医有点不明白帝君到底在说什么?这……凤九腹中的不应是小蚌王吗?怎……怎么突然成了帝君的?难道这二人瞒着蚌王……难怪蚌王的脸色如此难看。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