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有来生,我想和您说再见

窗外一片绿意,最难得的是那棵梧桐树长得极好,大大的树冠撑起了一片阴凉,遮住了蔚蓝的天空,像娃娃手掌的绿叶儿是如此的鲜亮可爱,一阵风吹过来,似片片绿蝴蝶,相互追逐着起舞,时而又上下拨弦,弹奏着美妙的乐曲,单单看那透过树叶洒进来的阳光,映着树的倒影,星星闪闪,就别有一番风趣了。

可是,只一盏茶的功夫,我便看到那本在树的枝头跳舞的叶儿,已不知何时慢慢的从枝头飘落,轻轻的与大地相吻,一连几次挣扎翻滚,最终还是无力的躺下,随遇而安。这时,母亲,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竟使我的心开始闷闷的痛起来,那种燥热感使我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想要大声的喊叫,却又似被别人紧紧的掐住喉咙,发不出来声音来。我想是因为我想起了您,一直被藏在心里许久,从不被您所知的情绪像被打开了封尘的盖子,开始蔓延着我的整个世界,我眼睛里的视线开始渐渐模糊,其实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来生我想和您说再见。

是的,若有来生,我想和您说再见。您一定会诧异的不说话,可能会难过,会又开始的流眼泪,不过我想您最有可能骂着我说:“我的一生算是白养了个女儿。”可我又该给你说什么呢?我拿了紫色的信笺趴在窗台,准备开始给您写信,想象着您质疑的脸庞,我只能以我最熟悉的方式说给您这些关于您和我的往事。从我开始有了记忆,对这个世界开始有了慢慢的思考和打量时,爷爷的小推车,和他每天晚上不断重复的阿拉神灯的童话故事已经不能满足于我对爱的渴望了。爷爷不会做漂亮的衣服,不会像变魔术那样变出好吃的糕点,同样的也不会陪我玩,不会温柔四溢目光里满满都是我。于是我开始对“妈妈”这个名词有了好奇,对您有了渴望。当我满世界的寻找妈妈这个人时,无数的人却告诉我,那个人在遥远的地方打工正为我上学挣钱,那个时候的我被迫尝到了这个世界的孤独。于是在我想要拒绝世界,拥抱您的时候,您没选择我,而是选择了他乡。我想如果当时可以选择的话,我想和您说再见,我只是想要一个能陪伴孩子成长的母亲,她不必背井离乡,苦累和思念不必自己吞,因为这里是她的家。她需要我在她的周围撒欢,亲吻她,听我的第一声:“妈妈”,需要我咿咿呀呀学语的稚幼,需要我逗她笑。

若有来生,我愿和您说再见。我曾一次又一次的问过您,我和弟弟,您更喜欢谁?这个不亚于“母亲和妻子掉进水里,你要救谁?”的世界难题,您每次听我问完,都咯咯的笑,不给我答案。我瘪瘪嘴巴,“我知道你喜欢弟弟。”我总是这样冲着您喊。明明答案就在眼前,不是吗?为什么您可以抱着弟弟,而我每次让您抱的时候,您总是红着脸说:“多大了!”为什么弟弟可以看动画片,到处跑着玩,而我就必须整天抱着书,困于房间苦读苦背,还承担着“如果不好好学习,就不要我了”的威胁。甚至别人的孩子被宠成公主,而您却逼着我做饭,洗自己的衣服等,于是那个时候的我每天都在幻想着您什么时候再次出去,能给我自由。如果有来生,我愿和您说再见,直到今天我依然觉得我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明确的表达出爱的母亲,她不必在我每次睡觉的时候偷偷的吻我,明明不识字,却拿起我的练习本一次又一次的看,微笑的像醉人的海棠花,不必拿起我没洗净的衣服再次放进水盆里继续搓洗晾干,不必看着我被烫伤的手臂轻轻的为我涂上一层牙膏。她不必面对我对她的怀恨和冷漠而默默忍受,她需要的仅仅是一个体贴的小棉袄,帮她分担压力,理解她的无助。

若有来生,我愿和您说再见。您还记得幼儿园的那个小男孩吧,自从我一次跑回家哭诉着被欺负时,您二话不说,拉着我匆匆的跑到学校。那样的速度,母亲,小小的我是跟不上的,一路上是被您拖着。,胳膊有点疼,可我看到您的脸,硬生生的不敢出声,我看到您站在那个男孩和校长面前讲理的样子,丝毫不顾及周围的人对您的指点,那种感觉我难受极了,即使以后我小学六年的生涯中,再也没有碰到敢欺负我的男生。我还曾打开您的棕色的大衣柜,里面有很多美丽的裙子,我曾一件件的试在自己的身上。曾在箱子的夹层里翻出了一张泛黄的照片,那有着瘦瘦的身躯以及婉然颜笑的脸庞,清扬婉兮的人,我曾问过爸爸,那真的是您。可我在您的身上怎么也找不出与她相关联的影子,您胖胖的身躯,常年穿着宽大的素色的麻布衣服,说话大声,走路带着风。我也曾拿着这些衣服跑到您面前说:“妈妈,你穿这件”,而你转身便把我递过来的裙子重新放回衣柜,您是这样说的:“我都老了,这些衣服都穿不得了。”可是母亲,若有来生,我想和你说再见,因为我从没有告诉过您,我渴望我的母亲是一个像婶婶一样的优雅的女子,她柔弱惹人怜爱,她会穿着清秀美丽的衣服,高跟鞋,像画里的人儿一样让我骄傲。她是一个永远生活在青春里的人,她不必藏起软弱,不必强迫自己强大,不必牺牲年华,她同样是一个孩子,需要被自己的父母宠爱,也是一个妻子,有玫瑰花的爱情和浪漫。

若有来生,我想和您说再见,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样得一个夜晚,风雨交加,我和爷爷在家一直等不来您,弟弟在旁边哭的厉害,直到后来阿姨打电话来说您在医院做手术,我才知道您只是因为想补贴点生活费,骑车到邻村做农活,回来时遇见大雨,着急回家,在路过大桥时,路滑便摔了下去。那个夜晚,爷爷着急去了医院,我在家照顾弟弟,母亲,那天晚上我做了噩梦,梦见了您哭着和我说话,梦见了爷爷在抽烟,梦见大雨冲走了您。醒来时枕边一片潮湿,弟弟在我的旁边睡得很好,如果您能听得见,一定会听见一个女孩的祈祷声,那时候的我倍感孤独和害怕,我数着指针一点点的移动,听着它的每一秒的咚叮的声音。天终于亮了,爷爷打电话回来说没事了,我的心才慢慢静起来。后来无意间听爷爷讲起来那天夜里医院的情景都仍觉得受怕,因为差点,我将永远的失去了您。母亲,如果有来生,我想和您说再见,我希望我的母亲永远都是健康快乐的,她一直都在,不必每天让我担惊受怕,不必为了星薄收入,就轻易的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不必因为生活和他人,以生命为代价。

写到这里,我停了下来,门外已经下了小雨,不知道那棵梧桐树还好不好,不知道那些叶子离开树枝的时候是如何的感觉,是终于远游束缚,探寻世界的欢喜,还是留恋于怀抱的温暖,苦苦呼喊?那在风雨中承受着岁月的变迁,时间悲喜的老树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别离,才能心如石坚,千疮百孔的痛苦伤痕都化成一圈圈的年轮,只有更加壮大才能在下一个春天迎接孩子的重生,秋天才能有多点时间来留恋枝头的温暖。若有来生,我愿和您说再见,我们不要再做母女了吧,母亲,我这样的孩子啊,已经像那片梧桐树上的枝叶,吸尽了您的所有,那身上的疤痕一圈一圈的,难道不是我改变了您的一生吗?小时候的种种误解,长大后的一次次离家,我知道已经慢慢的伤害了您的心,可我还是背起行囊远走他乡,从我这个小生命诞生到成长,您也跟着慢慢蜕变,从明媚柔弱的少女到坚强刚毅的母亲,那饭桌上的饺子是不是已经凉了,那边天气还好吗?我走以后,请您别再惦记,因为那曾今的让您操心的孩子呀,她已经走大了。

现在,我的信已经接近尾声了,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封寄不出的信,当然我也希望您永远不会看到,因为今生我们做了世上最亲的人,您的前半生为了子女耗尽了泪水,剩下的半生怎么也不能再让您哭了,我只能告诉您,这封信用的是您最爱的紫色,写信的时候,桌子上铺的是紫色花纹的桌布,旁边是一个玻璃透亮的花瓶,里面插着花,那是我昨天和朋友散步时偶然在深巷中遇到家花店,看到有一种紫色的花儿,真的特别像我们老家麦田里的那种一开一大片的野草开的花,这边的人给它起了好听的名字,叫满天星。她真的灿若繁星,我还查了她的花语:甘愿做配角。想来您一定是喜欢的,便买了点插在花瓶中,啥时间您能来,我想带你去看看。记得大学送我入学时那会,带您散步,您紧紧的抓着我的手,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走的极慢。亲爱的母亲,若有来生,我想和您说再见,只希望来生的您做了孩子,如我今生般幸运遇到您那样被爱,假如做了母亲,如我曾现在所希望的母亲那样拥有幸福,那个时候如果偶然遇到您最美的时刻,我会轻轻地微笑着给您说:“再见”!

��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