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一百一十六章)娇媚帝女

字数 3584阅读 267

目录

夜色下,青持独自行在这寂静深谙的乡道上。

她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像是在同过去告别。

还未走到与影卫约定的地点,却见不远处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她凝目看去,面上闪过一丝惊诧的表情,愣了一愣,继而双眸低垂,朝其走去。

“阿哥。”她走到那人身边,乖巧的唤了一声。

青歌应声转过身来,一张英气俊朗的面容上带着些许疼惜。

“你还是走了这条路,”他叹息,“这么多年,我害怕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

她的身体不着痕迹的抖了一下,头愈发低垂了。

青歌望她许久,忽然浅浅一笑:“怎么,这一次不哭了?也不求我原谅你了?”

大约未料到他的语气会这样轻松,她一时不知该做回答,只从心底慢慢透出一股酸涩的情绪来。

她倔强的摇了摇头。

他微一恍神,琉璃色的瞳孔里升起复杂的神情:“阿持,你长大了。”

他轻轻抬手,捻起她泄在斗篷外边的一捋白发,言语惋惜的道:“可哥还是觉着,你一头乌发的样子,更好看。”顿了顿,他又近似寡淡的问了一句,“后悔么?”

她稍稍一愣,长睫微颤,却是道:“不悔。”

他望着她,久久没有出声,只将那捋白发轻轻放下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也必然要承担选择之后的责任,”他淡淡道,“事已至此,多说也是无益,随我去天界领罚罢。”

她恭顺的点了点头。

青歌手指微动,继而一阵淡淡的光芒笼罩了二人,正值此时,空中的气息却激烈浮动起来,一瞬间,四周多了数十名黑色的身影。

法术被迫打断。

“你是何人?”其中一名影卫问道,他的声音仿佛枯木一般毫无生气。

青歌负手而立,气质立时风华无双:“在下天界司法右掌使,青歌。”

“天界的人?”那影卫微微一诧,继而道,“你不能带走她。”

他话音将落,其余数名影卫已不约而同的拔刀出鞘,锋利的刀面在月光下反映出冰冷的寒光。

“呵,这可由不得你。”

青歌抬手从空中徒然一抽,抽出一柄湛蓝的剑,立在身前。

一场战斗一触即发。

“等等!”青持慌忙出声,“你们不要伤害他,他是我哥哥。”

影卫动作稍愣,继而道:“我们接到的任务,是保护青持姑娘的安全。”

“他是我的家人,绝不会害我,”青持摇了摇头,“你们走罢,我不需要你们保护。”

影卫恭敬却坚决的答:“抱歉,恕难从命。”

“想不到雷辰这小子,居然在私下养了这么多死士,”青歌一声冷笑,“就让我先替他验验,这些手下够不够筋骨。”

道完最后一句,青歌已似离弦之箭发了出去,他手上的剑迅疾如风,在黑夜里晃过闪电一般的光芒。

影卫一言不发,已迅速布好了阵型。若论单挑,他们中哪一个都拼不过修为高深的仙者。但这数十人皆是经过千挑万选选出来的死士,他们习惯的是团体作战,在十年如一日的训练之下,他们拥有的是非常人可想象的绝佳默契。面对敌人,他们唯一的目标即是将其消灭,绝不退缩。

电光火石间,影卫中已有三名失去了行动力,而青歌的左肩上开始渗出血迹。

眼见无法阻止他们相斗,青持心下一横,怒吼道:“都给我住手!”她抽出伞剑置与脖颈之上,冷冷道:“我已决心要走,谁敢拦我,便拿着我的尸体回去给二王子交差!”

众人停止了动作,面面相窥。

青歌目光微凝,一闪身便回到了青持的身边,并皱着眉将那柄伞剑以指挡开:“你一个女孩子,别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

青持面上闪过一丝动容,继而面朝影卫俯身行了一礼:“多谢众位一路相护,但我已有打算,此行到此为止。”她眸光一暗,似有愧疚:“替我转告你们二王子一句话——我心匪石,不可转也。他对阿持的好,若能有来生,再还报。”

道完这一句,她口中默念出一句咒语,随着一阵刺眼的光芒后,二人消失在了原地。




天界的牢房很少,只寥寥几间,因为六界里值得被关在这里的人,可谓旷世稀缺。

天界的牢房也很牢固,所铸之物非铁非石,而是由上古时期传承下来的神力所造,哪怕世间最锋利的刀剑,也难毁其一分一毫。

在这里关押的人,皆为六界八荒的重犯,受众生唾弃,拥有仙籍者对其尤为鄙夷,平日里恨不得绕道而走,绝不肯踏足此地。

但现下却不同。

蝶雅今日着了一席垂地的黛紫色长袍,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肤若凝脂气若香兰。一抹藕荷色的抹胸遮得刚刚好,隐约露出玉泽的双峰,纤细白皙的锁间骨更是诱人勾魂。

她后面跟着一个身形娇小的侍女,五官也算怜人,但往她身后一站,便立时显得微不足道了。

二人进入天牢时,齐齐皱起了眉。

侍女甚至轻手捏起了鼻子,不满的道:“仙子,这地方可真晦气。咱们犯的着亲身来此么?”

“你懂什么,”蝶雅虽然也觉着不舒服,但也并未太在意,“别絮絮叨叨的,赶紧给我找人。”

“是。”侍女压着身子行了一礼,领了命后碎步走开了。

片刻后,她回来了,道:“回仙子,找着了。”

蝶雅下颚微微一提,淡然的点了点头。

侍女自觉的在前面领路,她气定神闲的跟了过去。

没走多远,便见侍女已停了下来,恭顺的道:“仙子,就是这间。”

蝶雅秀眉一挑,目光一睨,落到了里面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的一头异发,以及身上弥漫的血腥气息,让她从心中生出一股淡淡的厌恶。

她稍整衣袖,漫不经心的出声问:“你便是令下界生灵涂炭的那个妖魔?”

没有回答,那女子连看都未曾看她一眼。

她顿时觉得受辱,一旁的侍女先她一步发难:“大胆妖孽!我家仙子问你话,你胆敢不答?”

女子仍然毫无所动,她的面上泛着一片空凉的孤寂。

侍女见她如此不识时务,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蝶雅以眼神拦了下来。

蝶雅慢条斯理的抚了抚鬓发,道:“我当能令风轩哥哥三世功德毫无所成的女子,该是如何的风姿卓越,不想原来不过尔尔,”她掩嘴一笑,极尽嘲讽,“且还是个哑的。”

听到那个名字,青持空泛的面容上终于有了一点生机,她长睫微微一动,问:“你是谁?”

“我是谁,你无需知道,”蝶雅状似无意的拢了拢外衫,三分娇艳入骨,“你只需知道,我与风轩哥哥的关系,非同一般。”

青持的目光徒然冷下来:“既如此,那我是何人,也与你无关。”

“你!”蝶雅出生高贵,向来众星捧月,何时受过如此屈辱?她那水光潋滟的眸子闪过一道寒光,“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孽障。”

侍女见风使舵,略微朝她主子凑近了一些:“仙子,此女如此不识好歹,是否婢女替您好好教她些礼数?”

她这声音虽是压低了来说的,可又拿捏的恰到好处,使牢中之人能听得个清清楚楚。

蝶雅忽然秀颜一展,只道:“不必了。”她的目光在青持身上来来回回,奚落之情尽收眼底,“她也是个可怜之人,想来是活不了几天了,梦儿,你说我们又何苦去讨那个无趣呢。”

梦儿眼波流转,一时心思千变,立时乖巧的道:“仙子说的是,但婢女思虑,此女犯下如此滔天的罪恶,帝君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她。只怕到时,她连一死都不能如愿。”

蝶雅轻蔑笑道:“她自己造的这份孽,旁人又能如何呢。”

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惹得青持不胜烦躁,她冷冷道:“二位既已知晓我乃将死之人,又何必在这里多费口舌。话说完了便走罢,免得我的魔气沾染了二位的仙姿。”

眼见挫了这人的气焰,蝶雅眼底终于透出一股傲然,她漫不经心的道:“不急,我今日来,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她的面上有一种盛气凌人的娇宠,“虽不知在下界时,你这妖孽用了何种手段蛊惑风轩哥哥,但而今他已斩断凡念,忘却了过去。你若当真为他好,便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妄想阻挠他的仙途。”

青持愣了一下,神情渐渐颓然,她喃喃自语:“仙途…成仙,当真那么重要么…”

“这是自然,”蝶雅答得顺理成章,“天下之大,人人都想飞仙,但不是谁都有这个命。”

青持淡漠的看向她:“你可曾问过他,究竟想不想当这仙。”

蝶雅稍愣,立即道:“何必问!风轩哥哥的事情,我最为了解。”

青持静静打量她许久,忽然不屑一笑:“你口口声声和他关系匪浅,我看未必。我猜,你在他心中的份量,大约自己也无法把握,所以今日才急着来找我,是怕我的存在,会威胁到你的地位罢。”

“满口胡言!”戳中心事,蝶雅立时心下羞愤难耐,“我堂堂天界仙子,岂会受你一个丑陋妖魔的威胁!”

青持轻哼了一声,侧过脸去,不再看她。

蝶雅心中一腔怒火无处可发,却是兀自压了下来,面上仍然自持,只若有意味的道:“其实你又何必想那么多,剩下的日子安安分分待着便好,否则岂不浪费了你那好哥哥的一片苦心?”

青持的背脊轻颤了一下,她极慢极慢的转过头来,沉声道:“你对阿哥做了什么?”

“我哪敢对他做什么,”蝶雅轻蔑一笑,“身为司法右掌使,却不能以身作则,许多年前,他替你挡下人间几百条性命,让你安然无恙的在凡间逍遥自在。这份护妹情深,还当真是让人感动呢。”

青持如临雷斩,愣在了原地。她脑海里浮现起雪山中零落的尸体,白地里无尽的鲜红…原来…

她麻木的胸腔又再次酸涩起来,但面上却不敢表现出丝毫的软弱,只压着嗓道:“放过我哥哥。”

这表现显然令蝶雅很是满意,眼见目的终于达到,她笑得愈发娇媚了:“我说了,只要你不给风轩哥哥惹事,我自然也就没那工夫去找右掌使的麻烦。”

她一截玉藕般的手轻抚耳后:“梦儿,你说得没错,这地方可真晦气。走罢,回雅念宫去。”

“是,仙子。”

一段长长的黛紫色纱裙在地上垂塌,片刻后,地面已然空无一物。

长廊里空荡荡的,只余一个极力隐忍的呜咽声。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新文传送门:落花时节不逢君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