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母亲今年已经八十好几了,她生于动荡年代,经历过战争洗礼;下过矿炼过钢,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是出过大力流过大汗付出的一代中的一员;也是做媳妇婆婆管,熬成婆媳当家的最辛苦但又最不成功的一代中一员。年轻时,在生产队当劳力下地干活争工分,养活我们兄弟姐妹五人,还要照顾当时的七十多岁婆婆;上些岁数了,儿女们个个长大成了家,自己干不动了,但心却闲不下来,时刻还牵挂着她的娃儿。

        人常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天下父母皆如此,无论年少年老时刻为自己的儿女操劳。二零一三年夏天,母亲因病到洛阳治疗,返程途中,为治理学校厕所的蛆虫,我买了瓶敌敌畏。母亲知道了,坐卧不宁,一晚上都没睡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柱着拐杖、拖着病腿急匆匆赶到学校找我,问:你没种地也没种菜,买农药干啥?当我把原因与母亲说清后,她才放心回家。当时我觉得既气又笑又高兴又心疼。气,自己没能提前把事情与母亲说清楚;笑,母亲怕她生活幸福美满、事业小成的儿子有什么打不开心结;高兴,母亲时刻想着我,是多么的幸福;心疼,八十岁母亲拖着病腿跑到学校看望她五十多岁的儿子,是多么的不容易。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该哭还是笑。

        二零一四年正月初十,因学校有些建设工程,我从县城回老家和母亲打了个招呼,到校做开学准备工作。中午一点半左右,又是母亲提着两个馒头到学校找到我说:中午不吃饭了?给,吃个馍吧。已吃过饭的我,激动万分,含泪接下了这两个沉甸甸的两个馒头。那不是两个普通的馒头,是八十多的母亲怕自己五十多岁儿子饿着的关心和爱心。这多么令人感动的一幕啊。

        前两周因外出学习没能回老家看望母亲,周日,我接到母亲的电话,我问:有啥事?母亲说:我想你了!听到"我想你了"这四个字,我惭愧,我内疚。让母亲想我,是我当小的做的不够,对不起我的母亲。于是,我不敢怠慢,立马带上老婆携儿孙共同回家看望我的母亲。看到我这个不那么孝顺的儿,母亲笑了;抱着重孙,母亲高兴透了。常回家看看,对于老人是多么的重要,不为吃,不为穿,仅仅为了看看儿孙,多么简单的愿望,我们为人子女的为何不能给父母以满足呢?常回家看看,陪父母聊会儿天,吃顿便饭,让她开心,让她幸福。

      母亲把我们兄弟姐妹五人从小拉大,吃喝拉撒,再苦再难从不说苦更无抱怨,无怨无悔。现在年岁大了,她不想吃,不想穿,不想自己,唯都想自己的娃。八十好几的母亲,时时刻刻牵挂着她已经当爷的儿子。我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普通而又平凡的母亲。我庆幸有这样一个普通的母亲,因有这样平凡的母亲而幸福,为有这样的母亲而自豪。

        我爱你,我亲爱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