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妈,那个世界您就不疼了

我想您

第一次见到干妈的时候是七年前。

那时,爱人刚从基层调进机关。第一天回来就兴奋的对我说:“我干妈在局里灶上做饭呢!”

我去了食堂。一个高高瘦瘦的老太太笑呵呵的正在厨房忙活,头上戴着厨师帽,一双好看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年轻时准是个美人胚子。厨房里到处都干干净净,物件都有条不紊,看不到一丝杂乱。

一见到我,干妈就拉住我的手,说你就是燕儿吧,军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以后妈就在你们跟前了,想吃什么就说。还有啊,你们如果有事忙的话,就把孩子放我和你干爸这儿,我给你们照应。

后来的日子,干妈只要蒸了馍,包了饺子,或者做了改样的饭菜,都会给我打电话,让我吃完了还要兜着走。知道孩子爱吃丸子,就会炸了肉丸子素丸子分别装好给我送来。

干妈喜欢我,我也喜欢干妈。

干妈总是疼爱的看着我,说:“你离家远,但现在离干妈近了,军要欺负你,干妈给你教训他去,有什么事就给干妈说。”

我高兴的笑了,又哭了。我被一种久违了的亲情包围,在遥远的这里,我也能感受到母亲的爱了。

记得前年搬家时,干妈早早的就给我们缝制了还带着棉花味道的新被子,买了年轻人喜欢的花色的四件套,还给我们包了馄饨。

干妈就是这么爱着我们的。

干妈一生有两次婚姻。她从年轻时就喜欢做饭,所以这一辈子都和食堂有关系,第一个丈夫也是在食堂工作时认识的,哪成想在儿子五岁时和一个服务员好了,死活要离婚。后来又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也就是干爸,一个老实憨厚不善言谈的老头,干爸什么都听干妈的,对干妈好,一起经营了一个小饭馆,后来也不景气,于是她们来俩一起来到单位就算承包着这个食堂,没有什么利润,就是能省点心。

干妈命苦。和第一任丈夫生的那个儿子,她辛辛苦苦养到大学毕了业刚刚参加了工作,却被车祸夺去了年轻的生命,干妈痛不欲生却无能为力。

干爸干妈有一儿一女,都很优秀。女儿孝顺乖巧,嫁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城市,有着幸福的小日子。儿子前年大学毕业,留在了省城,小伙子踏实能干,就差领回一个女朋友了。

没成想在这时候,干妈病了,而且发现时就是肺癌晚期,最可怕的是病灶已经转移。这在干妈刚刚辞去食堂的工作不到一年多点,干妈说咱不干食堂了,给女儿带带孩子去吧。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呆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我说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医院搞错了!前段时间她脚崴了一下我去看了她都好着呢,怎么就得那种不好的病了?

说这话时我是哭着喊的。干爸也哭了,说你干妈命苦啊……

干妈在女儿那边住的院。我们去看的那天,已经进行完第一次化疗,干妈刚刚回到女儿家,说想家了,想外孙女了。于是,女婿背着她回家了。

女婿说,他背干妈上楼时干妈好轻啊,轻的都想让人哭。

干妈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喘着粗气,不时费力的抬着眼睛看着我们,依旧微笑。看到我们来了,嗔怪我们:这么远还跑来干嘛?过几天好点我就回去了……

没有人敢告诉干妈得了什么病。干妈还在断断续续的说,安安这孩子还不着急找对象……房也已经给他买好了……就是不知道着急……

临走的时候,干妈硬是站起来,躬着腰,手捂着肚子,非要送到门口。我飞似的奔下楼,不忍再回头。我一直在说,干妈没事的,气色还不错,会好的……

妹妹告诉我们,医院说已经没有必要第二次化疗了,否则只会更痛苦。发病时只能靠药物来止疼了,这种病后期就只剩下一个子:疼!

没几天,干妈就回来了。第四天,就又住进了医院。在医院里,我们又去病房里看干妈,也就只有十来天,坐在床上的干妈似乎在用她全部的力气来支撑着她那双永远微笑的眼睛。

她强撑着坐在病床上,除了头我甚至看不到干妈那利落了一生的身子,刹那间,我的泪滂沱而下,我没有办法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亲人就这么快速的被病魔吞噬的只剩下那一丝丝气息,而干妈还在用微弱的声音说:燕儿坐下吧……

我转过身去,不敢看她。

我逃到了过道,一个人抹那停不下的泪。

干爸出来了,说,谁有啥办法啊……

莹也跟出来,一把抱住我,低声哭着说:都怪我这个做女儿的,怎么就没逼着她早做检查呢……

这就是命吗?干妈是个善良的人,她不该是这样的命啊!

那是我见到干妈的最后一面。今天早上,我对爱人说,你再去医院看看干妈去,我实在是不敢去了。晚上十一点,接到爱人电话,他说,干妈今天下午四点不在了,从发现病到走仅仅三个月的时间……

干妈,这个善良的女人,待我如娘,而我给予她的却太少。除了自责,除了哭泣,做什么都晚了。我一直相信她会没事的。

干妈,我知道您的名字里有个“莲”字,百花中它是唯一能花、果、种子并存的,它美、爱、圣洁,犹如您。

干妈,我们不哭,那个世界,您就不疼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