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个捡来的迪拜男票

过几天是六级考试,乔七一边抓着头发一边写六级试卷,心里特别苦逼,好歹自己是个医学系的,勉强过了四级就不错了。

手边的咖啡已经冷掉了,然后喊了waiter换掉,某个人说过来,今天应该不堵车吧?地铁上人也不多,好不容易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准备让R先生练练自己的听力,每次都死在听力上。

不久后,R推门走进来:“honey,I have never experienced a roller coaster.I need you to company me!”

乔七看到男票一脸喜乐的样子,心里特别不爽快,拿起沙发上一个抱枕就砸了过去,“玩玩玩,就知道玩,中国这么大,你玩得过来吗?”

R是迪拜人,中文水平仅限于小学二三年纪,像乔七现在这种语速R完全听不懂,只见自己女票有点愤怒,弱弱地问道:“你在说啥,我没听清。”

“Come here , 过来帮我写卷子,Help me do this paper! ”

写完四套卷子临时抱佛脚后,R还是想出去玩,乔七已经很累了,就说自己要回宿舍睡觉了。

R哼了一声,“你,不爱我,you don’t love me ,to be my girlfriend just for practice your oral English!我,好生气啊!”

乔七看了一下说的一本正经的R,这货居然说自己是为了和他练口语才做他女朋友,哈哈其实说来当初确实存有这么点私心,可是他不是也和自己在学中文吗一点都不亏啊。然后乔七忍不住笑了,“我最喜欢你了。”

R听了乔七的话,笑得像个孩子,一把就把乔七从座位上抱起来举得老高的,“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吓得乔七紧紧拽着R的衣领子,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从高处掉下去了。

乔七想了一下,等考完六级,好好和R说下,不能因为自己瘦瘦小小的动不动就把自己拎起来啊,虽然每次和闺蜜说的时候,她总觉得这样子很萌啊你不是就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吗?从前看偶像剧里情节和幻想,该有的都有了,但是怎么说还是有点恐高。

2

R是迪拜人,来湖南中医药大学纯属偶然,本来是喜欢中国文化,想来北京和上海领略学习几年,谁知道被中介骗了,说:“长沙是湖南的省会,外国人都不知道其实这里比北京上海还好,美食又多,街头随处可见大牌明星要签名合照俯拾即是,快乐大本营就在这里呢,时不时还能去现场看。”

中介十分热情地带着R去街头找好吃的,小摊贩上的卖家很热情,一顿下来吃得很欢快,辣得十分过瘾,然后中介就带R去看了湖南广播电视台,当然只是在外面瞧了一下。

R在迪拜的时候就知道快乐大本营了,哪怕只是站在外面也觉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心里一横,没有任何怀疑,当下就和中介签了合同。

居住了两年多,R从当初的没有任何怀疑到半信半疑,反正他混迹在街头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是没有找到任何明星的踪迹,人家都保护的很好台上台下还是有区别的更别指望被R认出来,更多的是觉得中国人都长一个样。

后来R和乔七说起这事的时候,乔七哈哈大笑,多实诚的孩子啊就这么被骗了,再住久了R肯定会怀疑人生的,真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乔七问为啥你每次都可以在人群中准确无误地找到我呢?我长得也不好认啊!

R笑着说,因为你是我女朋友啊!我当然能找到你啊。

乔七:我不是你女朋友之前呢?怎么找到的?

R:我坚信这个女孩子一定会是我女朋友的。

乔七心里暖暖的,谁说R不能撩的。

乔七不想出去玩,但写了那么多套试卷耗费太多脑细胞,就拉着R去外面找东西吃,当时也不知道吃什么,就来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兰州拉面。

这里换了一次老板,手艺比以前好些了,R喜欢吃面条,觉得中国文化就像是面条一样细长悠久,源远流长。

老板的儿子是个非常可爱的男孩子,R还蛮喜欢小孩子,一直在逗那个小孩子,在长沙的这两年多,R经常来这家面馆,和那个小孩也很熟了,但还是第一次和乔七一起过来,小男孩有些害羞。

乔七笑着和小男孩说话,小孩子天性使然,能感知谁是带着善意的,也不认生了,走到乔七面前,玩她的手机,面馆里人很多,一时半会还要等,小男孩从兜里拿出自己的糖果递给乔七:“小姐姐,吃糖!”

R一个人坐在两个人对面很是幽怨地看着玩得乐呵的两个人,喊小男孩的名字,小男孩像完全没有看见自己一样,R就来火了,“小朋友,come here,她是我的,我给你jewelry,不要和我女朋友玩了!”

这是暴露迪拜人的本性了??

小男孩一脸天真地问:“姐姐,啥是jewelry啊?”

乔七哭笑不得说道:“珠宝。”

小男孩好像一下明白了什么一样一本正经地说:“我不要,那是女人喜欢的东西。”

回来的时候下了点雨,乔七从包里拿出雨伞给R后正准备挽着他的手走,R一把拉住乔七,把乔七塞进自己风衣里,撑起伞往宿舍楼那边走。

旁边有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说:你看那个女孩子好幸福啊,他男朋友对他可好了。

吃完面条,R送乔七回寝室楼下,乔七抱了一下R,“good night.”

然后就准备转身上楼,却怎么都没走开,R两根手指头就把自己拎回来了,说:“我要握手。”

迪拜那边的晚安礼仪是要抱抱和握手的。

3

回到宿舍的时候,乔七看了一下温热的手心,现在很多异地恋都在毕业后无疾而终,自己和R是异国恋,毕业之后更加是举步维艰,未来看不到也猜不透,以前自己总是计较这些得失,想的太多,前段时间看三生三世,在人间短短数十载,不过须臾,人活一世,还是及时行乐才快乐。

乔七以前不是没有谈过恋爱,但上一段恋情里,太过被动,连在一起都是被动的,别人觉得两人合适就在一起了,就和行尸走肉一样,完全是应付,甚至有些抵触,连笑都不太真实,总想着要怎么分手。

如今,每天都被R整得哭笑不得,自己那颗少女心好像突然死灰复燃了一样,好像突然心动了,突然明了谈恋爱的感觉了。

两个人也不是没有吵架,每次乔七发火了,一大段叨叨叨,怒火十足地看着R,R就来一句,你说慢点刚刚那句我没听懂,你是不是在骂我啊?这样子哪里能吵下去,也就被逗乐了。

乔七要是真生气了,就喜欢吃辣的东西。

记得有次两人吵架挺凶的,吃饭的时候,乔七点的三个菜都是辣的,还特地让服务员多放点辣椒,等上菜开吃的时候,乔七夹起满是辣椒的菜堆在R的碗里,堆得满满当当的,R知道自己把小乔七惹生气了也不反抗了冒着长痘的危险,夹起就往口里塞。

乔七看到R这个样子于心不忍,当下就把他的筷子推了,把那碗饭和自己的换了,叫服务员重新上个没放辣椒的青菜,乔七一个人吃三个有肉的菜可开心了,R看着面前那盘绿油油的青菜很不是滋味,想了一下,下次还是不要惹小乔七生气了,青菜一点都不好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就演变成为,只要R观点上有一丁点不合乔七,乔七就说:“小心我给你喂辣椒吃!喂很多很多。”R就举双手双脚赞成乔七。

记得那天在图书馆,乔七犯困,想睡觉就窝在R怀里,一直在蹭,R以为乔七不舒服,便问怎么了,乔七睁开眼睛说:“你拍拍我好不好?”

R没听懂,凑过去点了点乔七的唇,笑道:“怎么拍?”

乔七说:“你不要笑我。”乔七觉得很不好意思,脸埋进R大衣里面接着说道:“我小时候,我妈妈都是拍我背睡觉。”

R憋着笑,却是把她抱得更紧了,回忆小时候母亲拍自己的样子,轻轻地在乔七的背上轻轻拍着。如今R才明白之前朋友S说的一点都没错,在成为他男朋友之前,他首先得学会当爹。

乔七挣扎了一下:要慢一点!

得了,要求还挺多的。

或许两人在一起,他不会像朱生豪对待宋清如那样张口即来的情诗:醒来觉得甚是爱你,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的睡觉。

R再怎么学中文,很多意境总是学不来的,但是,生活这些小事,乔七想,自己和他都会经历的,该有的都会有,正因为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未来才有无限可能,红尘滚滚,不觉老之将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改天是哪天? 多少次,我们会这样说:改天一起坐坐啊,改天请你吃大餐啊,而大多时候,这样的承诺根本就是一张空头支...
    付奋阅读 100评论 1 1
  • 首先说明,这是在谈我自己对于写作的感悟,不喜勿喷。 其次,对于谈写作,我很久之前想动笔写出来,但是不如人意,删了写...
    临听风阅读 47评论 1 2
  • 写影评的人经常会用到“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一句话本身没有对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反感它。 我想...
    我是一直流浪的猪阅读 43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