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三夜雨

作者:林淳一 首发于葫芦世界

我听阿离讲这个故事时并不相信,觉得他讲的故事一点也不吓人,也就不好玩了。却不知道这世界上,有那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木质屋檐下古铜色的风铃叮咚作响,雕花的窗户半掩着。已然入秋,枯叶在风中打着旋,然后毫无气力地落在庭院的青石板上。离岛的秋天到了。

神社里的少年坐在洒满阳光的门栏前,时不时地为来往的香客指路。离岛四面环海,神社一向供奉海神,因为雨季来临,出海前来祭拜的人比以往更多。

“阿离,往后三天的食物和水准备好了没有?”社里的师父问。

“已经按要求全部准备好了。”

大家都知道,从明天起就会迎来雨季前的“小雨季”。这场雨会下三天三夜不停息。岛上的老人都说,这三天也是百鬼出没的时间,不过传说终究是传说,好像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恶性事件,但人们还是习惯连续三天躲在屋子里。

阿离醒来的时候,隔着那木质雕花的窗户,可以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屋子里不怎么亮堂,可以想象出外面一定是灰青色的天。他煮好清茶,撑一把缎面骨伞开神社大门,按照惯例,这几天并不会关门,尽管往年都不会有人朝拜。

果然是无聊的一天,家中尚有亲人的师父或徒弟都回家休息,余下的人也在暖和的房子里聊天喝茶,只有少年一个人坐在庭院曲折蜿蜒的回廊里,想目睹万籁寂静时的大雨。他从记事起就在这里,虽然这里的师父很好心,传授他们知道的一切,知识,人之常理,天地间的自然法则。但偶尔他也会感到寂寞,会想起自己已故的双亲,如果他们还在,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这会子天已经完全变成墨色,大雨依然下着,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准备去关门,却被门外的女子按住门。她穿碧色长裙披着月白色的披风,手执一把素白骨伞,上面好像点缀着几朵艳丽桃花。她墨发及腰,头上没有任何珠饰,只能看到发尾一个血色的发夹。

“小师傅,今日来祭拜,却因为雨大路上耽误了,能让我进去吗,一小会就好。”她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

阿离看了看庭院里面的处所,看到师父们没有什么动静,便将她放了进去。不知什么原因,这女子显得异常匆忙,好像她蒙着什么面纱,少年看不清她的脸。她并没有进最主要的社屋,只是执一把伞,站在屋前的院子里,双手合十,默默鞠了三个躬。后面有嘈杂的声音传来,她急忙回头,谢过阿离后便匆匆离开。他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师父。只是不经意的一瞥,他觉得这个女子很可怜,他可以想象出她应该有一副苍白的面孔,大概是经历了什么不为人知的艰辛苦楚。

那天夜里风异常的大,好像随时可以掀翻整个小岛,夜空像泼了墨一样,阿离又多添了些柴火,才裹紧被子睡下。他做了个很奇怪的梦,但醒来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第二日同样时刻,他又在门口看到那个女子,她好像很怕别人看到她的脸,总是找到一个角度不让对面是人看清,然后小心翼翼地说:“小师傅抱歉,我丈夫这几日出海,我想为她祷告三天。”

他看看里面,掩护他进去祭拜。她依然没有走进供奉的屋子,只是在院子里打着伞祷告,只是这一日匆忙送走她后,里面的师父好像发现了什么异样,出来询问阿离,他没有说出实话,师父也没有多追究,只是提醒他准时关闭大门。

第三天的傍晚,雨水已不像前两日凌冽逼人,阿离在女子踏进门之前仔细看了看里面,确定没有问题后才放她进来。她还是站在外面祷告,只是临走前她停在了阿离面前。

那不是一张苍白的脸,而是一张精致玲珑,写着无限温婉的面庞,她扑闪着沾有雨水的睫毛,仔细地看着阿离,说:“你真的太善良了。”说完,伸出她那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就要抚摸他的脸庞。就在快要接触的一瞬间,师父从后面的厢房快步走出,大声呵斥:“你是什么人,敢在这里造次。”

那女子急忙缩回双手,急忙走出去。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是伞女。”

“你是说……”

“也不知道她有什么意图,能那样的匆忙离去也算你命大。”

《离岛·百鬼记》曾记载:伞女,面如皎月,肤白如雪,指如削葱,执素白骨伞,上有人血染制灼灼桃花,行于雨夜,性狠毒,人惧之。

她躲在她的伞下出现在夜雨中,寻觅食物,据说被她碰过的人没有能活过一个时辰的。

“可是她来了三天,我还安然无恙不是吗?”他翻完史料抬起头,好奇地看着师父。

“伞女为了减少后续麻烦,通常会选择一个家庭全部杀害,没有人知道你父母的死因,或许就是被她所杀。”

夜里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记得最后看到她,她的眼里只有感谢善意,根本不像一个……一个大家所谓的女鬼。如果师父说得对,她就是杀害父母的凶手,他又该怎么做……一夜未眠的第二天,天空响晴,万世太平。

再往后的日子,也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一年后,当人们准备迎接三日三夜小雨季的时间却只等来了三天的晴朗。再往后,离岛再无三日三夜雨。那个最后见到伞女的少年阿离,已经成家,过着平凡人家的幸福生活。偶尔他会把这当成鬼故事讲给自己的子女听。但孩子们听到这样平淡无味的结局大多笑话他心口胡诌,然后哈哈笑作一团,他们不知道,这后面的故事。

她说,只有那样,她的故事才会随她一起化为尘土,他才会有和她不同的圆满人生。

她是鬼界的子民,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因着她不够狠心,所以每次回去都会受到师父责罚。那个雨天她赌气出门,想拼尽全力证明自己。只是路过河边时,心中委屈顿时涌上心头,她也想和那些凡间女子一样,在那边哭一哭。知道那些传说故事的人会看出一些端倪,会绕道匆匆离去,而那个男子,路过时不但不避着她,反而上前拍了拍安慰她。

她知道这千载难逢毫不费力捕获猎物的机会来临,但转头的一瞬间,她却再也忘不了那双眼睛。

她知道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却还是选择和他在一起,并有了孩子。但终究人鬼殊途,这不是有人能改变的。在鬼王没有察觉一切之前,她将孩子送在神社门口,抹去他的记忆,让他寻求自己正常的生活。自此离岛便有了三日三夜雨,让她有机会偷偷看看自己的孩子,有时偷偷看看他。

这件事终究没有瞒住。鬼界一向鄙视人类,更别说通婚这种耻辱的事情。她师父劝她很久,让她在风言风语传到鬼王耳里前将孩子作为祭品献上去,这样她也好求鬼王不追究。只有这样,她才有容身之地。

在她决定好的前三夜,她冒险去神社看了他。她在雨中祈祷,想要他一生平安喜乐,顺遂无虞。她苦笑,不知道神会不会接受一个鬼的祈祷诉求。

她想伸出手摸摸自己的儿子,就一次,一次就好,但最终还是在神社师父来时缩回双手,匆匆离去。

只是在神社外,她松开了那把素白骨伞,让冰冷的夜雨浸透她的每一寸肌肤,然后一点点消融。她知道,只有她消失才会结束这一切,才会让他拥有不同的人生。闭上眼之前,她想,但愿来世做个人吧,忍受生老病死,却也可以拥有一颗自由选择的心,无论善或恶。

END.

本文来源于葫芦世界的【百物语】主题,该主题世界由葫芦世界平台作者年更峣创建。

主题世界简介:百物语是日本民间的传统活动。相传,在夏日的夜晚,以青纸罩灯,点燃一百根灯芯,众人齐聚一堂讲述奇闻怪谈。一则故事讲完后便挑灭一根灯芯,待一百根灯芯全部熄灭时,妖异便会产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海是巨大的收容所太过大的缘故所以当你悲伤的时候望一眼便泪流
    木卯丁阅读 53评论 0 1
  • 上一篇《你为什么没能成为专家》是读了《一万小时天才理论》后有感而作,写完后问题来了,我这样问自己,既然你已通晓天才...
    三峡纤夫阅读 11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