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燕兴专访占星师王世凤——“灵魂剑客”的“沧海一声笑”(1)

(中国知名占星师 王世凤)

王世凤,安徽合肥人,久居北京,曾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资深媒体人,原央视导演,后兴趣使然,潜心研究天体运行之奥妙,多领域汲取养分,最终踏上占星师之神秘而光明坦途。解人危难于眼前,救助有缘人心灵坠入深渊之苦而不辞辛劳,凭一双洞悉寰宇的美眸,“仗剑”行走在灵魂江湖,故吾称之为“灵魂剑客”!

走上占星之路,在王世凤看来,也许是宿命所定,也许是因缘际会,对于此,现今在中国占星领域风头正盛的王世凤淡淡一笑,这淡淡一笑,可以刺穿你的眼睛,直透你的灵魂深处那酸甜苦辣,百味人生,所以,在对当今中国知名的占星师王世凤采访完后,在我的大脑中迸裂出一句话:中国占星师中的“灵魂剑客”!

(中国知名占星师 王世凤)

【镜头一:熟悉的陌生人】

在临采访前夜,我辗转难眠,对于现今的国内知名占星师王世凤,我对其再熟悉不过了,七年的同事兼好友,一起研讨选题,一起制定拍摄方案,王世凤的日常喜好,可以说作为好友的我也是非常熟悉的。当时所知道的是,王世凤在业余时间会研读星座之类的书籍,可那个时候只是觉得她是业余打发时间,短短四年没见,似乎是一夜之间,王世凤竟然成为了国内知名的占星师,让我更为惊讶的是,她的咨询价格更是不菲。

我很好奇,在这四年间,或者是更长的时间,现今这位国内知名的占星师王世凤,究竟经历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其从一名万人瞩目的央视导演,转身成为一位“灵魂剑客”的美女占星师?

带着这些疑问,我电话预约了王世凤,一则是老友相聚,二则是我有意试探,让王世凤为我看看星盘,详说一下我以后的事业走向及资产运势。还有一小小的私心是,测试一下我这位“熟悉的陌生人“是否真有“三把神沙”?是否真的已经“脱胎换骨”?

(中国知名占星师王世凤与国际占星大师 格伦佩里)

【镜头二:见面前的恶补占星知识】

作为一个禅学爱好者的我,在面对任何不熟悉领域的的时候,必先做一番基本功课,以免在与对方沟通时候被动尴尬。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了解到,占星术,亦称星象学,是用天体的相对位置和相对运动(尤其是太阳系内的行星的位置)来解释或预言人的命运和行为的系统。它是原始占卜术士观测天体,日月星辰的位置及其各种变化后,作出解释,来预测人世间的各种事物。

(九大行星运行图)

而作为一名占星师来说,则是遵循占星学原理,利用人的出生地、出生时间绘制星盘,借此来解释人的性格和命运的人。

那么什么是星盘呢?

(星盘)

这个说起来似乎专业一些了,占星术中的星盘是指用来描述生物体诞生时,星体不同位置的能量对生物体产生先天与后天的各种影响的一张图表。观测者所在的星体以太阳系的地球为例,星盘的结构由外至内通常依次为:先天宫位区、黄道经度区、后天宫位区、星体区与地心。

(中国古代星表)

中国古人研究人,不是就人而论人,而是把人置于宇宙天地这个大系统中,把人做为自然之子加以研究,这就是“天人合—”。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天文学家和数学家石申(公元前四世纪,中国古代四大天文学家之一)在对自然天象的研究中,发现人与自然在本质上完全相同,于是将对自然的研究成果运用到对人及人类社会的研究之中,创立了早期的占星术,著有《天文》8卷,西汉以后此书被尊为《石氏星经》。

石申在天文学方面的贡献,是他与甘德所测定并精密记录下的黄道附近恒星位置及其与北极的距离,是世界上最古的恒星表。相传他所测定的恒星,有138座,共880颗。月球背面的环形山,因为石申对天文学研究作出了杰出贡献,而以其名命名。

(魏人 石申)

在世界上所有的文化中,人们都曾经或至今仍然相信天文现象对人有影响。

在占星术中,天文现象的任何特定影响只局限于地球上的一个特定的地点和时间,在其它地点和时间的影响是不同的。因为地球上所有的人看到的天文现象基本上大致相同,因此占星术的客观性只是表面的。这也是自然科学对占星术最主要的批评。今天的占星术的预言一般都是象征性的,它们大都是无法用物理科学来验证的,因此今天的占星术士认为他们的学问是与物理自然科学无关的。

美索不达米亚占星术(英文:Mesopotamian astrology)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现为伊拉克)的术士根据人类个体出现时与星座位置的研究,发明出一整套系统的预测未来的方法。大约在公元前三千年前,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牧羊人,将夜空中闪烁的星星分别依神或动物的形状做了一番划分。这种划分便是“星座”的起源。

(十三星座图)

占星术中的星体是指宇宙中无意识的客观存在与主观映像,分别对应实星与虚星。实星又分为主要实星与次要实星:主要实星对观测者所在实星来说共有十二颗,是指一个恒星系中的恒星与它十一个公转轨道上的主要行星及其各自的主要卫星;次要实星是指相同轨道上的次要行星及主要行星的次要卫星。虚星也分为主要虚星与次要虚星:主要虚星对观测者所在实星来说只有四颗,是指描述恒星相对于观测者所在实星的位置的后天白羊宫宫首(即“卯星”,对应卯时)、后天巨蟹宫宫首(即“子星”,对应子时)、后天天秤宫宫首(即“酉星”,对应酉时)以及后天摩羯宫宫首(即“午星”,对应午时);次要虚星是指描述恒星相对于观测者所在实星的位置的其余八个后天十二宫宫首及观测者所在实星的卫星的轨道与恒星轨道的两个交点(即北交点☊与南交点☋)。在没有特别说明的前提下,以后星体专指实星。

以上“恶补”的有关占星知识,我是一知半解,迷迷糊糊,当通过对占星学的有限了解,我惊讶的发现我们古人的伟大,在几千年前他们已经开始研究天体运行对于人类的影响,并利用相关的知识来趋吉避凶了。

【镜头三:咖啡厅里的“灵魂解剖”】

2017年3月31星期五 晴空万里 北京

我和王世凤相约在老台址附近的一个咖啡厅内,由于来之前电话沟通,中午交流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左右,因为下午我们两个都有出差安排。

相约见面的时间是中午十一点半,我提前半个小时到,因为我有个习惯,和朋友约好时间,在没有特殊情况下,自己一定提前到达现场,可能跟多年养成的采访习惯有关,进入咖啡厅,我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翻看微信,大约十多分钟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好久不见,老郑!"

“哈哈,王大师来了!”我抬头笑着问候道。

“咱俩少来这一套,我不是什么大师,是你姐还差不多!”王世凤嗔怒中带着微笑。

寒暄过后,王世凤突然问道:“老郑,你现在常用的手机号是多少?”

“北京号和邢台号都在用啊!”我不加思索的回答。

“接打频率最高的是哪个号?”王世凤追问着。

“18631971518这个号相对来说用的频率高些,怎么了?”我好奇地问道。

此时,对面的王世凤不再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看到这般情景,我晓得,眼前的王世凤已然是今非昔比,虽然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达到脱胎换骨的境界,但凭我的直觉,”不异旧时人,只异旧时行履处“的状态已然具足。

“老郑,你干嘛呢?”正当我的思绪乱飞之时,王世凤一声问候把我拉回了咖啡厅内。

“没干嘛!想节目的稿子呢?”我连忙搪塞道。

王世凤嫣然一笑“呵呵,这样吧,在我分析你的星盘前,先说说你的这个常用手机号对你事业和财运之间的关系吧!”。

“啊!这个姐也懂啊!”我惊讶的说。

“略知一二,略知一二而已!”王世凤还是那种神秘的淡淡一笑。

在接下来围绕着我常用的这个手机号码,王世凤足足给我谈了一个多小时,在这一个小时之内,我逐渐意识到,眼前的王世凤,已经不是相处七年的老同事了,绝对是一位“陌生的大师级人物”坐在我的面前,她仅仅凭借我常用的一个手机号码,就可以把我相当一段时期的事业发展和资产运行模式,剖析的经纬分明,一种崇敬之意油然而生,随后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感随之而来......

那么王世凤分析完我的手机号码后,再与我分析星盘的时候,又有哪些令我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呢?

王世凤这位“灵魂剑客”,究竟经历了什么?她又何以在占星师领域有如此修为?这一环环的谜题我将逐一为大家解答。敬请期待《郑燕兴专访占星大师王世凤——“灵魂剑客”的“沧海一声笑”(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