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漂流瓶中的郑西坡

    大风厂工会主席郑西坡,相比大风厂的普通工人,相比最底层略明白一点,但是只是认知到了底层的苦悲,对人性抱有疑虑和不解,不明白现在人怎么都这样。

郑西坡将近退休,余生惟愿儿子有出息,好赞助他出诗集,而他儿子却挖空心思想从他手里抠钱,一家人都糊里糊涂,相互算计。

和郑西坡处于同一层级的还有拆迁队,这伙人看透工人的无知和恐惧,所以狠狠欺负。但是他们拎不清自己是谁,所以上层权斗格局稍有变动,他们首当其冲被抓起来当牺牲品,替罪羊。

大风厂工会主席郑西坡将近退休,余生惟愿儿子郑胜利出人头地,好赞助他出诗集。

自我认知缺失,总是懵懵懂懂的郑西坡,在工友的哄抬下,居然敢带着工人重新创业。

既对人性没有了解,总是抱怨现在人怎么都这样,也对未来没有清晰规划,做决定时随波逐流。

工厂最后由儿子接盘,郑西坡忙前忙后却被工友们视为工贼,虽然他明白政府已经批了厂房和安置费,股权是被蔡成功伪造质押的,与政府无关,纵然招架住儿子的吹捧,却又害怕工友的排挤,带老大风厂工人去群访,虽然他自己并不认同这种方式,却正如被人在背后推动的手不由自主的朝违心的方向走去。

郑西坡与大风厂的工人的区别在于:工人们为生活所迫,生存的空间被他人掌控。而郑西坡,却是没有主见的随着周围人的看法和道德绑架随波逐流。自我认知缺失,昏妄不定,喜怒随境,他的视野太狭隘,没有明确目标,没有进取意识,总是懵懵懂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