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五世卷一】第6章·格拉纳达

旁白君:被寄予厚望,继承西班牙与葡萄牙王位的“和平的米盖”——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与卡斯蒂利亚公主伊莎贝拉的孩子,在伊莎贝拉公主死后,两岁不到而夭折。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痛苦欲绝……


七月份的格拉纳达,夏季的艳阳无孔不入,内华达山的顶部黑如铸铁。

望着窗外,伊莎贝拉犹记得八年前,她和费尔南多驻军城外,等待摩尔人出城投降,那个季节的内华达山顶还被白雪覆盖,在晴空万里的蓝天下非常迷人。

内华达雪山与阿尔罕布拉宫

听说摩尔人的苏丹王哭得像个女人一样离开了阿尔罕布拉宫,伊莎贝拉进入格兰纳达时,心里充满着感恩,这座摩尔人最后的堡垒,终于从伊比利亚半岛上根除,回到了信奉天主之人手里。

伊莎贝拉在前夜里的祈祷,果然应验了。

她也应当实践对上帝的许诺,让基督信仰在这座异教之城里生根发芽。随后大量犹太人、摩尔人的受洗也见证了上帝的恩典,而对于那些顽固不化者,伊莎贝拉将他们流放出了伊比利亚大地。

伊莎贝拉相信,正是这样的虔诚,让他们收复了伊比利亚半岛的失地,也是在这样的虔诚下,上帝指引哥伦布找到了印度群岛,让上帝的福音能够传布到那个遥远的异国土著中。

然而,为何上帝又是如此无情,将米盖就这样带走了呢?

伊莎贝拉怀抱着刚刚死去的米盖,脸颊上流过的眼泪已在炎热里蒸发。

难道伊比利亚不应该最终归于统一吗?葡萄牙、阿拉贡和卡斯蒂利亚联合的希望就这样在她怀里破灭了?“和平的米盖”就不能为伊比利亚带来和平吗?眼泪再次从伊莎贝拉干涩的眼睛里,顺着风干过的泪痕流下去。

“女王,请节哀吧,米盖王子的灵魂已经到达天国。但是,夏天的尸体容易腐臭,请尽快安排米盖王子入殓吧!”红衣主教西斯内罗斯看着伊丽莎白女王哭泣很久之后劝慰。

女王擦拭了一下眼泪,声音沙哑地说道,“我知道了,主教大人,你们都先下去吧,我想再和米盖王子待一会。”

待主教等人退出之后,伊莎贝拉放下手中的米盖,站立在窗前,望着阿尔罕布拉宫在夕阳渲染下,静谧又雄伟。这天空的颜色宛若两年前的萨拉格萨,米盖出生时也是傍晚,然而不幸的是,就在米盖出生几小时后,他母亲就过世了。

那时候伊莎贝拉的哭声划过萨拉格萨的天空,而今日里却变成无声的悲痛垂泪。

没有一个敌人曾让伊莎贝拉如此不堪一击,而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离开,伊莎贝拉已经顾不得女王的身份,现在她只是一个悲痛的祖母,为这2岁不到的婴儿,也为三年前过世的儿子,两年前过世的女儿哭泣,为自己,也为伊比利亚半岛的未来哭泣。

出神良久之后,伊莎贝拉才叹息一声,合眼跪在窗前祈祷,“我敬爱的主,我理解这是您的安排。我向您祈祷,在我回到您身边后,请您指引旁人来完成我的心愿,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阿门!”

简短的祈祷完之后,伊莎贝拉走出去,与西斯内罗斯主教商谈葬礼的具体细节和存放遗体的位置。

一天后,米盖的葬礼在格拉纳达皇家礼拜堂举办。送葬的人群挤满了四周,米盖的遗体装在棺材送进礼拜堂里。这座礼拜堂是伊莎贝拉和费尔南多商量好,为他们自己以及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的共同继承人预留的地方,以便纪念对于格兰纳达的收复,没想到却先送来了自己的外孙。

葬礼结束后,伊莎贝拉向各方发出了讣告并告知:胡安娜已经成为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王位的顺位继承人。

几天后,得到了各方的陆续回复。伊莎贝拉先是收到了卡斯蒂利亚议会的答复,接受胡安娜作为合法继承人。这是伊莎贝拉最明白不过的,卡斯蒂利亚的继承法中从来就没有排除直系女性继承人的传统,胡安娜是她死后最优先的继承人。

然而,阿拉贡议会的答复则比较无礼且无理,他们直接拒绝伊莎贝拉的决定,不承认胡安娜作为阿拉贡的王位继承人,给出的理由更让伊莎贝拉火冒三丈,他们认为:费尔南多二世还可能再生一位继承人。

看到这个,气得伊莎贝拉直接将阿拉贡议会的回信撕碎,并大骂道,“这些阿拉贡蠢驴们!我还没有死呢!就盼望着费尔南多能再娶妻生子!有我活着的一天,卡斯蒂利亚绝不会让与他人!费尔南多也休想再生!”

愤慨归愤慨,伊莎贝拉也只能尊重阿拉贡议会的决定,即便是费尔南多作为他们的国王,也只有对议会低头的份,但总有一天她会让这些阿拉贡人顺从的,伊莎贝拉气消后才能理性思考。

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和勃艮第公爵费利佩,父子两人的回复沆瀣一气,伊莎贝拉知道,胡安娜的精神状态,最终会导致卡斯蒂利亚落入勃艮第,及哈布斯堡家之手,让他们成为伊比利亚最终的受益者。

想起这些,伊莎贝拉又叹气一声,追忆起米盖来,眼眶再次湿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