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1)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7.09.09 19:30* 字数 2910

第一卷:白话聊斋之蓉千风

第一章-花脖之神

“花脖神,孤独神

她有爱,却无人爱

她是这世间最善良的鬼神...”


亘古时代,万物皆有毁灭之力。亦鬼亦神,花脖之神便是这世间最善良的鬼神…

冰雪交加永无白日的钵山焕然一新,水蓝的冰山为这钵山平添了几分冷意。

微波粼粼的凉溪结冰,死死冻住,几丝清冽的冰水匍匐在蒹葭之上。

蓝天白云忽而天色大变,空降一口冰雪凝成的棺材…

寒风习习,猝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雷云飞炸。这副棺材闪着蓝电,气贯长虹,锐不可当。

女娲在仙界瑶池忽闻一声,缓缓回眸。视线便落在钵山之中。女娲的怜意与担忧令人感知,她便是心怀大爱的人类母亲。

那副冰雪棺材里躺着一个凄美的女子…看似豆蔻年华,其实却是一二十女子…

那女子身上结着硬邦邦地锁链,被重重针具包裹。一袭紫蓝绸缎惊鸿诱人,粉嫩的小脸蛋更是令人品尝到久久的可爱。

她并没有任何凶意,也闻不到任何邪气。她的上辈子,是白玉上神,因钟情一个凡间男子而被贬于仙牢,当日,面对天帝的冷酷无情,思想禁锢,她毅然决然选择自废仙身.

“你真的想好了吗?白玉上神…”度厄星君铁青着脸,面色异常难看。

可白玉却毅然决然道:“我意已决,不必劝说。此生此世,白玉将废仙身,革上神,定香销玉殒,流落人间,永不回天庭…”她柔弱的话语有几分坚强,颤抖的声音,加上她的泪水早已迷眼。她无比伤心。泪珠方才从她眼尖滑落。

万物凝聚,仙牢里的圣灵珠启动,白玉上神已被废除仙身,送入轮回之道。千百年后,便在钵山发落。

现在冰封的女子终于显得神圣,至今眼角还残留晶莹剔透的泪珠。她的圣洁并不是因为她上辈子是白玉上神,而是因为她投胎以后,便是这历年以来最惨痛、人们最憎恨的花脖鬼…

亦是人间最善良的鬼…

女娲拖着粉丽的长褂姗姗而来,低头俯视着那副冰棺材。不由得抹去冰雪,看清她俊美的脸颊。

女娲黯然神伤,叹道:“花脖之神,历年以来是人恒忌之的鬼神,命运坎坷,极有可能危害世间。可看她如此楚楚可怜,我便不忍得让她的躯体一辈子遭受冰雪交加的覆盖,可我若放了她,便是滔天大罪,天庭有规,私留其神,从重发落,恐怕是吃罪不起…”她原本是自言自语,可不曾想到后面竟是度厄星君悄悄走来…

度厄星君却很是同情这玻璃棺材中的女子,抬头瞥了女娲大神一眼:“小神以为,不如救她。谁也说不定她将来会利用她的身份打开地狱之门,会扰乱人间…我们也许可以把她引向正轨。”

花脖之神是唯一能够打开地狱之门的鬼神。地狱之门,蕴含天地毁灭力量,其威力不在天界某一位小仙之下,可摧毁万物。其一打开,便意味着她将成为无恶不作的地狱之神…

纵然是这样,女娲还是心有不忍,充满怜爱地望着冰棺材里的她,悠悠决定:“那便依星君矣…只要加以教育改进,其可以获生也。不尝试何之知?”

“那,便取名‘蓉千风’,有蓉草之坚毅,有千寻风之意志,同时亦希望人们能够容下千风”度厄星君的广阔胸怀,实在是无所不包。以他的推算,不到半年,蓉千风便可从冰雪睡裹中苏醒。

果然不出所料。那时是初春,万物复苏,春回大地,莺歌燕舞,从来是冰山的钵山终于为她的诞生而稍稍生暖。冰消雪融,惠风和畅。虽说仍是阴暗黑夜,但却是生机勃勃,不再是冷淡。

女娲轻轻抚可抚那冰水。一道金碧辉煌的光辉便凭空出现,渐渐地,那副冰棺材已融化成水。

她清丽的脸蛋再次惹得女娲喜爱。

她睁开朦胧水眼,傲傲眨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黑圆闪光的瞳孔。她并没有那妃子的美丽,而是一种久违的凄美。

现在即使是草长莺飞,但她第一眼看到的却是暮色苍茫,漆黑如麻布的天空。只有一点看似比珠子还小的星子。没有月亮。

她转过头来,看着女娲…几秒钟过后,她方才支支吾吾地叫“女…女娲…娘娘…”

原来,女娲大神早在她还没有醒过来之前赋予了她一定的智慧,和如同常人的所知。

“孩子…”女娲还是她想象中的和蔼近人,丝毫没有一丝恶意。

她一言不语。

“蓉千风,你以后便在这钵山住下吧…”女娲的玉手指向这钵山的四壁。

说完,女娲悄然转身而去。“五年后我会来看你的…”女娲的背影很无私,却让她疑惑不解。

她望望四周围,全是墨水一般的大地,黑暗,没有一丝光明。更没有太阳。女娲这样做,是因为花脖鬼当受到阳光的猛烈照射时会感到一阵剧痛。所以,刻意不让她接触光。

可是她却是浑然不知。

她便是新一代花脖鬼。

世间渺茫,尤是不吉物啊!

钵山之巅,崔巍高耸,仙雾弥漫,层层蓝云缭绕不散。

她昏睡良久。其实她比谁都清楚,女娲便是刻意把她留在这辽辽钵山的。她摸不着原因,尽管鹅毛雪花飘落于她之身,尽管黑夜苍茫,尽管这里没有一个人…她还是没有任何怨言。

度厄星君曾对她说道:“蓉千风,你从此定该不问世事,不踏红尘。不出钵山,不可自邪!本君和娲皇念你可怜,留你一命。你须立足本职,谨听教诲。可识?”

她只能隐隐约约回曰“是”

她亦无从顽抗。但并不代表她将永远被拘留在这个没有一点亮光的冰雪寒川里。

她蜷缩成一团,安然睡在那雪莲之上。砭骨寒风,凄凉雪花,眼泪残留在她白皙的脸颊。

她脑海里弥漫着女娲和星君的严厉强制性的话语。她不得不死沉沉地靠在一株冰冷的梅花里。

她情不自禁叹也:“连这缤纷梅花亦复冰凉…”她从不能像女娲说的那样把钵山看作是烂漫的仙境。

的确,这里除了烟岚琼花,盛凌仙气以外,其他的空空如也。

她沉闷地呼吸着。

度厄星君捋捋他那细长白须,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慢慢地朝深蓝的星空望去,再瞟了瞟千风,暗暗哉道:“孩子,你要知道。把你留在这里,本君与女娲本亦不愿,可是,就算是为了天下苍生,为了地下百姓,忍忍一阵子吧!本君为南斗六君之一,掌管活生,这世间本就是有些应该,有些不应该。你可懂得?”

千风这才有些笑容可掬,把脸微微转过去,拂起她那蔚蓝的莲花斗,淡淡地说:“千风知道。不过,我确实是很渴望光明,很想去探一探外头的世界。”

“你只要在钵山潜心修炼,本君保证,定早日让你出这万古钵山…如何?”星君的话令她半信半疑,但看在星君那一把年纪,而是笑呵呵的,她方才轻轻点头。

度厄星君仍是笑脸盈盈,不久,随从几阵风。他便消失在茫茫云雾之中。

“这…”她用食指顶着下巴,呆呆地望着星君。

她原本总爱在漫漫长夜之中沉睡,可是,她终于睡不住了。口渴迫使她辗转反侧,夜不成眠。

奇妙的钵山什么都有,就是缺水。自从那条小溪凝结成冰碎裂以后,这里除了冰雪,便没有一滴清水。

没办法,她只能捧着那冻得牙床咯咯响的冰块当着水喝。

除了洁净的水,这里便没有火了。

钵山终年寒冷,除了初春稍有温暖以外,其他的便是冰冻三尺。她也正在努力寻找生火的方法——她摸着黑借助星光,在地上拾了一块粗大的石头狠命向树桩砸去。

意想不到,竟擦出了些许的火花!那些火花宛若金黄的萤火虫,灿烂闪耀,金碧辉煌,亮点冒在这黑夜里。

连那高山上的仙雾也被被这一瞬间照亮了!她感受到什么是光了!灿然夺目,光晕闪闪,火苗亦是美丽至极。

她第一次遇到如此奇妙壮绝的风景,禁不住拍起手来。

欢呼雀跃的声音招来了百灵和几只彩虹鸟。

彩虹鸟围着她转,她满足的笑容里露出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几丝银带般的绚丽从她身边滑过。

她惊住了,回眸望天,天上流星朵朵,洁白无瑕,飞速神圣。虽不是烟花爆竹,但却是令人饶有兴味地赞美。

她惊喜地跳了起来,指着那飞丽的流星雨。

一位简简单单的花脖之神,单纯凄美,身上散发出一种白玉般的香气。迷恋三人…

下一章-红云仙祖

小说目录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