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北冥有鱼(103)行刑

第一卷•第一百零三章  行刑

等其他人走后,道恒又独自来到牢房见有鱼。

经历那么多道刑罚,有鱼已经昏睡过去,被道恒叫醒后,她以为道恒之前是气话,现在过来跟她说明误会,没想到道恒来见她仍是别有用心。

“有鱼,我知道你是受了妖怪的蛊惑才犯错,只要你交代出那只鸟的下落,说出泣珠剑的奥秘,我就放了你,你自行离开蓬莱岛。”道恒打起了泣珠剑的主意。

有鱼转头看了那把自己的剑,道恒原来也知道那把是泣珠剑,在她第一次亮剑时,她就预感到道恒盯上了她的剑。

道恒意识到有鱼之前咬舌自尽失去了舌头,立马为有鱼准备了纸笔,对有鱼道:“有鱼,把你知道的都写下来,师祖都既往不咎。”

有鱼对道恒失望透顶,她不会再信他的话。有鱼拿起笔,道恒心急等待有鱼写下去,有鱼望了道恒一眼,用笔在纸上画了个大叉。

道恒气急败坏,将纸扔到有鱼脸上。

“屡教不改,你再不写出泣珠剑的奥义我就杀了你!”说着,道恒扼住有鱼的喉咙,有鱼心已死,她想看看道恒如何掐死她,让他有失岛主身份。

过了一会儿,道恒冷静下来,松开了手,对有鱼说最后一句话:“你与蓬莱岛缘分已尽,明日就收回你仙骨与法术,蓬莱岛没有你这个叛徒!”

道恒前脚刚走,后面又来了一个熟悉的人。有鱼看见玄初进来,惊恐万状,但她嘴里发不出求救的语句。

“乖徒儿,为何跟岛主这么过意不去呢?怕的话就点点头,为师带你离开蓬莱岛。”玄初靠近有鱼道。

有鱼使劲摇着头,等玄初的手碰到她的脸,她狠狠咬了玄初一口。

玄初见有鱼这么不知好歹,愤怒道:“你既然拒绝为师好意,那就等着明天送死吧!”

牢门再次重重关上,有鱼的善门也被随之关上。

有鱼第二天就要行刑废除法力,这个消息马上传遍了蓬莱岛。道恒还召集了岛上弟子明日一同观看有鱼这个蓬莱岛叛徒是怎么得到惩罚的。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滟滟他们听到这个消息,有鱼已经被道恒判了“死刑”。滟滟与有鱼关系最好,她深知有鱼的人品,有鱼绝不会做出有损蓬莱岛的事。晚上,滟滟纠集了铃兰、严晟等人,一起请命为有鱼求情。

就在滟滟跟铃兰拉上严晟去道恒那边时,严晟的师妹白芷出现阻止了严晟。

“师兄,岛主正在气头上,你千万别去惹他生气。”白芷知道有鱼已经无力可救,现在去求情,无疑会反增道恒厌恶,影响严晟在中仙考核的成绩,他可是中仙最热门的人选。

在岛外与有鱼的相处中,严晟与有鱼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跟滟滟一样,是这里最了解有鱼为人的人,如果他不站出来说话,有鱼就真的孤立无援了。同时,他也不能再欺骗自己的心,他的确无意中被有鱼的独特之处所吸引,他努力收敛住了对有鱼与日俱增的好感,让自己跟有鱼之间只存这份同修之情,如果他不去救有鱼一次,他会一辈子良心不安。

白芷见严晟在动摇,她二话不说拦在了严晟面前:“师兄要去,就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白芷话音刚落,玄律出现拉开了白芷,给了严晟一巴掌。

严晟见到师父玄律忙向他下跪。

“晟儿,你不仅是为师的希望,也是芷儿的精神支柱,何必为了一个女人而断送你的大好前程?你太让芷儿伤心了。”玄律说重话。

滟滟见严晟犹豫不决,就拉着铃兰去找道恒,玄律也拦住了她们二人。

“你们两个是见不到岛主的,岛主现在不见任何人,所有蓬莱弟子都不准为有鱼求情,你们还是准备准备,明天怎么为她送行吧。”玄律言已至此,滟滟跟铃兰也放弃了去找道恒求情的念头,眼下只能明日好好送有鱼一程了。


第二天很快就来临了。

天还未亮,行刑的地方已经围满了蓬莱弟子,蓬莱岛上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就算是下仙中仙上仙考核,都没有见这么整齐的弟子一起到来。

有鱼在台上望着这群看客,觉得他们不是来感受背叛蓬莱岛的下场,而是专门来看她的好戏,他们已经等不住想看有鱼的这场“好戏”了。有鱼睁大了眼睛,记住台下一个个看客的脸,有几个是像琴言一样阴险毒辣的得意,那边是像道恒一样道貌岸然的凝重,那几个是像路人一样幸灾乐祸的期待……他们是一群没有同情心、披着人皮的冷血动物,他们的每一句、每个笑、每个动作,都像一张张塞满了尖牙利齿的嘴,咬噬有鱼的心。

谁说仙人一定是至高无上的善?谁说妖鬼是卑贱低下的恶?在有鱼眼里,这群高雅圣洁的仙人与妖鬼有何分别?

时间一秒一秒随着行刑台下的吵闹声流逝,就像过了一万年那样久,有鱼闭上眼睛,心中听到了无数的声音,那些声音在讽刺她,在怂恿她,在激将她,让她赶紧杀了这帮人,底下的那帮人不过是终将会死的蝼蚁,不过是随声附和的跳梁小丑,他们有什么资格来审判她?

“有鱼,你不会死,你知道你为什么不会死吗?你死了,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你会报仇的,他们会后悔的,愚蠢的蓬莱弟子给自己挖了个死坑。”

“有鱼,我们之间的交易还没有结束,我会保护你的。”

“有鱼,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所处的世界,那是多么肮脏不堪,这个世界的秩序,再不调整,所有的善都会灭亡了。”

……

那些陌生的声音,在扰乱有鱼的心智。

突然,心中所有的躁动都停止,有鱼听到一步步靠近她的声音,她仰起头,看到严晟跟道恒已经拿着刑具向她走来。

道恒从严晟手中取来剑,对着有鱼道:“有鱼,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泣珠剑的奥义,说出妖怪的下落。”

有鱼咬紧嘴唇,再次坚定得摇了摇头。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道恒见有鱼无药可救,向有鱼挥下狠心一剑。

有鱼的身上被划下一道很深的伤口,道恒施法,将她身上随着法力逐渐生长的仙骨扯了出来。有鱼没有了舌头,不能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她咬紧牙关,忍受着惨无人道的刑罚,她因剧痛,脸上的皮肉都青筋突起,手脚上的枷锁都要被她的不停挣扎而扯断。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仙骨带着有鱼的皮肉,一点点从她身上抽了出来,有鱼的伤口已经血肉模糊,她痛得晕厥过去。

那剧烈的疼痛,鸱鸮也能感受到,它逃避蓬莱弟子的追杀,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躲了起来,只要熬过这个月圆之夜,它就能赶去救她。它恨不得受刑的人是自己,有鱼不该遭受这样惨绝人寰的刑罚。它发誓,只要等他恢复,无论多大的困难,它都会让有鱼不再遭受这种痛苦。

“有鱼,对不起。”鸱鸮口里不停念叨。

有鱼好似听到一般,心里感到一丝安慰,她能保护好鸱鸮也算还有一点价值。

“有鱼。”

有鱼又听到另一个声音。

“有鱼,我为什么会给你泣珠剑?还记得久远前的一个交易吗?带着泣珠剑,去改变这个世界。”有鱼分辨出这是海神的声音。

有鱼抬头寻找海神的踪迹,周围的景物一下子都变了。有鱼发现她自己并没有在刑架上,在刑架的人是海神。台下也围满了无数仙人与众神,台上的海神浑身都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住手!”有鱼突然能说话了,冲到了海神面前。

海神背后的西王母放出捆仙索,缚住了有鱼。

“神没有来世,死了,就像天空中的烟尘一样,被风吹散了,就没有了。”西王母用手抚住一丝风念叨着。

“你明知道神死了就灰飞烟灭了,为何还要将海神杀了?”有鱼怒问西王母。

“因为他爱上了妖怪,他为了妖怪背叛了神界。这是规则给他的惩罚!”西王母厉声对有鱼道。

“可是这个规则本来就不对,你们都错了,错了!”有鱼对着下面的神大声喊道。

刑架上的海神见到有鱼,开了话:“有鱼,不要忘了交易,泣珠剑会帮你改变这个世界。”

海神说完,他的人消失了,随即,西王母跟其他神仙也都一块消失了。

在刑架上的只剩有鱼一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鱼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回到现实,她的仙骨已经被剔除,她已经法力尽失。

“泣珠剑,泣珠剑,帮我……”有鱼心中无力得默念着泣珠剑。

泣珠剑像受到了感应,从人群中飞来刑架上,斩断了有鱼身上的枷锁,有鱼摆脱束缚,双手握住了泣珠剑。

道恒惊讶有鱼受完刑罚法力尽失,竟然还能操控泣珠剑。

台下一阵骚动,都以为有鱼变成了妖怪,剔除了仙骨还能使用这把魔剑。

有鱼与泣珠剑心灵感应,泣珠剑读懂有鱼的意思,从人群中开出一条路,有鱼握住泣珠剑飞离。

道恒不会让有鱼带着泣珠剑逃跑,就追踪有鱼,施法打落泣珠剑。

追到海岸边,巨大的海涛涌向道恒,海里的鲲张开血盆大口扑向道恒。

道恒一时不能对鲲下手。

有鱼带着泣珠剑跳到了鲲的背上,鲲载着有鱼离开了蓬莱岛。

远方的蓬莱岛越来越模糊,那些在蓬莱岛上的回忆也越来越模糊。有鱼想起她在师父玄真带领下,闯过重重关卡成为蓬莱岛下仙;想起她为了尽快取到医治妹妹眼睛的药,拜在摇光殿玄初门下;想起她不堪玄初的兽行,又改拜玄思为师,但遭到了同门排挤;想起与同修去牧州降妖除魔,庆功宴上的快乐时光还在眼前,转眼她被剔除仙骨逐出了蓬莱岛,真是世事如棋,变幻莫测。

“离开吧,一辈子都不回来了。”有鱼眼含泪花望了蓬莱岛最后一眼。

旧的故事已经结束,新的故事即将上演。


【第一卷《修仙纪》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