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寒——冻消残雪暖生烟

                                        葛余涞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郑燮·《山中雪后》

林清玄说:“生活在都市的人,愈来愈不了解季节了。”

曾经,“绿树莺莺语,平江燕燕飞”里是莺声燕语的春天;“蝉鸣日正树阴浓,避暑行吟独杖筇”里是乱蝉聒噪的夏天;“砧声送风急,蟋蟀思高秋”里是砧声断续、蟋蟀催寒的秋天;寂静落寞的冬天里,却伴有狂风呼啸、雪压断枝之声……

遗憾的是,现在我们再也不能像在乡下一样,因野花的怒放而嗅到春天的气息;也不能坐在村口的桥边,挥动蒲扇寻找夏夜的清凉;我们更不能在落叶离开之前,赶上秋天远去的脚步。即使冬天来了,我们走过巷里的花市,却还以为春天正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好像迷失了、麻木了,我们只顾着漫无目的行走,却忘记北风呼啸、天寒地冻的日子里,远方的朋友是否有衣可暖?有粥可温?我们苦苦追寻着繁华,却遗失了最初的自己。

还记得,几百年前杜甫在《至后》中这样写道:“冬至至后日初长,远在剑南思洛阳”。在最漫长最寒冷的夜里,诗人孤单站在窗前,醉里挑一盏灯,看着雪慢慢下落。突然,远处似有琴音深深,诗人不禁潸然泪下。此刻,他多想让这抹温暖的弦声,穿过寒冷的时光,再闻一闻那层层叠叠的暗香。他回望来时的路,风过重门深、庭院独幽冷,一纸红笺约下累世缘,远方的“他”还好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美国艺术家乔治亚•奥基夫说:“某种意义上,没有人真正看过一朵花。”但正因为古人之心性和自然之息是相通的,所以人之情思和旷野荒田一样率真、自然。天光明澈,心如镜水,无泥沙拖累,无城府之深,故彼此交流、往来就简易得多、笔直得多,哪像今人这般复杂周折?

所以,我愿意等雪的到来,正如坚守着文字的初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就像追寻秋天的脚步虽然辛苦,真正来临的时候却是写意的。当河边的微风吹过,我们背着沉重的书包朝远处望去,太阳正好染红了半天。那云呢,红得跟大枫叶一样,似乎一片片就要落下来哩。我们在下面放肆地跑,几乎完全要被暖色包围、吞噬掉。树林里,落叶已堆积了好几层,每一步踩下去,碎了的叶子都像在用沙哑的声音唱着四季的歌。

“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午夜醒来,万物还在梦里,我心心念的雪终于来了,它们一粒一粒地,银如烟、白似雾,在城市上面肆意飞舞着,到处银光闪闪。“云想衣裳花想容”,渐渐地,房屋像披上了一件精美的披风,又像沉睡在婴儿床里的孩子做着甜甜的梦呢,空气中亦平添了几分湿润。风未起,淡淡地竟开始弥漫着春的气息。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真想一直沉醉在这样的世界!

宫崎骏说:“小时候,幸福是一件简单的事。长大后,简单是一件幸福的事。”或许浮生若梦,繁华终究会归于平静,一如霜雪溶于沸水,朝雾散于初阳。“归雁识故巢,旧人看新历”,任你沉积着多少浮沉愁绪、缱绻伤悲,终究会被时间涤荡净尽,化成无形。“静水流深,人寡,则幽、则清、则定。”大寒之夜,我一个人,无酒、无琴、无歌,却也仿佛挣脱了岁月的牵绊,纵情于天地之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