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出发前夜

逆水寒游戏截图

韩煜水拧着眉头,缓缓道:“之前你去狐野寻找前任教主未果,狐野首领和民众失踪,你们离开狐野半月后,狐野有个女人叫赫里柯儿,带着人开始南下,说要救回狐野的首领。”

程萧忙解释:“狐野首领赫里柯斯图不在魔教。”

“可是现在人家不信,多次派去信使解释,他们也不听。”

韩煜水摇摇头感叹道:“都说狐野是蛮荒之地出刁民,我这回是见识到了。”

程萧说:“这件事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其实只要赫里柯斯图露个面,误会不就解开了?”

韩煜水说:“按理说是没错,可问题是殿下现在也不知道狐野的首领在哪。”

程萧失声道:“怎么会不知道?先前我去殿上是亲眼见着赫里柯斯图进去的。难道他就这样在人家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韩煜水长叹了口气,左手揉着眼角,右手拍了拍程萧的肩膀,疲态尽显:“程萧,现在魔教太乱了,你爹在的时候魔教只听一个声音,现在魔教内部就错综复杂,又赶上世道大乱,很难理清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不找人专门一件一件去处理的话,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团糟。我要带人来回奔波,去寻找你爹的下落,很多事情他都知道原委,这件事不能耽搁,所以魔教就靠你了。”

程萧没有说什么,韩煜水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软下语气说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虽然你我相识不过几年,我自认为你是可塑之才,我混了一辈子江湖,本以为快意恩仇,来去自由,结果没有一天自由过,这一辈子要做的事太多,已经来不及考虑自己了。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逃避不会解决任何事情,逃避的结果就是主动权掌握在了别人手上,然后你会失去的更多,到时候你会是最后悔的那一个。”

说罢,韩煜水就离去了,刚刚在他们身边听他们谈话的人有几个上来安慰程萧的,顺便表达了对魔教的忠诚,程萧和他们客气完后,一个人默默的离开了。

再说一堆人之前离开后就四散游玩去了,今天是中元节,大家祭祀完可以随意走动,只要黄昏之前回来便可,大夫人去寺里烧香祈福去了,春婷院里的人也各自出去了,二小姐带着小浅进集市逛街,莫怀凌在暗处跟着,只见二小姐径直上了一座酒楼,小浅不解地问道:“小姐,咱们是吃了饭才出来的,现在还不到饭点吧。”

二小姐说:“我们来这里见个人。”

二小姐进去后要了二楼最偏的一个位置坐下,点了一壶茶,小浅不明所以,也坐了下来,莫怀凌坐在了隔壁。

不一会儿二夫人韩煜水竟然来了,二小姐惊呼一声,猛地站了起来,扑过去抱住她:“娘!我想死你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韩煜水少见的笑了,摸了摸二小姐的头:“小阮,人多眼杂,我还要事缠身,这次匆匆来见你,也没有备什么礼物,下次给你补上。”

二小姐撒娇:“我才不要什么礼物,我就想见到你。”

两人坐下后聊得很亲密,小浅站起叫了声二夫人,韩煜水一点也不像传闻中那种严肃,和小浅热情打招呼:“小女拜托你照顾了,前不久她写信还提到你,说有人做饭很合她胃口,你们关系很好。”

小浅紧张的脸都红了。

他们坐在那里聊了很多,二小姐问起韩煜水要去哪里,韩煜水说去和狐野交涉,眼下前面告急,今日也不能留宿了,下午便要出发。惹得二小姐又一阵抱怨。

韩煜水给二小姐夹菜,无奈道:“没有办法的事,你爹又不在,教中的事情没人管的话会越来越乱。”

“你让他们去管啊!爹爹座下不是有很多能人嘛,为什么非要你去,你不知道,你不在我身边,爹爹也不在,有很多人欺负我,我有一次差点就被推水里淹死了,还好有人救了我……”

“有人要害你?”韩煜水听了顿时皱眉:“知道是谁吗?”

二小姐摇了摇头:“我出事后大夫人就把我关了起来,什么也做不了,哪还查是谁要害我。”

韩煜水心中冷笑一声:“趁我们都不在想对我女儿不利?只会耍手段的上不了台面的人,我在外面为魔教东奔西走,有些人在窝里耀武扬威。”

二小姐乘机说道:“娘,我不想回去了,你去哪里就带上我吧,我很乖的。”

韩煜水无奈:“前面打打杀杀的,刀剑无眼,非常危险,等我找到你爹,我们两个总有一个会陪着你的,你就先委屈一下待在春婷院吧。”

“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韩煜水叹了口气:“不知道,这回我觉得狐野的事有蹊跷,可能会找到你爹的线索,所以我要亲自去那边一趟,早日找到你爹。”

二人又聊了一会儿,吃了顿饭,韩煜水就要离开了,哄了二小姐许久,母女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小浅上去哄正眼泪汪汪,咬着手帕不哭出声来的二小姐。

而在隔壁偷听的莫怀凌注意到韩煜水提到朱成笑天的踪迹,渐渐有了想法。

眼下魔教里面再也探听不出阿娘的消息,何不直接接近朱成笑天更来得简单?

黄昏后,小浅跟随二小姐回到了魔教,莫怀凌先一步回到柴房,他得赶紧劈好今天晚上和明天的柴,幸好他是习武之人,比普通人要快不知多少倍。

忽然,门口进来一个人,莫怀凌抬头看了一眼,手上不停,嘴上打趣道:“呦,魔教的杀手现在都这么闲啊?这是散步散到我这破烂柴房的吗?没啥好招待的,要不帮我劈点柴吧!”

小宁哼了一声,说道:“今天你跟了二小姐一路,想干什么?”

“你不也跟了他们一路?你跟你的我跟我的,咱们谁也不打搅谁。”

“我是公事公办,你是鬼鬼祟祟,怎么能一样?”

莫怀凌嘿嘿一笑:“其实我是去保护小浅去了,听她讲那个大夫人挺蛮横的,她一个小丫鬟在外面更容易出事。”

小宁抱着刀倚在门框上面,回头看向外面的斜阳。落日余晖红的过分,像是蔓延出来的血,边上寥寥的云丝红的发黑,马上就要迎来黑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