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制地省钱是个大坑

文章摘自网络

省钱与花钱

在很多人尤其是我们的父母辈眼里,省钱和节约钱是画等号的,花钱和浪费钱也是画等号的。一个人老是在省钱,就算是会过日子的。一个人老是在花钱,就肯定是个败家子。当然,这种思想的形成是有特定背景的,这必然萌生于资源极度匮乏的时期。由于普通人是很难跨时代思考的,因此他们的价值观一般都仅仅源于生存现状和现有经历,一旦形成就很难转变。

那么省钱是不是等于节约钱,花钱又是不是等于浪费钱呢?我想大部分人都能看得出来,它们有明显的不同。节约,有节制、约束的概念,而“省”却并不具备,很多人省钱省成了抠门,但还叫省钱,却不能叫节约钱了。浪费,它跟“花”的区别就更加明显一些,花不必要的钱叫浪费钱,花不必要的精力叫浪费精力,它的中心思想都是围绕三个字——“不必要”。但“不必要”这三个字实在是过于主观,因此,浪费基本是个主观词,并没有什么界定标准。

省钱和花钱仅仅是两种行为,它们基本不包含任何道德属性,这分明是简单的财务调配问题。你之所以省钱,并非是想把钱带进坟墓。这样的人毕竟是极少数,大部分的人都只是想把它调配到他们认为的更重要的地方,或未来可能会出现的更重要的地方。

先说那个“更重要的地方”。很多男人不允许自家女人买化妆品,很多女人不允许自家男人花钱玩网游,给孩子报个昂贵的学习班却眼睛都不眨一下。问题就来了,你的另一半会很诧异:“你凭什么觉得我在浪费钱,给孩子花钱就不是呢?”每个人都不能用自己的喜好来判断别人花钱的标准,因为你没法体验别人能获得的乐趣,所以判断“浪费”很主观。

再说说“未来可能会出现的更重要的地方”,这是安全感不足在作祟。在未来发生的A事比你一直想做但没做的B事更重要,于是你认为自己在当年省下了B事的钱很明智,但问题是,未来的A事与当年的B事的体验是无法进行横向比较的。因为环境不同,而你也无法确定,如果当年把钱花在了B事上,会不会比现在更好。

就算你真的认定A事就是比B事重要,当你为了这个更重要的A事花钱时,你怎么知道更远的未来不会有更重要的事呢?如果你有这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就该永远省才对,因为未来永远不可知,省无止境。可能到了人生的最后才会发现,你错过的不只是B事,还有C事、D事……延迟满足不错,但过度省钱肯定是没有道理的。这个度在哪里?我们之后会讲到。

省钱和花钱只是财务调配问题,但若是有人一定要追究它们的道德偏向,那么还是花钱会更倾向道德一些。我们说一个人有道德,它表现在哪里?一般来说,能发自内心地做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我们就会认为这个人很有道德。省钱这回事显然是利己的,我省下了钱是因为我觉得省钱对我有好处,它没有一点利人的属性,这很容易理解。而花钱这回事,花得值,那就利己利人,花得不值,那就是利人而不利己。省钱是让自个儿高兴,跟别人毫无关系,花钱是让别人高兴,自个儿还不一定高兴,所以一定要区分的话,自然是花钱更偏向道德一些。

你看,这些我们平时想当然的事情,有时是经不起琢磨的。


省钱的初始动机

省钱的初始动机在于贫穷,而不是美德。

当手中的可支配资金寥寥无几时,你自然就会变得节俭,这是一件无须别人教你或给你动力的事情,因为你根本没有选择。因此,省钱在最初一定是跟贫穷画等号的。

但这个世上还是有一些人,已经拥有了显赫的财富和地位,看上去却依然非常节俭。市面上没有营养的书籍都会告诉你,那些顶级富豪在拥有了巨额财富以后,在生活上依然如何节俭。比如李嘉诚一件西服能穿几十年,一张纸正面用了以后反面再用;马克·扎克伯格的座驾仅仅是一辆本田,最近也只新购了一辆大众;约翰·考德威尔·卡尔霍恩每天骑车上班、自己剪头发之类,然后塞给你“成由俭、败由奢”的道理。

姑且不论这些事情的真假,有一个谁都应该知道的事实是,他们现在的财富肯定是与他们的节俭没有太大关系的,哪怕他们天天省得如非洲难民一般,也无法在有限的生命里聚拢巨额的财富。积少成多、聚沙成塔?不知你有没有见过那些抠抠搜搜的老妇人,她们一直在聚沙,但随着通货膨胀,不仅没成塔,连沙都给漏光了。

你见过李嘉诚几十年穿同一件西装,可能不知道他花了8亿台币建别墅;你见过扎克伯格开着旧本田,可能不知道他花了1亿美元买岛给自己度假;你知道考德威尔骑车上班,可能不知道他有多艘游艇和直升机。

他们所有的节俭行为都只是一种无意识的习惯行为,而并非刻意省钱。这些习惯性的行为仅能证明他们可能曾经是穷人,他们曾经跟你一样,除了省钱毫无选择,因此某些小习惯在他们的身上已经打下了深深的烙印,直至现在还留着。但很多人却将节俭这件他们当年不得不选择的事情当成了他们现在获得成功的理由,实在是本末倒置。


省钱省丢的东西

谈到省钱的好处,“积少成多”是比较常用的,因为这个词非常“真理”,就脱胎于最简单的数学运算。不过我并未看见几个一味“积少”的最后“成了多”,就算有那么几个,“成多”多半也不是因为“积少”。

有个富人说:“成为富人的秘诀非常简单,就是每天往口袋里放入10个金币,只拿出9个来花,长久下去,你就能成为富人。”这很明显只是寓言故事,为了说明积少成多这个宇宙级真理用的,但我们这个真实的世界却远比这样简单的道理复杂得多。积少成多是一种静态思维,它既不考虑通货膨胀,也不考虑金钱附着在人身上引起的价值变化,它人为地创造了一个真空无菌的环境,但显然不符合实际。

锤子手机的创始人罗永浩说:“一个人可劲儿省钱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在一次访谈节目中,罗永浩谈到了年轻人花钱的问题,说自己20多岁时在新东方的年薪就已有60万元,但一分钱也没存下。他表示,年轻人不要存钱,敢把每一分钱都花干净的人,将来肯定能挣大钱。

这话我部分认同,认同的部分就是,这种做法对于进取型人格来说,是适用的。

如果你正是进取型人格,又有收入记录本,翻开它。你大概率会翻到这样的现象,那就是10年来虽然物价涨了许多倍,但你的收入涨得更多。如果你正处于事业上升期,那就更直观了。算算你这10年就算不吃不喝能攒下多少钱?可能连你现在一年的收入都抵不上。一方面,你的自身价值一直在提高;另一方面,钱一直在缩水。你会突然发现,以前觉得很多很多的钱,现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所以不仅是你的钱贬值了,你之前的劳动也贬值了,因为现在单位时间的劳动价值远远大于以前。于是对于那些自身有“快速升级”能力的人来说,“攒”的行为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这个世界的机会组合是非常复杂的,没有人能算到什么时候花的钱、花在哪里的钱,突然有一天就成倍成倍开始回报给你。有些人花钱在打游戏上,突然就靠游戏挣钱了;有些人花钱在吃上,突然就靠吃挣钱了;有些人花钱在买书上,突然就靠知识挣钱了;还有人花钱在请客吃饭上,突然也靠朋友挣钱了……10年以后,有些人花着、玩着顺便把钱挣了,可另一些人却只是原地踏步,再一看自己攒了10年的钱,竟然什么也买不了。

但是,万一钱花完了却并没有产生预期的回报怎么办?这当然是可能的,但反过来说,很多我们依靠的赚钱技能,之前也仅仅认为是在花钱而已。花钱就是花钱,用金钱购买体验并没有值不值一说,体验本身就是潜在的财富,没有产生预期回报只是你暂时还未找到合适的方式变现而已。对于进取型人格来说,无节制地省钱,省掉的除了钱,还有让自己变好的可能。除了钱,还省掉了与这个世界产生更多联结的机会。

如果说错过的机会没准还能靠时间弥补,有些体验,可就再也没法回来了。

还记得你小时候最爱的玩具吗?父母为了省钱没有买给你,于是你发誓,等自己有钱了一定要买好多好多送给自己当礼物。但当你真的能买得起整整一卡车玩具的时候,你还有兴趣吗?谈恋爱时你们的收入都不高,一直望着那层最高的餐厅,想着等有钱了一定要上去吃一次。现在有钱了,孩子都不小了,你们终于坐进了那家餐厅,然而却找不到什么特殊的感觉了……很多东西的即时感受不可替代,甚至可能在你的整个生命中也是独一无二的,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或者换个人,都不会再有。

许多人会认为省钱是省不必要的开支,是以不浪费为宗旨,但我们说过,所谓浪费,是个主观词,“不必要”也是如此。除了基本的生存保障以外,很多事是根本没有必要和不必要的概念。驱车30公里去吃一碗牛肉面必要吗?买一件更好看的衣服必要吗?跑到山顶去作首诗必要吗?人生中很多美好的体验在某些人眼里是不必要的,但在另一些人眼里却是必不可少的。

正确的省钱方式,可以在不牺牲体验和其他重要代价(比如更高代价的时间成本)的前提下进行。比如去电影院看电影,60块钱一张票,突然发现团购有优惠,一分钟能搞定,而观影体验又一模一样,当然可以选择省钱。所以要想学会正确的省钱姿势,先得知道什么东西是我们的成本,省了钱以后增加了哪些显性和隐性成本,以及收益和成本之间的关系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