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春晖·上

有关第一年


毕业后进入社会的第一年,我的生活就像块状积木。越是努力堆砌,也不过期望它中规中矩,稳稳当当而已。所以,熬过短暂的gap month,我选择到本地一所私立学校任教。

我和这学校颇有渊源。小学毕业之际,我曾在这口碑不错的学校参加升学考,并被录取。当时,我的堂姐也在这里任教。后来我妈希望我能在城市接受更好的教育,所以我去了市里一所出名的私立学校。辗转十年后,我又回来了。只是这一次,面对的却是另外一番光景。十年时间,美人都迟暮了,何况一所并不创新,陷入以创收为目的泥潭的乡镇学校。而这学校半老徐娘的唯一魅力,也就是后来学校领导反复和家乡强调的:我们是教育局承认的,是有学籍的。

我,美如,唐云,乌鸦来的这一年,学校的教师资源基本都流失了,我们是第一批年轻的血液,也是被剥削得最甚的。因为年轻,所以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上,对教育美好的幻想,让我们在少的可怜的工资的基础上还尽心尽力。

学校附近交通便利,走不到十分钟,便是堪比F1赛道的南方城镇公路。到镇上的公车司机边骂骂咧咧边加速踩油门,每一个都想当闪电侠。男人的骄傲让他们不肯轻易认输。一河之隔的对岸,长年香火不断,是当地有名的佛寺。佛寺装潢得金碧辉煌,与愈发老旧的学校形成鲜明对比,在晃荡的水面上来回拉扯。

这条河同所有被称之臭水沟的河流不相上下。夏天浮满水葫芦,密密麻麻的一片绿。绿缝之中夹杂着必不可少的生活垃圾。蚊虫爱极了这样的环境。后来五水共治,河水被抽干,河道淤泥被挖起,好像一个肮脏的伤口。整治之后,河道清澈明亮,连带着修整了两岸的环境。秋风吹起之时,未遭学生毒手的金桂,把香气和倩影一起洒于河面。

学校门口有一个不大的门卫室,门卫室前的一小块地里被门卫开垦出来,种了油菜之类,倒也显得生机盎然。夏日,门口大朵洁白,香得刺鼻的栀子花兀自绽放,总是难逃学生猎奇的手。校门口对面是一家零食店,这是全校学生最喜欢的地方。小店主人是一位年近五十的阿婆,店里放着各类廉价却极受学生喜欢的小吃,玩具。极具商业头脑的阿婆,在学校努力开拓业务的同时,她把自家隔壁变成早餐店,成为学校师生强大的觅食基地。她的小店还比学校提前n年装上了监控。这让受领导剥削,被学生气炸毛的我们时不时戏谑:要想发家致富,还得学习阿婆。

来应聘时,我看着这有点熟悉感却又更陌生的学校,一阵唏嘘。十年前阿婆的店门口那位置,有一棵巨大的未知名的树,如今不见了。而校长的老婆,也就是教务主任的哥哥,训导主任正在给墙刷漆。

这学校如今是家族企业,最大的股东是校长的岳父,学校的经济掌管校长老婆手中,而校长和训导主任的老婆,也就是校长的老同学负责后勤内务。这比较复杂的关系网掌控了学校。

九月份开学之前,我们开了第一次教师会议。老师们互相短暂认识了下,除了我们四个关系要好的年轻老师,还有已成家的丁鸡,同样年轻的蒋,和我同寝的珊,如今发展的很好的甄老师夫妇,校长的两位老搭档(据说被忽悠来的)还有英语老师甲乙丙。

然后我们开始上了进入社会的第一堂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