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辉的《深夜食堂》,不一样的味道

梁家辉《深夜食堂》和2014年映画《深夜食堂》电影版,都采用安倍夜郎的文本,相似的地方很多,比如,都是在深夜营业早上关门的食堂,都是在那样的深巷里,都是围桌,甚至墙上的小黑板,厨房与餐厅间的帘布都是相似的颜色图案,甚至,老板脸上的伤疤也是一致的。

既然伤疤都是一致的,梁家辉也毫不避讳,先拿伤疤来开涮。三个年轻人,第一次来这里吃饭,拍完了老牌绅士吃龙井虾仁的照片,转过头和手机,一致被吓呆。到底看到了什么?老板脸上的伤疤。这个开头有点意思。

还是一样来来往往的客人,有固定的客人,有流动的客人,然后分别来讲不同客人的故事。

不同的是梁家辉版的美食更有色感更诱惑,有《舌尖上的中国》的画面感。也可能是中国人对自己家乡的食物更有感情,在看到画面的同时也可以回味起吃过的那个味道,这种契合感更增添了对食物的美的诱惑。

来一碗馄饨。梁家辉首先和面擀皮,然后青菜过水切碎和肉馅一起搅拌,再包馄饨,煮好,端上桌来,漂漂亮亮齐齐整整的四只元宝样的馄饨,一口咬下去,满满的馅露出来,观众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那种清醇又劲道的口舌之欲。吃这样的一碗馄饨,至少得等上半个小时吧。只有深夜的食堂才有功夫去做,反正客人不多。也只有深夜下班的人才有心情去等,反正已经这么晚了。

梁家辉演的老板和小林薰演的老板,俨然是走散的同胞兄弟。从母胎里带来的一样的伤疤,一样的装扮,而且一样的个性——冷峻又不失温暖,大多时间不苟言笑,笑起来却也觉得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梁老板有一手好手艺,而且比小林薰更胜一筹,有一双锐眼,可以揣摩到客人想吃什么口味。都是虾,但是老牌绅士是讲究的龙井虾仁,给三个年轻人端上来的又是不同的三种虾,给那位选择困难症的女生一碗什锦虾仁面,给那个阴气过多的男孩一碗大虾鸡蛋面,给那个阳气过多的女孩则是一碗炸酱虾仁面。端上桌来,自是惊艳。

此时,旁白“不知不觉,许多过客就这样落地生根。”观众看到此处,不由不感叹这才是经营之道。若是我家旁有这样一家小店,我也会常去。

或者畅想,我老了以后,也开一家这样的小店,不用很大的店面,也不用请员工,就是几个熟客加几个流动的客人,做自己喜欢做的菜,记得每个人的口味,偶尔也可以奢侈一点,进些新鲜的海货通知懂行的的人来吃,甚至可以邀上几个美食家朋友,一起来尝尝新菜。这样的小店,装修不必豪华,但一定要有温暖的味道,老板不必漂亮,但一定要有人情味,最好是能如梁家辉老板一样有一双锐利的眼深沉的心稳重的处事态度。

老板的稳重和威严正义对一家小店来说也特别重要,看到两个毛贼要偷走邓超的钱包,老板如泰山一般叉着双手站在那里,俨然是一副你们要是拿走就看着办的架势。不怒自威,两个毛贼乖乖地把钱放回去。对于老板的身手,后面还有讲到。所以关于这个老板的身世背景,如小林薰版本的一样,没做介绍也不用猜测,一定是,吃过很多苦,走过很多路,见过很多人,所以才能有现在的云淡风轻泰然自若。

食堂如驿站,客人才是主角,每个客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镜头就跟随客人而走动。第一次来店里的小雪,总喊母亲老太婆的开源,带着残疾女儿来店里吃糖藕的刘涛,还有香薰公司的女孩小美,开出租车的唐宋和女朋友思思。片中依然有一个片警,这次是来自孤儿院的半个弟弟,也是给老板留下脸上伤疤的那个人,更有故事。

故事都不错,但终归是要归到食堂的名下,所以若是讲得太多就是用力过猛。思思和唐宋的故事就讲得过了些。

总体来说,故事都还不错,只是差了一个骨灰盒。小林薰版本的骨灰盒虽然不是一个吉祥物,但是在片中却起到串珍珠的线的作用。这部片子里没有骨灰盒样的物件或者说是人物,使得故事有些散乱不能串起来。梁家辉可能是故意避开了这点,所以采用了另外一种方式——重复,让首尾相连。“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深夜食堂,每个深夜食堂都有自己的故事。”镜头回转来,扫描过每一个进入影片的人,讲述他们现在的生活。这使得影片有了纪录片的形式,却少了讲故事的自然融合感。

“深夜食堂会有客人吗?来了,你就知道了。”《深夜食堂》好看吗?来了,你就知道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