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41)

1字数 2759阅读 458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四十一章  声名狼藉  迫离单位

依婷一边向管主任办公室走去,一边在心里祈祷能让她找到他。

依婷不甘心,她不相信管主任永远能避而不见,她一定要找到管主任,当面问问他是否是他纵容老婆这样糟践自己。

刚进入收费处走廊,就看到有人从管主任办公室出来,依婷急赶两步,发现门虚掩着,就推门而入。

管主任正在整理手中的材料,被突然推门闯进来的依婷吓了一跳,他急忙站起来,小眼直愣愣地盯着依婷。

看着这张肥胖的脸腮把眼睛挤得睁不开的脸,依婷气不打一处来,她快步冲到管主任身边,扯着他的衣服就大骂:“管主任,你他妈的还是个男人吗?你凭什么让你老婆来医院打我骂我?你怎么这么不是东西啊?不就是借了点钱给我吗?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吧!”

“依婷,别冲动好吗?我老婆来闹真不是我本意,你也知道,她那么强势,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我是真拦不住她!对不起,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好吗?”管主任连忙道歉,小眼睛里盛满苦楚和无奈。

“别生气?你说的到容易,你被别人又打又骂,你不生气看看?医院那么多人,你老婆像发疯一样,骂我是狐狸精,骂我是骚货,我招你惹你了,让她这样糟践我?你当时在哪里?你为什么不出来说句公道话?”依婷说着说着,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小萧,别哭了,把大家招来,还真是有嘴难辨了,我替她跟你道歉!真的,这事是我的错,可是我也真没有办法,我这日子也过得窝囊!我们昨晚就打了一架,你看,我的脖子上身上都是被她抓的伤……”说着,管主任把衣服领子一扒,脖子上露出几条结了痂的细长的手指抓痕。“我不是不想出来替你说话,我是担心我出来说话更惹恼了她,她会找人对付你,到时候你会受更大的伤害。”

依婷停止了嚎哭,不可思议地盯着管主任。“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了?你可真好意思说!一个大男人,竟然被女人逼成这样,你还有点出息没有?你真让我看不起!钱我会想办法还你的,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回家好好管管你家的疯婆子,她要是再来医院闹,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小萧,她没有文化,就一泼妇无赖,你别跟她一般见识,钱的事我会让她给点时间,等你有了钱再说。你别生气了,晚上回家我会跟她好好沟通,保证以后不再来医院闹了,相信我!”管主任露出诚恳的神色,安慰着依婷。

“希望你说到做到,别再让你老婆来恶心我了!还有,你马上到收费处跟同事们说一声,告诉同事们一我没有勾引你,二这钱是你主动借给我的,替我洗清冤屈!”依婷说完,看着管主任,等他回话。

“有这必要吗?”管主任话刚问出口,就立即感觉到了依婷的怒气,他赶忙说了句:“好的好的,应该的应该的,这就去。”说完,就跟着毅然转身离开的依婷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俩人一前一后进了收费办公室,大家的眼光都聚集到了他们身上,依婷看了一眼管主任,管主任赶快上前一步说道:“不好意思哈,耽误大家点时间,今天早上我老婆来医院闹,给小萧造成了莫大的名誉损失,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钱是我主动借给小萧的,只是出于同事间的关心和帮助,没有我老婆想的那么龌龊,在此声明一下,希望大家不要误会。”

听了管主任的话,依婷的脸色好看多了。张姐说了句:“知道是误会,说开就好了,没事的。”大家也笑了笑。

依婷对管主任的话还算满意,心想:这事应该到此为止了吧!

管主任回到办公室,颓废地坐在了椅子上,他心里打着鼓,咚咚咚,咚咚咚……一直敲个不停。

唉,真是愁死个人!管主任长叹不息,心里烦闷异常:虽然跟依婷做了保证,可家里那位可不是省油的灯,回家后怎么说呢?她能听自己的吗?

办公室解释一事让依婷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晚上回家后,除了联系几家中介外,其余时间就被宝儿占用了。宝儿吃过饭就缠着依婷讲故事,心事重重的依婷心不在焉,被宝儿纠正了好几次。看妈妈无心给自己讲故事,宝儿只好自己玩着玩具,八点多,就在无聊中趴在床上睡着了。

依婷给宝儿脱下衣服,掖好被子,看着宝儿睡着了,她回到了房间,上了床。十点多了,依婷依然带着愁绪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后来不知何时,竟然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陪着宝儿吃了点早餐,依婷就催促宝儿上自行车,送他去幼儿园。还在上班的路上,就接到了张姐的电话。

“依婷,管主任的老婆又来医院闹了,这次更离谱了,还带了两个男的,说是一定要让你今天还钱,不还钱就饶不了你!我看势头不妙,怕你再吃亏,就赶快出来打电话给你。”张姐压低着声音,句句却如惊雷,震得依婷两耳欲聋,头脑嗡嗡作响。

“管主任昨天说回去劝劝他老婆给我几天时间的,怎么又出尔反尔了呢?再说这钱一天时间我也变不出来啊!她也太欺负人了!我去当面问问她……”依婷虽然胆怯,却又不甘心一次次被辱。

“依婷,听我的,别过来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过来了她会闹得更厉害,医院里那么多人,知道真相的毕竟是少数,不管咱有没有理,脸上都不好看,你回家想办法凑钱吧,别过来跟她搅和了。”张姐真心实意地规劝着。

“可是,她一直这样蛮不讲理,我的班以后还怎么上?”依婷担心地问。

“过了今天再说吧,她不就是为了钱吗?你早点还钱给她,估计她也就没有理由来闹了。”张姐帮忙分析着。

“知道了张姐,谢谢你了,唉……”依婷叹了口气,嘟囔了一句:“这钱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借到的啊……”话还没说完,手机里突然没有了声音,依婷知道,张姐给她通风报信,估计是被疯婆子发现了。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依婷骑车调头往回走去。

回到家,依婷的心才从惊慌恼怒中平静下来,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她想到了谷院长。

“谷院长,管主任的老婆又来医院闹了,你能不能赶快找人把她撵走?太可恶了,她再这样闹下去,我的班都没法上了……”依婷说着,声音有些哽咽起来。

“好的,我就找人过去,你在哪里?”谷院长问道。

“我听说她又去医院闹,我就回家了。”依婷回答道。

“那行,你在家等着,处理好了我告诉你。”说完,谷院长就挂了电话。

依婷像一只被猎人追赶了好久才得以解脱的兔子,仿佛杀人放火的死刑犯得到大赦一般,整个人惶恐不安又有了希望,她什么事也做不了,只好耐心等待着结果。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依婷还没接到谷院长的电话,整个人又开始紧张起来。

“为什么我要受如此侮辱活得如此窝囊?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无义,管主任,疯婆子,这都是你们逼我的。”依婷像下定决心一般,走进房间,开始收拾自己的随身衣物和重要的东西。

是的,没错,依婷要离开这里,医院她是回不去了,且不说没钱还给疯婆子,就是还了钱,她的名声也被疯婆子搞臭了,再说以后还要经常看到丑陋窝囊有贼心没贼胆的管主任,她该如何自处如何应对?

“别怪我狠,只有离开这里,才眼不见心不烦!钱,早晚会还,但是我要你们必须为侮辱我付出代价才行!”依婷边收拾边对自己说。

女人,不是弱者,没把她逼到绝境,否则,她会像母老虎一样凶猛,誓死捍卫自己仅存的一点尊严。此时的依婷,就是被疯婆子逼到绝境的母老虎,善良的本性最终被恶魔打败,她要全力还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