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被抬起的标杆

首先还是得对“失踪”做个小小说明,虽然只有一个人跑来问我,为什么不写了?可能也有更多人问过,但是我的确没有打开后台,所以消息自动清零,也还好,至少小小幻想下,很多人理我。

我什么都没做,2017年,我什么都没做,虽然我减肥半年,但依然没有“惨绝人寰”的瘦下来;虽然我努力工作,但其实也只是每天固定踩着时间打卡上班,准确到打卡机被调了几秒,我都一清二楚。

那些大作家们,都喜欢把时间空出一格,然后交出惊世骇俗的答卷。我没有,我不算作家,我只是很喜欢写,但又不太说实话的那种,2018要开始重新写了,也不逼自己,每个月一篇,就酱!

同时,一直坚持的是每天3000字的日记,2018也会每月写给自己一封信,一想到时间被这样温柔留存,我的内心就充满期待,希望看到这些文字的你,也是!

今天忽然想起要写点文字,其实是因为无聊的可怜,戴着耳机学了会英语,心里一直想找一篇文章。文章说的是,那个人似乎很惨,但是她只是希望自己的惨被记住,这么片面的词,搜索都无从下手,索性,写篇文章吧,1月的“任务”完成,1月,你好。

2018开始的异常平凡,雾霾降到了南方的这座城市,我有点怀念北方清冽的雪的味道,不习惯戴口罩,却越来越“惜命”,不敢大口呼吸,也没什么值得大口呼吸的事儿,不想跑步,担心吸入过多有害气体,但本质原因其实是,我就是不想跑步。

幸福被抬起的标杆,是我前天晚上关掉手机后想到的题目,再开机记下来有点作了,于是就满屋子翻笔,没找到,书有很多,日记本有很多,可以写字的笔却没有,我控制住自己的胡思乱想,赶紧关灯,赶在12点之前睡着。

岁末年初给自己的愿望之一是,10点半以前睡,这一个月过去23天,我大概违约23次,还行,不算多。

前天是年会,我中奖了,三等奖,500元奖金。我们集团大概1200多人,中奖率20%,三等奖最多,百分之十。我写的毫无激动感可言,事实上我也的确没多高兴。喊出名字的那一刻,很开心。因为你不用再“提着”心了,三等之后是800元的二等奖,1000元的三等奖,2000元的特等奖,以及领导随意加几个金额随意的红包。就是,尘埃落定懂吗,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也想中奖吧,就算家里豪宅林立,也期待点好运气吧,比起要战战兢兢到最后一刻,装模作样漫不经心的夹菜聊天到最后一刻,不如早早中奖,你知道后面的所有喜悦都不再有你,同时那些担忧也不再有你,很公平。

我不羡慕最后特等奖的那个同事,就是这个道理。很多时候我也是用这个方法治好了我的拖延症。我对自己说,早晚都要做,那么早点做的成本就单一一些,做完就行,而晚点做的成本,除了昨晚,还需要忍受这蛮长时间的煎熬,这些煎熬是额外成本,犹如分期要付给银行的利息一样,不愿意,非常的不愿意,那就索性别拖。

得知中奖的那一刻,大家是沸腾的,年会我有幸和关系不错的女孩子坐在一起,但后来,我心里暗戳戳的是,她们不要中奖,因为中的话就是和我一样多,或者是比我多,那谁还羡慕我呀,那我还有…还有…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500块花不了几天,我找不到这幸福的标尺在哪?

在于这份好运?可好运并不稀有,十分之一的好运,没多值得被追捧。在于,一份被选中的幸运?可是2017年会我一无所获,2017年底我买了套房,这算是打脸还是背道而驰?

不在于钱的多少,也不在于中奖的时间早晚,是…我迫不及待的去比较,我已经不会去体会没被比较过得幸福了。

很早前看到过烂大街的故事,说别去碰别人的幸福。大意就是别人的老公来送饭,白饭青菜,老婆幸福洋溢的吃着,邻居过来酸溜溜的说,吃这些啊,没营养的;隔壁孩子考了普通高中,一家人做了大餐庆祝,中考状元家的鞭炮隔着一条街传来,爸爸郁闷的点上了烟,妈妈要出去打麻将,孩子实在不知道怎么了,踹了门口的狗一脚……

故事可以戛然而止,大家献上自己的爱心评论,但人生不行。没被比较怎么能幸福呢,这不是大多数人,郁郁寡欢的初衷吗?

热衷于晒胖友圈的人,和仅三天可见的人,一样可悲吧。一个炫的累,一个憋得慌。社交媒体几天写出几个华丽丽段子的人,是不是也没我们想的那么,云淡风轻。

我不知道,只是大家的烦恼大同小异,这才适合芸芸众生这个词,对吧~

好像从小也是被这样比较着长大的。最近在看《你好,旧时光》里面有一个片段是,差生辛锐被老师排挤,同学们也“井然有序”的到她那里就自动跳过。要到很后来,她积攒了很多实力,才推翻了这一切,而老师也只是夸赞的笑笑,不需要为之前的举动买单。大多数人,没有辛锐的运气,所以只能是个一直被嘲笑和“跳过”的对象。你被嘲笑过吗,如果没有,恭喜你,但…你总嘲笑过别人吧。

你有没有小心翼翼的,期待那个被嘲笑的人倒霉的时间再久一点,这样,你成为众矢之的的可能,就更小一点。

我们从期待比别人优秀,暗戳戳的咬牙切齿要做第一名,变成了期待比差的人好运,悄兮兮的希望厄运绕着走。

可是不到你这,就一定会到别人那去,那就,随便啦,不到我这里就行~

书上说,老天让坏人成为坏人,就是对坏人的惩罚。坏人好歹有个名号,大多数“坏人”,坏的不显山露水,销声匿迹。

你我,我们都是这样的人。

或者说,大部分被和别人家的小孩比着长大的孩子,都是这样的人。

比较的目的是励志和上进,比较的结果,是愤恨和自卑。

看倪一宁写的文字,她说她听到同年级的女生和妈妈打电话说,哎呀,我没有后台,咱家没钱,我就只能找到这样的实习,你就别抱怨了。这语气,和当年你爸妈对你说,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是不是如出一辙。

我们长大了,父母是感到最悲凉的吧,我们不再惧怕别人家的小孩儿,父母开始讪讪的惧怕别人家的父母。

这种人生观当然不正确,父母不该成为被比较和被埋怨的对象。这是学会感恩后的我们,最起码的一点善良。只是…,我们也不该成为被比较的对象啊。

爱,有很多种,锦衣玉食是爱,豪车名牌是爱,一家人聚在一起欢声笑语家徒四壁也是爱,被比较也是,很多人甚至没有耳提面命被父母揪着耳朵比较的命。

爱,有很多种,我们期待一种,可变的,与时俱进的,听话的,符合我们期许和可以接受的,那种。

做梦!!!

这篇文章没任何主题,它不想卖惨,讨伐成长的残酷和童年的阴影。它不想痛诉那些心里暗戳戳的恶,其实来自不由自主。它甚至不想引起共鸣,因为多少共鸣,疼还是自己疼自己的。

快乐可以感染,苦痛不能分担,你翘首以盼的终究望尘莫及,因为时间。

我只是想说,幸福很难,我中奖了,没多高兴。也没多羡慕那个特等奖。因为2000也花不了多久,我去年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至于我不想别人中奖,哪怕这个别人,是被成为朋友的人,我也不想羞愧。因为人生没那么多观众,我也没那么重要,我的那点恶俗的不祝福,丝毫不影响,你的好运。

中了个奖,回味百叹,或许,这才是中奖的,意义吧。

1月,你好~还在的你们,万事胜意!

2月如果我还很喜欢“林杨”的话,我,写写他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