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观后感

 昨天看影片出场时有些晚,没来得及理理,今天抽空对张艺谋这部突破以往色彩画面的水墨影片讲讲观后感。

色彩上采用全水墨,跳出普通黑白色的单调,增加了晕染的层次感,加之连日雨天场景设置,突出水墨交融,添上子虞夫妻的琴瑟合奏,暗藏杀机于铮铮节奏,动静相交,明暗相会,阴阳相融,古色古韵中机锋毕露。

电影中的武器沛伞也很有创意,变化无穷,用处很多,如果说杨苍的刀是阳,即阳谋,中正而刚直;那么沛伞就是阴,即阴谋,善变而狡黠。


对于子虞

子虞老谋深算,被杨苍伤后体形变化,日渐衰老,启用秘密训练已久的替身境州,外貌酷似,年龄一致。他要用境州身强体壮的外表做一出提线木偶剧,意在当王。按照子虞的成本,这出戏需要沛良的明拒,田战的暗攻,境州的诱敌,三方面结合攻破境州,后杀境州,除沛良,笼田战,他成王。哪知,年轻的夫人小艾对境州生情,沛良并非表面上的昏庸无能,最后被影子完全覆盖代替。

当他昏花的眼睛从暗格后面的猫眼偷看小艾与境州时,这个男人能忍住,是成为王的欲望远远大于妻子小艾,每个环节都在他的操控之下,唯有男女之间的感情无法控制。

   题外话:一个男人拥有一副好身体比什么都重要,脑子再灵活再有计谋,没有好身板支撑,完蛋。这部电影里子豫要是有身体好,哪有影子的份,哪怕最后被影子所杀也是体力不支啊,将死之人的衰老之躯,其他人被捅了不知多少刀还能挣扎得起来,他一刀就翘了。

对于境州

一个一无所有的穷苦孩子,只因与子虞相似被秘密囚禁多年,多加磨练训练成为另一个人,终派上用场时,却已不知自己究竟为何人而痛苦,以前被人所逼无奈,后被小艾吸引为其甘心成为木偶,他谨慎、谦恭,却在长期的扮演中慢慢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思考。面具戴久了,再也摘不下来了,慢慢也就会成为面具,境州已经拥有了子虞的狡诈与智谋,况且小艾也是主动甘愿,并非境州勾引,情深所致,不怨任何人。

最后子虞要成全他和小艾时的那个模样颇成功,差点骗过所有人,而境州却深刻明白老狐狸的厉害,反刀一刺杀了子豫。

抱歉剧透,虽然电影没有给明确结果,推理应该是境州代替子虞的身份成为王,田战为都督,小艾成为王的夫人。

题外话:更强壮的身体在聪明人的训练之下也能变得更聪明更狡诈,集大成的最后赢家,还是那句话,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多少年的隐忍终成为一日的爆发。这部电影里最大的BOSS就是境州,小白一跃成为大灰狼,还很合情合理,毫无造作之感。

对于小艾

很正常的表现,一个年轻女子仰慕夫君子虞的才智,又遇上更年轻的境州,同样的外形不一样的表现,一个是权力的主宰者,有掌控欲;一个是卑微的替身,有仰视感。打个比方,一年成熟的中年男人会给予女人安全与引领,一个年轻的青年男人会触发女人母爱与慈悲,完全不同的领略,而小艾两个极端性的诱惑都可以尝试,当然她都需要。

其实她并没有表明十分爱境州,那是一种诱惑,她爱的是她的夫君,一个能够轻易就可以领悟子虞设计的八卦图并破解杨苍刀法的女子当然喜欢有智慧的男人,而且通过他俩的独特合奏也能看出夫妻二人的心曲相通。可惜男人的身体已破败,而更年轻的酷似夫君的男人的出现,当然也有诱惑。不过,她并不恨子虞,当她看到木匣搬进来时,她是恐慌的,她的表现正说明她对子豫有感情。

尤其是境州杀了子虞时她极度恐惧,境州将她送的绣荷包给她就是表明态度,对她有情。最后一个镜头她想冲出去捅破真相,却在快要破门的时候停止,心理活动是,境州成为子虞已成定局,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损失。

 题外话:最厉害的就是阴柔的女人。

对于沛良

他能成为王依靠都督子虞,他的心病就是子虞,所以平日一副浪荡模样蒙蔽。他要利用子虞夺取境州,然后再除去,永保地位。在他的多次试探下,知道境州是替身,知道鲁严是杨苍的内应,可他笑而不语,悄悄地摆布,也期望一箭双雕,用境州替代子虞,一个听话的子虞,牢牢掌握在手,安全而稳定,除去后患,却终究没有敌得过衰老的子虞

 题外话:应该说败笔在于,没有派更多的武林高手杀死子虞,再多几倍。当王的心眼真多,多招揽人才啊。

对于青萍

这个长公主是个配角,有意思的地方是她亲手拿着刀杀了杨平,她是一颗棋子,麻痹杨苍的,一来显得沛良无能昏庸,二来伏低做小更显卑微,不然杨苍怎么会只留800人守城,重要的一个环节。还有青萍是公主没有像死囚们一样接受沛伞的女形训练,被杨平的刀致死。

 题外话:女人厉害啊,轻视女人的下场就是直接被杀死,做小妾,没门!

对于杨苍

能够与之对三个回合就已经是高手,杨苍的刀法了得,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他真刀真枪算不过阴谋诡计,就算弄了个暗子在沛良的身边还被识破。境州只需拖住他三个回合,其实是为田战带领的百名死囚通过水下暗道奇袭境州争取时间,这是个连环套。杨苍亏在自大了些,至今未遇见高手,没有高手,只有对手。

 题外话:所谓绝招其实就是最容易攻破的地方,战场上不能只依靠一人之力,人家一旦拖住,玩完,还是综合实力重要!还有就是千万别自大,没有绝对的高手,任何厉害的病毒都能找到得破解的解药。

对于杨平

这是个可怜的小伙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一个女人杀了,自己的匕首杀死。他应该感觉到有些不妥当之处,可就是说不出所以然来,不能阻拦杨苍的决定。

 题外话:感觉不对时应该紧紧抓住这一感觉,往往很准确,说不出道不明的不舒服就是直觉给予的警醒,一定要重视。

对于田战

作为大将他崇拜子虞,也接受了安排,这出戏里他是攻破境州的关键环节,舍得拼杀,这样的人物具备辅佐的作用。最后应该是如愿以偿,成为都督。

题外话:能够构成其中环节的人也必定是肯拼的人。

对于鲁严

笑眯眯的马屁精,鱼龙混杂中贪图各方好处,这类人物比比皆是,他起到了传话误导的绝佳作用,怪不得被沛良不断提拔。

沛良总是在说,各有各的作用,子豫也说,主公有主公的作用。都把对方当棋子,一盘棋的高低错杀,阴差阳错,环环相扣。

 题外话:长相极其奴颜的人大概都有不忠之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