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风者009

梅拉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微亮,哈桑并没有叫醒她值班,坐那值守的是曼斯。梅拉睡眼惺忪地坐起来,说:“曼斯,怎么没叫我轮值,刚刚我醒来跟哈桑交待了要叫我的。”

“没所谓,你受伤了,还是休息好要紧。好些了没?”曼斯问。

“没什么大碍,就是睡得有些落枕。”梅拉揉了揉她那细软的脖子。

“枕都没有,哪里能落枕。”曼斯说,“肯定是扭到脖子了吧。没断算你命大。要我帮你捏一下么?”

“算了,我怕我这细脖子被你捏断了。”

梅拉说话间听到竹林子里有异响,她跟曼斯都停止了说话,侧耳俯身倾听。仿佛是有一波人正朝这边过来,曼斯推醒了正在睡觉的马乔和哈桑,让他们别出声,同时拔出了腰上的剑。

第一个探出的脑袋是洛奇的大光头,原来是自己人,曼斯舒了口气,收起来剑。舵手洛奇集结了甲板长拉姆、大副巴博萨、多西以及船医乔瓦尼等12位船员,另外,他们还抓了一位看上去像是当地人模样的一个哨兵,不会说通用语。

“曼斯·瓦特船长,很高兴你还活着。”巴博萨摘下了他那顶一个角已经耷拉了的三角帽向船长致意,“我们在那边林子里抓到一个哨兵,还从他身上搜出一张黑岛地图。”巴博萨把地图交给曼斯瓦特。

“有了地图,说不定就能走出这见鬼的林子了。”洛奇说。

“我们昨天尝试了几次,发现也都是在原地转圈,所以索性就地休息了。”曼斯说看了眼被抓的哨兵,看了眼拉姆手上的弓箭,对梅拉说,“你看,这哨兵是不是你们翎族人?”

在一边跟多西聊天的梅拉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肤色棕黄的俘虏身上。梅拉先看了他的眼睛,双眼皆是灰瞳,不像一般翎簇人一般有着灰蓝两色瞳仁。但从脸形肤色以及装束来看,确实像翎族人,难道这人有古装癖?梅拉心想,传言在很久以前,翎族确实只有单色瞳仁,而且装束也跟书上描述的相似。关于古代翎族的描述,流传下来的东西很少,梅拉小时候在艾琳娜阿姨那听说过一些,古翎族的战士都装毛皮短装,手臂上缠绕用三色草编织的束带以求福运。

“你是翎簇人?”梅拉用翎族语问。

那俘虏看了一眼梅拉,用翎族古语说了一个词:“杂种。”

拉姆上去就给了那俘虏一巴掌,说:“这是教育你对女士要尊重点。”

“你听得懂他说什么?”梅拉看着拉姆说。

“不懂啊,你看他那副嘴脸,肯定是土著国骂啊。”拉姆一脸理所当然。

“你别多事,我们还需要这个人的帮忙,现在我们还不清楚活下来多少人,如果就我们这几个人,要去偷黑胡子的宝藏,说不定被他驻守在这的人剁成肉泥了呢。”梅拉说。

拉姆耸耸肩说:“我看他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也不像是会配合的样子。”

“先看看地图吧。”曼斯拿出地图坐了下来,“上面有些标注的文字,好像都是翎族的文字。”

梅拉过来看了下说:“是古翎族的文字,我小时候学过一些。”梅拉指着中间偏右上的圈,“这里是千石峰,海盗据点。如果没意外,应该就是黑胡子所在地。这些叉是已经侦察到的黑胡子的哨点”梅拉指了指那些叉,手指移到离这片林子最近这个叉的地方停住了。“这个叉应该是最新画上去的,这人应该是个侦察兵,不是哨兵。这个叉跟这林子间有个大的断崖,要过去只能从中间的山上绕,但显然中间没法走,我不清楚他是怎么侦察到那个哨点的。这边的两个三角是火山口,这是火山岛,不过火山是否还在活动就不清楚了。林子画了三条曲折的线,应该是我们需要的进入路线。”

“看来古翎族就居住在这座黑岛上,之前说黑岛无人的情报错了。”曼斯·瓦特说,“可是这地图没有标注古翎族的位置,从地图看,这座岛只可从南北两面登陆,黑胡子是在北面登陆,并占据了那边的千石峰。而这个林子在南边,古翎簇现在的位置多半也在南边,在这林子的周围,也可能在火山南麓之类的地方。”

“我们如果瞎走的话,可能不会碰上黑胡子,但很可能就掉到这些史前野蛮人的陷阱里了。”巴博萨说,“要不我们从南方下水,再绕到北面去登陆。”

“你冲浪还没玩过瘾么?亲爱的大副。”拉姆笑笑说,“说不定还没绕过去就被那只海兽吃了,也不知道船上的那些瘸子现在还好么。”

“不然我们要翻过这座火山么?还没找着黑胡子就累死了吧。而且看这地图,如果叉是哨点的话,光是哨点就有8个,我们这几个人不够砍啊。我看还是趁早打道回府吧。”巴博萨一脸沮丧地说。

“现在有地图上有三条图可以选择,如果这位侦察兵可以帮忙的话,或许我们就可以决定怎么走了。”曼斯看着梅拉,显然希望她再跟这位倔脾气的上古战士沟通一下。

梅拉看了一眼那个俘虏,想了想说:“不如我们坦白来意,跟他们和谈试试,看样子,他们跟黑胡子也不对付,说不定能达成同一战线,这样,我们就不用在这诡异的岛上自己跟自己捉迷藏了。而且说不定跟他们合作的话,就可以一举拔掉黑胡子在黑岛上的这个据点。”

曼斯·瓦特看了看大家,问:“你们的意见呢?”

“黑胡子虽然违反公约,已经被海盗联盟除名,但毕竟没有被联盟通缉,公然搞他们据点,会不会影响我们在海盗组织的名声啊?”巴博萨还是疑虑重重。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吧,我看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了。”洛奇说。大家也表示同意洛奇的意见。

“既然这样,那就试试跟这个土著,或者古翎族什么的谈谈看吧,如果不幸被抓起来烧了吃了,也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曼斯·瓦特说。

“我叫梅拉·卡斯塔克。”梅拉向这位被俘的翎族战士自我介绍。

“卡斯塔克?”翎族战士默念,“听着耳熟。”

“您怎么称呼?”梅拉问。

“汉克·比达尔,有什么话就说吧,别套近乎了。”

梅拉跟这位灰瞳翎族战士细说了他们的来意,表示绝不想侵扰他们,只是单纯冲着黑胡子来的。然后连带着夸张的手法细数了黑胡子的恶行,显得他们这一行人是披着正义的铠甲,顿时从海盗变成了替天行道了。

翎族战士一直静静地听着,也不说一句话。在听梅拉说完后,他说可以带梅拉去见他们首领,但其他人只能在原地等着。大伙纷纷表示这不行,太危险了,要去必须一起去。翎簇战士说,一起去可以,但到了他们的哨点,只能先派一个代表过去,他可以继续留作人质。这样一个对一个,也算是公平,谈妥了都好说,谈不妥可以互换人质散伙,也可以互相撕票。翎族战士说得轻松,好像撕票撕的是一张钞票似的。

梅拉觉得这提议合理,也可行,于是跟大伙商量由她代表去谈,反正除了她,也没人会翎族语,而且还是古翎族语。

在翎族战士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就走出了这片绕晕头的竹林子。出了林子,就是一条由残败山石堆积而成的光秃秃的山路,四周无一植被覆盖,山路崎岖,但这一带开宽空旷,没有可作埋伏和隐藏之类的地形,所以哨点肯定也不会设在这里。

他们没有想象到这个岛如此之大,走了半天,才在地图上走了一小段距离。终于在正午的时候,走到了一个山凹处,翎族战士吹响了他的口哨,像一种菲克岛海岛的叫声。突然有两个人从一块山石背后出现,仿佛凭空出现这眼前一般。翎族战士跟两个哨兵交代了几句后,就让梅拉跟着他们走了。

“我们就在这等着么?”洛奇问曼斯·瓦特

“不,既然已经在谈判了,我想应该没有大问题。”曼斯·瓦特说,“巴博萨,你是大副,你留下,如果有消息,就发信号弹,我们会尽快赶回。如果有必要,你也可以代表我们达芬奇号跟他们谈谈。现在我们要让这位汉克先生带我们到林子那边再转转,找找失散的别的船员们,看看是不是还有些命好没摔死的。”

“遵命,船长。”巴博萨似乎很乐意接受这份差事,独自找个阴凉地儿坐着发呆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罗杰号”需要在一周内到德雷克岛进行补给,进入奴马海域后,船员不再像之前的航程那么活跃了。随着补给即将用尽,...
    猫头鸟阅读 8,661评论 12 7
  • 早晨,太阳还没升起,梅拉被轮值的水手叫醒,她要上甲板观测航线。多西翻转漏尽一边沙子的沙漏,这会轮到他执掌船舵了。梅...
    猫头鸟阅读 13,983评论 10 3
  • “左满舵,左舷炮手准备,洛奇,你去指挥炮手,换多西掌舵。”曼斯·瓦特高声吼着,“稳住船身,各单位稳住,等地狱号靠得...
    猫头鸟阅读 4,513评论 12 2
  • 船的右侧被一块长得怪异的碓石撞裂了,水涌进船舱。水手们全力抢修进水的漏洞,还好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撞击,在经过一段时...
    猫头鸟阅读 9,943评论 2 2
  • 船仓里挤了10几名伤员,乔瓦尼和米尔斯两位医生正在忙着为伤员清理伤口,有3位伤员不治身亡,有两个倒霉蛋一个被炸断了...
    猫头鸟阅读 13,015评论 19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