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

     江湖,曾赐我梦想,励我入繁华之都,享市井之乐。

      当粗俗恶习驾驭了内心的孤独,我逃离了这片闹市,如丧家之犬一般。

      踏入故土,已是无颜之人,惶惶寻得落脚之地,成为江湖底层的一员,靠二两体力,维持基本的生活,少年不知愁滋味,空叹息,今尝尽生活的艰辛与无奈,何愁可叙,何悲可怜,唯有凄凄惨惨地大笑。

     江湖,虽无老先生笔下的刀光剑影,英雄叱咤,但爱恨情仇,是非成败屡屡践踏着生命的基调。我无一技之长,更无人性的虚伪与冷漠,立足于此,蓦然发现,江湖的生存之道,伪装,伪,让人窒息。兵者,伪道也,人之伪,黑夜的背影。

     高考那年暑假,曾豪言宽慰自己,故天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今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柴米油盐酱醋茶,已是生活所迫。离校已近一月,少了羁绊,内心到充实了些许,或许肉体的疲惫可以慰祭心灵的空虚。一起的老师傅说,小伙,回去吧,在这儿跟牲口一样,你不适合这地方,我只能苦苦微笑,何处适合我。

     窗外传来伤感的音符,回头抬手,廉价的香烟将要燃尽。之前原想戒掉,慢慢发现,它是江湖中的语言,是平民的兴奋剂,是大西北的文化。掏出手机,准备打个电话给母亲,借着西方的节日,奈何该死的手机停机了,只好诉之笔端,以前不懂母亲的付出,当自己独立才真正体会这份爱的重量,年少挥霍,对于母亲的节俭与善良不屑一顾,此刻,唯有愧疚,母亲教我与人相处之道,让我养成勤俭节约的生活习惯,二十几载的养育之恩,岂是几滴笔墨焉能表达,下次回去,做顿家常饭菜,带着成人之望,宽慰母亲。

     每天的自由时间只有短短三个多小时,这份难得的休憩,让我更睿智地思考一些问题,少了盲目。思念也油然而生,咫尺天涯,这种感觉只是无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江湖,请接纳这个谎言,容我忏悔,穷困书生的落魄,思想的归宿,江南的秋,若梦,一滴滴散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