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4)

96
玄宝
2017.05.14 20:37* 字数 2890
Anna Mouglalis

文/玄宝

这厢,陆匀之拿着包,带着一点酒意,像一朵摇曳的花,高跟鞋一声一声,慢慢敲在地上,轻轻哼着刚刚播过的那首苏格兰民谣《绿袖子》,那种忧伤从她心底里溢出来。忽然之间,陆匀之停在通往酒店电梯处的玻璃门前,硬生生停住,没有再哼,只觉得天意弄人,悲从中来。

许家明在靠近露天酒吧的门口处打电话,大概是紧急的公事,他的声音隐约从那头传来,语速又快又急,就连眉头都皱紧。半晌,才把电话挂断,接着又打了个电话才转身往回走。

原本陆匀之握着门把的手,迟迟不敢推开。见家明离开她的视线,她赶忙把门推开,跟着他往电梯方向走。

原来这露天吧台有几个通道,陆匀之不小心走了这个通道,需要走过一条长长的廊道才能通往电梯处。此处大概少人走,此时更是静静地只有他们两个人,她的高跟鞋敲在地板上,“噔噔”,似乎比刚刚更有回声。像是掩耳盗铃,怕惊动家明,陆匀之的手比脑子快,居然一瞬间把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提在手上,光着脚跟在家明后面,又不敢走太近。

长廊偶尔路过一两个人,都微微惊讶地看着一个容颜美丽的女人手上拎着一双高跟鞋,失魂落魄地跟在一个把西装穿得风度十足的男人后面。

听到脚步声,许家明的步伐明显顿了一下,却没有停留,依旧大步流星。

距离他几步之遥的陆匀之冒冒失失,慌乱得有些局促,不觉连呼吸声都重了不少,长廊两旁偶尔有些能照到人的反光装饰镜子,她随意撇一眼,发现自己眉头紧蹙,动作小心翼翼。

见他顿了一下,她也顿住,想躲,长长的走廊却连个花瓶都没有。幸而家明没有回头,她刚想抬腿跟着走。猝不及防,电话响了,在空荡的长廊里回荡得有些刺耳,吓得陆匀之丢掉手上的高跟鞋,手忙脚乱地在包里把手机翻出来,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摁下接听键,也不管是谁,只机械地说:“您好,我在忙,稍后回复你。“接着,立马就把电话挂了。

她抬头,见家明已然停住,宽阔的后背肩膀对着她,像是在隐忍。陆匀之手上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手机,万分尴尬。

许家明终于还是没忍住,回头,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怒气:“陆匀之,你一路跟着我干什么?”

陆匀之唯唯诺诺不敢回答,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低头看着自己两只光着的脚,脚趾头互相碰着,踩着,不知所措地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许家明的理智告诫自己,不可再接近陆匀之,行为却不听脑子的控制,迈开双腿朝陆匀之走过去。待他到了面前,陆匀之隐约看到他额头有青筋凸起,那是他非常非常生气的表现。

陆匀之甚至想,也许他会一巴掌盖下来。

但是家明没有,他简直拿她没有办法,只能蹲下,拿过她刚刚丢在地上的高跟鞋,用袖口擦擦,边帮她把脚套进去,边问她:“鞋子都不好好穿,像什么样子。你学会抽烟了?”

陆匀之一紧张,想把脚从他手上抽回来,许家明用力捏住她的右脚光滑的脚踝,抬头又重复问了一句:“你学会抽烟了?”

她不敢再不回答,这说明家明很在意这件事,她有些艰涩地回答:“我以后都不抽了。”

许家明听了这个回答仿佛才满意,缓缓帮她把鞋子穿好,然后站起来。即使陆匀之穿了七厘米的高跟鞋,他还是高她半个头,看到她微红的耳垂。

两人的距离有些近,也没有人后退,彼此的心口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许家明再问:“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跟着我了吗?”

他心里有一个期待的答案,却又不敢抱太大希望。

陆匀之低着头,回答不出来。散落的几根头发贴在她的脖颈后面,微微有些凌乱。看得家明百爪挠心,仿佛那几条发丝正柔柔地掠过他的脸,缠绕他的心口,他决定不等她回答,帮她把那几跟发丝一并撩起。

当他温热的指尖触碰到陆匀之脖颈的时候,陆匀之明显地往他的方向瑟缩了一下。这个无意识地动作让许家明心里顿时高兴不少,再开口时已经没了怒气:“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像个十八岁的少年郎。

半天了,陆匀之才挤出一个字:“忙。”

许家明手上的动作明显僵住,冷哼,用力重复她的话:“忙?”

陆匀之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抬头有些急切地想解释什么,却被一声婉转的“家明“打断。

来人正是郑言慧,她挽着周慕南。原来是他们久见家明不来,以为他被公事羁住,便准备回客房去,改日再约。

陆匀之见有人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跟家明的距离,家明见她如此,又是一阵脾气涌上:“你躲什么?我这么失礼你吗?”

陆匀之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看着他讷讷不能言。

郑言慧走前一看正是刚刚见过的人,她拉着周慕南说:“慕南你看,这位就是刚刚给我借火的小姐。哎,正如家明说的那句一样,春风不如。”

见他们两人刚刚纠缠的模样,郑言慧已经猜出陆匀之的身份了,但她还是装作惊讶道:“真巧,你跟家明认识。”

许家明哼出一句:“岂止认识。“简直化成灰也记得!

虽然眼睛有些红,陆匀之还是调整了一下笑容:“你好,我是陆匀之。”

郑言慧愉快地伸出手:“久仰大名!我说怎么一见你就眼熟,原来我们之间只隔了个许家明。”

陆匀之疑问,家明还会跟别人再提及她?以沉默还是以微笑?

此时周慕南倒是不咸不淡地来了句:“陆匀之,好久不见了。”

陆匀之点点头,微笑,她不欠周慕南的,对他没有任何愧疚,平淡地说:“是啊,好久不见。”

郑言慧是个爱热闹的可人儿,她假装没有感觉到大家之间的紧张气氛,极力邀大家再去喝一杯。陆匀之本想拒绝,却被郑言慧一把拉住。恰巧她的电话响了,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

陆匀之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到一旁去接电话,竟然是张存志,原来是那位刘富商联络过他,他知道陆匀之不肯接他电话,才换了个号码拨过来。

陆匀之毕竟还算镇定,她公式化地说:“张先生,不好意思我现在在忙,如果你不介意,我稍后再回复你,谢谢。”

张存志今晚第二次被陆匀之挂断,在那头怒不可歇把电话摔在地上。

陆匀之表情木木,想起自己还有工作在身,再三推迟,才返回工作场所,剩余的那三位朋友喝了几口闷酒,没聊多久也散了。

会场的活动已经进入最后的阶段,有些水尽鹅飞的意味。掐着算了下时间,大概还有四十多分钟,接下来陆匀之吩咐助理安排人准备收场。

她找到刚刚为他解围的高层,感激地说:“刚刚谢谢您的帮忙。”

该高层笑笑:“不客气。陆小姐是位值得尊重的女士。我们以后合作的机会还很多,我不希望我们的客人给你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两句话说得客气又好听,明明是他不愿得罪客户,偏偏要说得冠冕堂皇,不愧是做高层的,陆匀之只能哑巴吃黄连,扮作蠢人相,再三感谢。

原本她可以不等撤场就回酒店,就因为该位高层话,又亲自留到最后才走,下属都道她敬业又亲切,哪怕她脑子已经乱成一锅粥,一律微笑接收。

撤场完毕之后,又是半夜时分了。

陆匀之回到酒店,梳洗之后,躺在床上想起许家明问她的问题。

陆匀之,你跟着我干嘛?

陆匀之,你为什么不找我?

她拿出手机,翻到家明的电话,她想告诉他,家明,我很想你。

大概是有些累了,手指一用力,不小心按了接通键,她一阵慌乱,想挂断,看着一串熟烂于心的号码又舍不得,轻轻抚摸,像是触摸家明的眉头,只祈求家明不会接,以为是半夜骚扰电话一把挂断。

不一会儿,家明接通,带着一丝睡意,半天没听到有人说话,他瞬间清醒坐起:“匀之,是你吗?”

陆匀之带着一丝哽咽:“家明,是我?”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3)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4)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今天母亲节啦,有没有跟妈妈出去嗨?
妈妈们,节日快乐!

欢迎留言留言留言+点赞点赞点赞~
比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