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杂世界,做自己!

图|白鹭

文|白鹭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行色匆匆,以为快,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揠苗助长而死,才知道万物生长需要等待。

幸福也许就像是等在门外的那一缕晨曦,只有熬过那段黑暗的夜色,它才能推门而至。

人生万年,坚持自己、忠于自己,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魅力。

1

晚上十点多,在台灯下看书,老表的电话打了进来,还没接电话的时候,我就已经料想到了他应该是为了孩子填志愿的事来找我。

果不其然,他在电话里和我说了小侄女小升初的事,侄女是班里的尖子生,因为是估分填志愿,所以老表有点担心,害怕孩子考不上。

作为孩子父亲,我真诚的感受到了老表的焦虑与沉重的压力。在我的建议下,侄女报了市一中,为什么不建议她留在乡镇三中上学,因为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乡镇中学与县城,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我认为家庭条件不应该成为一个孩子成长的限制,背负越多,越疲惫。

老表一个劲的说:“这次真谢谢你了,以后孩子读书的事我都得麻烦你,你也知道我文化低,不懂。”

和老表说完后,我平静了很久。

倘若当年,我也有一个可以为我指路的人,该多好。而老表的样子和我爸当年四下求人一样,更多的是为人父母的不容易。

上个月回家,和老爸去地里。路上遇到邻居婶婶,隔的很远就和我打招呼了,一见面就对我爸说:“你倒是福气好了,闺女被你培养的这么懂事。”

我爸呵呵笑着,脸上洋溢着幸福。每次有人夸我,他都只是笑笑,也从不会赞许别人的夸奖。

放假待家里的那三个月,每天忙到夜里七八点,正好有个同村的来我家找我爸,看到我给老人洗脚,就对我说:“你倒是有良心了,现在的年轻人少了。”

我从来没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我一直觉得亲戚朋友间还是需要走动走动的。我爸就比较死板,只会看到眼前,而不会考虑大局,所以他在亲戚中口碑不是那么好。

我就是我自己,也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发生改变,这些年,我一直在做,也做到了。

从上大学开始,平时我会用做兼职的钱给爸爸买衣服,给奶奶买牛奶寄回去。

2014年我爸第一次收到我从临沧寄回去的衣服,激动的在手机镜头前笑了很久,奶奶也高兴的逢人就夸我懂事。后来我出来外面上班了,哪怕休息时间很少,我都会回家陪陪他们。

很多人都觉得我不值得,从外地回老家的车费都可以给爸和奶奶买更多东西了。

所谓父母子女一场,亲情血浓于水,我回家的意义也并不是局限于“买东西”,当我们真正踏上归途的时候,价值观已经发生了改变。

2

也是前不久,我姑妈给我发微信,她说她的一个朋友刷到了我写的文章。

她原话是这样的:他们说我侄女很厉害,将来必有大作为,又能吃苦,敢闯敢拼,我自豪。

我也从未想过自己一篇很平常的文章也能让老家的人知道,有点意外,但没有“膨胀”。

我对姑妈说:“写文章只是一种寄托,并不是为了迎合谁,顺其自然,他们看到就看到了。”

在亲戚朋友的眼中,我被贴上了所有好女孩的标签,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性格太过固执,凡是我决定的事任何人都不可能是阻碍,我身上有一股韧劲,强大到无坚不摧。

我和我表姐一起长大,从小我们俩的性格就有很大的差别。

表姐长的白白胖胖的,我瘦弱不禁,她喜欢静静地待着,我喜欢到处走动,等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的性格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

我不喜欢的事我就要说出来,但我不会动手,我会去找长辈评理,而表姐不同,她在长辈面前不说话,但私下就动手打我。

依她的性格,长辈就会认为是我欺负她,其实最委屈的人是我。

在生活中有一类人,习惯性口无遮拦,藏不住事,但没有坏心眼,可却常常让人误会。

这些年,我做过销售、文职、教师等工作,不管在任何行业我都能够很短的时间内适应,不管去到哪里我都能把工作做好。

但唯独幼儿园的工作,我适应不了。

可能真的是人心换不来人心,他乡没有寄托。

我也不是说装清高,不愿意在边境十八线小城市努力,只是单纯的融入不了那个群体。

3

2015年我在学校里打零工,那时候在我们学校旁边一家超市一边上学,一边打工。

每天的工作就是理货、摆货、抬货。那时候我也已经谈男朋友了,他每天的任务就是放学了来接我回学校,因为父母双全、条件安逸,所以在他身上“拼”这个词并没有很明显的展露出来。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因为学校附近的一个大妈买了一袋25KG的大米需要送货上门,而当时电动车又没在,而店长吩咐我给这位大妈送回去。

其实我自己的体重还没有那袋大米重,抬那袋米对我来说很艰难。那是一个菜市场,我系着围裙,两步一歇就这样挪,我多希望可以有个人突然出现帮我一把。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陌生人都是看笑话的,真正心疼你的人不会袖手旁观,毕竟是无关紧要的人,除了我们自己没人可以帮你。

我其实很怕回家,因为每次回家,我都很累。

帮爸爸去地里收庄稼,给奶奶洗衣服洗被子,早些年,我们是没有洗衣机的,都是靠手洗,直到我出来上班以后买了洗衣机才轻松了许多。

过年回家的时候,拿重的东西都是我表弟帮我拿,从我生病以后,我爸就舍不得让我拿重的东西,以前我在城里培训公务员,培训完后又要收拾行李,都是我爸去帮我的。

他说我没文化,力气还是有的,这点事还是可以为你做,临时要搬走了,出租屋内都是我爸给我拖的地,折叠床、行李都是我爸给我扛的。

那次回家的路上,我爸哽咽着对我说:“今天我只是想来城里看看你,给你带点水果,没想到碰上你搬家,这么重的东西,你平时都是怎么弄的,你也不会打个电话给我。”

我的性格就是这样,不喜欢麻烦别人。在外面,只要自己能解决的事,我一般不会麻烦别人。

搬家,我一般都是叫车,去医院,我一般都是包车,我从来不会因为交通工具的障碍而去选择麻烦别人。

生活,就是一步一步从泥泞到平坦的过程,靠自己、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熬出的。

我做事喜欢删繁就简,喜欢干脆利落,专注于做自己,虽然有点不自量力,但这就是最真的自己。

我抖音上有一个最崇拜的偶像—李安强,他是汶川地震幸存者,也因为地震高位截瘫,失去双腿的时候她还是一个16岁的少年。

在截瘫后,他凭借着自己的毅力考上了大学,并出国留了学,之后回了国。第一次刷到他的抖音:穿着假肢,自信的在海边走着。完全看不出来他是一个残疾人。


4

虽然一事无成,但这些年我走过的地方、看过的风景也让我受益匪浅,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笔财富。

在学校里工作,我发现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能为人师表,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我们表面所看到的一样。

当然我的背后,也有许多看我不顺眼的人。

可能他们觉得我写的这些东西只是陈词滥调,可我就是愿意写、喜欢写,慢慢的我发现,虽然生活不是那么如意,但能用文字记录下来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前几天被一个朋友的几句话刺激到了,难受了很久。

我对他印象很好,也比较在意他,可他居然自暴自弃,总是在自嘲,这让我很反感,最后因为一句很“成人”的话题,我失眠了一夜。

我们对某个人某件事,真的可能会因为一件平凡的小事、一句话就恢复到了原点。

成年人聊点成年人的话题难道不好吗?

这确实是很好的,可过分渲染了就会影响心情了。

在学校里听到别人做爱的声音,你觉得那是天籁之音?这段经历也终成为我一生的阴影,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自认为感情与婚姻是情感的升华,而非荷尔蒙的一时兴起。

有的人觉得我每天都在谈大道理,我不懂两性,其实平时只是不愿提及,真正懂也不算,但耳听四面、眼观八方,也深知成年人的世界有一种适度叫过犹不及。

喜欢契诃夫说过的一句话:人的一切应该是干净的,无论面孔、衣裳还是心灵、思想。

做销售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说话,而我虽然在工作中乐观开朗,和客户沟通起来也落落大方。可我在做这些的时候,内心经历过多少挣扎。

最大的失落在于,我和同事说我有抑郁症,他们都不行,其中一个同事还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说:“你都会有抑郁症,吹牛吧。”

我对抖音里的朋友说:“我想自杀”。就会有很多人私信我坚强。

看吧,最懂你的还是陌生人。

今天,发工资了,马姐对我说:“美美我看了你的工资,你可以好好买几套衣服。”

我的衣服有很多都是2017年穿的,洗的都褪色了,去年上半年的存款全部还了前年的手术费,下半年的存款全部给家里买家具了。

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存钱的意义。因为经历过没钱的无助,住在医院,一边筹钱一边哭泣的日子,我真的不想再重来。

在公司,我们都是早上自己带个菜到公司凑一凑,下午就回家自己解决,我住的是集体宿舍,不太方便。中午吃剩的饭菜我都舍不得倒,都会留在晚饭热了就吃。

我成了全公司吃的最少也是最节约的那一个,可离自己所期望的目标依然很远。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我的做法,在感情上我完全可以立马找个人重新开始,身边也不乏追求者,可我就是不愿意辜负自己。

在工作上,建材行业确实很辛苦,但能够满足我当下的生活所需,诗和远方固然向往,但门票太贵,还得努力。

人生最难的不是如何开心地去过好每一天,而是在繁花世界里,坚持自己、追求梦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往后余生,只把你的一切留给那些真正值得的人,做最好的自己,才能遇见最好的别人”。

最后愿你种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END-

我是白鹭,感谢你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