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乔治屠龙与公主的“幸福家庭策略”

96
格列柯南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8.01.02 07:55* 字数 2133
巴塞罗那圣乔治节的儿童绘本插画

地中海文化圈[1],有着不同版本“圣乔治屠龙”的故事,具体的内容大同小异,讲的是某个恶龙霸占着资源,俘虏了一位公主,一位英勇的骑士只身前往恶龙巢穴,杀死了恶龙,救回了公主,并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具体的细节和版本差异我们不必太费心去考证,故事所传达的意义是这里比较关心的话题。正如我在《白雪公主为什么不嫁给小矮人》一文里,用精神分析、符号学和演化生物学不同方法分析的那样,其目的在于试图揭示童话故事本身的意义、结构和其所具有的教育功能。

如果我们只是将童话当作哄小孩的故事,那就太过于天真了。每个童话、神话和传奇故事,都在重述一段对人类社会具有关键意义的内容,所以揭示或解构童话本身的“结构”,将有助于我们认识到童话的实质所指。

这里我们暂且不用其他分析方法[2],我这里比较感兴趣的仍是演化生物学的方法。

在演化生物学家看来,雌性与雄性在亲代投资上的付出是不对等的。也就是说,大部分情况下,哺乳类动物(包含人类)和鸟类在抚养后代上[3],母亲比父亲投入的要多很多。

且不论最初卵子比精子要大出多少的问题,母亲在从生育到抚养后代成年过程中,投入的精力是父亲所不能比拟的。父亲通常只是提供了一颗精子让卵子受精之后,就可以另寻他欢,将全部的抚养重任交给母亲。

存在亲代投资的不对称,因此雌性在选择雄性的时候,都掌握着主动权,而且会更为谨慎。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里,就用稳定进化策略(ESS)[4]讨论了雌雄性分别存在两种策略,在这里我列表如下:

两性的ESS 忠诚 薄情
羞怯 雌性较长考验期,雄性较为有耐心 雌性较长考验期,雄性没有耐心
放荡 雌性较短考验期,雄性较为有耐心 雌性较短考验期,雄性没有耐心

上表的横向表示雄性具有的两种策略:忠诚和薄情,纵向是雌性的两种策略:羞怯和放荡。

例如,在一个雄性比较忠诚、雌性比较羞怯的群体中,雌性羞羞答答与雄性调情,使用较长的时间考验雄性。而雄性比较有耐心,花费时间与精力在雌性的暧昧中。

这样的策略,能够使雌雄双性达到一种演化上的稳定,但这是一种最理想的状态。

然而,一旦群体中出现了一个较为放荡的雌性,那么雄性不需要经过更多的投资就可以获得这个雌性毫不迟疑的交配,一旦这样的策略奏效,那么放荡的雌性就能选择群体内任何一个忠诚的雄性交配,任何一个雄性都会是个好父亲。

这个放荡的雌性的基因就因此比羞怯的雌性更能获得成功,在种群内占多数。而既然无需花费更多的时间求偶和投资,这个种群里将会出现一位薄情的雄性,这个雄性可以与占多数的放荡雌性进行交配,那么薄情的雄性也会在群体中扩散开来,占群体的多数。

放荡的雌性和薄情的雄性都不会在后代投资上花费太多,使得放荡的雌性陷入困难处境。最后,进化策略又偏向于羞怯的雌性和忠诚的雄性。

最终这个比例将达到一种平衡。道金斯说:

凡一种性别的成员偏离其适中的稳定比率时,这种倾向必然受到另一种性别在策略比率方面相应变化的惩罚,这种变化对原来的偏离行为发生不利的影响。进化上的稳定策略(ESS)因之得以保持。——道金斯《自私的基因》第九章:两性之间的争斗

道金斯把雌性羞怯、雄性忠诚的策略组合称之为“幸福家庭策略”,这种组合组成的群体能够进化,且毫无疑问是稳定的。

在这个“幸福家庭策略”中,就涉及到了重要的雌性的羞怯。动物界如人类一样,雌性拥有选择雄性的权力,因此在求爱过程中,雌性的羞怯策略是在考验雄性的忠诚度。

雌性的考虑手段包括,雄性有没有筑巢(有房子),使用较长的定亲时间(这对雄性也有利,可以排除抚养非亲生孩子的几率),以及其他测验手段,这些都是考验雄性忠诚度的一种手段。

只要能够使雄性个体付出昂贵的代价,不论是什么,在理论上几乎都能奏效,即使付出的这种代价,对尚未出生的幼儿并没有直接的益处。——同上

因此,我们回到圣乔治屠龙的故事,就比较容易看清楚,公主被恶龙所抓,无论故事给这只恶龙提供了多么离谱的理由,都可以被视作是公主、以及公主的“娘家人”为求偶者所设置的一种测试手段。中国的丈母娘一般不会同意女婿在没有房子或者其他固定礼金的情况下,将女儿出嫁,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

我们不是从伦理道德上去评价这种礼金和买房行为,单从雌性及其家属(动物界是没有雌性家属为之提出要求的)设置的人为、代价昂贵的任务上,理论上都能够降低雄性(男方)在交配(“结婚”)后不辞而别的可能性。

正如道金斯所说,

一个企图遗弃自己配偶,并要和另外的雌性个体交配以更多地散布自己基因的任何雄性个体,一想到必须还要杀死一条龙,就会打消这种念头。

屠龙与买房只不过是雌性在选择雄性的忠诚,并使用外在的手段保证雄性忠诚的手段。只是屠龙虽浪漫,买房却更为实用。

将屠龙与房子结合在一起的案例——巴塞罗那巴特约之家如龙鳞的屋脊

我们这里用演化生物学分析指出了“圣乔治屠龙”故事的意义所在,就能真正明白这则故事的教育目的。无论是母亲讲给女儿,还是父亲讲给儿子“圣乔治屠龙”的故事,其目的在于培养女孩的羞怯策略,激发男孩的英勇和忠诚。

各地在不断用节日和其他方式来庆祝、重述和演绎这个故事,不是因为其浪漫色彩,而是在根本上,以这则童话给后代灌输了一个“幸福家庭策略”,即女性要保持羞怯,男性要忠诚。


  1. 这里指受到新月沃地、希腊和埃及文明影响的国家,涵盖了比较广义的范围:包含当今的中东、北非和欧洲,以及美洲、澳洲等地。

  2. 例如,弗洛伊德可能就把恶龙视作是父亲,要完成弑父才能娶母。

  3. 一些鱼类和昆虫,由于体外受精,存在着不同情况,这里不做讨论。

  4. 我在《悲观是一种策略:习得性无助的演化生物学基础》一文中,使用过该策略分析悲观与乐观者的生存策略。

这些故事毁童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