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抄·星月樱雪·番外:少女的樱雪(五)谁的某某

字数 4700阅读 181

(5)谁的某某
“小樱雪,你说你怎么这么笨,连个恶人谷的小号都打不过,你这样以后怎么做名扬江湖的女侠?”

落樱有雪看着眼前那个穿的有些简陋的白衫剑客,嘟着嘴说:“这不有你么?我就跟在你和七宝丸后面当个小跟班就行了。”

“你指望下七宝丸就行,我可老了,喊打喊杀的事情搞不动了。我这把剑到时候就送你,别看它简陋,是绝版了的稀有武器,可能这个游戏里就只有这一把了。”林某扬指着他的“江湖老”说。

“你会有天不玩了么?”落樱有雪看着林某扬问道。

林某扬自嘲的笑了笑:“这种事谁都说不好,说不定过几天又回来了,说不定再也不上了,不过你放心,要是哪天这游戏要关门大吉了,我肯定上来看看,就不知道那时候还有谁在。”

落樱有雪说:“我肯定会在的!”

林某扬说:“你要玩那么久啊,那你以后说不定会被别人欺负,这样吧,我教你一套走位的身法,还有一套基本剑法,身法的话,学好了就算是遇到七宝丸这样的高手,你跑路逃命也没有问题,至于剑法,你练好了,说不定七宝丸都打不过你。”

落樱有雪听后满眼都是小星星,非常感动非常认真的学了起来,后来七宝丸听说了这套基本剑法,要落樱有雪演示了一遍,然后满脸黑线的说:“什么基本剑法,这就是武学助手里的默认剑招啊。”

武学助手是游戏里帮助新人快速上手的辅助工具,里面的连招自然是最基本也攻击力最差更是毫无实战价值的连招,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基本剑法也不为过。倒是林某扬传授的走位身法,帮助落樱有雪瞬速成长成了一个大PVP,最终七宝丸和一弦清歌也学了一些,觉得颇有价值,想来林某扬的小号是杀手榜第一,果然还是有些过人之处,果然接下来的赛季三人就此拿到了全区全服的总冠军。

再后来,落樱有雪继承了林某扬之前的帮会:烟尘,接手之后发现帮会除了曾经的第一任帮主妹子外就林某扬一个人,于是她突然恶趣味来了,自己做帮主后把帮会改名叫做樱的宫,然后设了个分组叫:正宫娘娘,专门把林某扬一个人放在那个分组里,还设了个分组叫冷宫,把那个万年不上线的第一任帮主妹子放了进去。

没想到拿到全服总冠军后,落樱有雪名声暴涨,再加上有次不小心泄露了照片,超好看的颜值配合犀利的操作,一时间落樱有雪超过了江湖第一美少女叶随便,成为了整个游戏人气最高的女神级玩家。无数人都来申请樱的宫这个帮会,最后落樱有雪实在抵不住,就收了批女玩家进来,然后帮会越做越大。江湖上都说樱的宫是纯女性玩家帮会,其实落樱有雪帮主本人从来没说过这个帮不收男生,只是她最开始确实不愿意放男生进帮,后来招了一批妹子管理后她索性不管帮会只当名义上的帮主了,但后来管理们也按照她的来,只收女性玩家。

樱的宫成为了全服最大的女玩家帮会后,莫名的也成为了全服最惹不起的帮会。原因很简单,因为女性玩家本来就是这个江湖里最不好惹的存在,而樱的宫中的女性玩家,又在落樱有雪的熏陶下PVP手法很好。《江湖情缘3》,江湖,情缘,小三,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三种玩法,而很多帮会帮主的情缘,在刚进游戏的时候最初加的帮会就是樱的宫,毕竟纯女性帮会妹子剑互相帮助,这些妹子大多对樱的宫有深厚的感情,就算换帮会了也念着樱的宫的好。所以一旦得罪樱的宫,说不定就是得罪全服大部分大帮会了,而樱的宫也经常被人称作帮主夫人帮或者第三阵营。

虽然落樱有雪严格禁止自己帮会参与其他帮会的争斗,但毕竟她是落樱有雪,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当年就是靠着手中的刀与剑,为了维护自己背后的亲友,硬生生杀出了一个江湖第一杀手来,也把曾经的江湖第一大帮打的分崩离析。

按照落樱有雪的话说,我不去招惹别人就是好事了,你来惹我?

后来还真有几个帮会这么做了,有一个还是有好几个分帮的大帮会,事情的起因虽然是对面帮会占理,但也过于的不饶人,每天几个帮会轮流开樱的宫的帮战,帮会成员在世界频道刷屏侮辱樱的宫的妹子。这个时候,樱的宫还是很克制的,没有动手,开帮战的时候也是密聊帮会成员回主城避免被杀。很多樱的宫的妹子都气不过,自己离开帮会去和对面开战了,导致那一段时间樱的宫的成员大量流失。

然而在帮会生死存亡的时候,帮会的第一高手落樱有雪正在巴陵的河边玩钓鱼练生活技能呢,按照她的话说,她从来没管过帮会,这些不都是几个管理商量着来的么?至于开帮战,不好意思,她忙着在山沟里钓鱼去了,没看到。

最后的结果是几个管理实在顶不住,告状告到了落樱有雪那,说再这样咱们帮就被打散了。落樱有雪说:“散了好呀,我可喜欢帮会最初的样子了,里面只有我和林某扬两个人。”(其实她忘了那个最初建帮的妹子也还在,只是她也不敢T她出去,怕哪天林某扬回来看到生气)管理说:“可是他们还派了间谍装作妹子混进了我们帮,看到了你放在帮会里的唯一一个男号,说你和那男的不清不楚,肯定有奸情,说不定还是三。”

落樱有雪:“说的好呀,谁说的,我去给他打赏点。”

管理们:“可是他们还号召全帮会的人加那个人仇杀……咦,帮主,你收拾钓竿往哪里去? ”

落樱有雪:“没什么,去灭了他们满门。”

女人,大概是世上最不讲理的生物,如果硬要找个比女人还不讲理的生物,那大概只有女玩家吧,还是拿过全区全服总冠军的那种。落樱有雪放出话来说:“这件事好像是我们帮理亏,但我们已经退让很多天了,我现在不想讲理了,有什么锅我落樱有雪背了,这几个帮会我一定要打散。”第二天,江湖第一剑客七宝丸的小帮会书剑阁对这个帮会开战,帮会虽小,但全都是一流剑客,按照七宝丸的话说:江湖,嘿嘿,江湖就是凭剑讲道理的地方;第二天中午,一弦清歌在论坛发帖,大批奶妈玩家暂时离开原帮会加入了樱的宫;第三天下午,几个江湖排行前列的杀手挂出了对几个帮会帮主的暗杀截图,说落樱有雪是他们的一个前辈离开游戏前说要重点关照的人,和落樱有雪作对的人就要小心无休止的暗杀了(听到这个消息,落樱有雪高兴的差点掉泪!);到第三天晚上,和七宝丸及一弦清歌交好的本服的另外几大帮会也加入了樱的宫阵营,第三天,许多情缘出身樱的宫的帮主宣布为了自己的帮主夫人决定帮落樱有雪。

一周过后,对面的四个帮会的帮主联合来樱的宫道歉,希望落樱有雪既往不咎。落樱有雪冷笑一声:“要不我们打一架吧,你们一起上?如果打赢我我就放过你们,如果输了你们要么就回去自己把帮会散了,要么就回去准备继续打,直到我把你们帮会打散为止。”

四个帮主平时也都是PVP高手,虽然知道落樱有雪很强,是全区全服总冠军,但多少也觉得那是因为有七宝丸这个强到离谱的第一剑客和一弦清歌这种神级奶妈的存在,对于落樱有雪这个长得好看的姑娘应该打游戏不行,难道还真能一挑四?

对战的结果让所有怀疑落樱有雪的人都闭上了嘴,都知道落樱有雪很强,但没想到落樱有雪这么强,甚至比当初拿下全区全服总冠军的时候又进步了。围观这场对战的沐一刀感慨江山代有才人出,雨娘娘毫不保留的点评:“可能现在的她和七宝丸打都是胜负五五。”李剑神更是说:“巅峰时刻我可能能赢,现在的水平对上她大概会输。”

四个帮主里面有三个愿赌服输,回去后就乖乖解散了帮会,只要一个帮会最后顽抗到底,而落樱有雪也说到做到,打了一个月的帮战,真的把那个帮会打散了。

这次帮战过后,樱的宫元气大伤,但再也没人敢轻易招惹这个帮会了,尤其是落樱有雪表现出的恐怖实力和在游戏中深厚的背景人脉。唯独帮战结束的那一天,落樱有雪站在昆仑山的顶峰看着底下的风景,然后打开帮会列表看着那个唯一的分组中的那一个人说:“你看,这就是朕给你打下的江山,什么PVP大帮,说扫平我也就扫平了,我呀,现在已经很厉害了,是名满江湖的女侠了,估计你回来了也不一定打的过我,只是你要什么时候回来呢?”说着说着,落樱有雪看着昆仑的雪景,不由得痴了。

此后的每一天,落樱有雪都习惯性的来昆仑雪山的这棵白色的花树下挂机,看着茫茫雪景,想着那个已经远离的江湖的人。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在我初次踏入江湖的时候就遇到你,是我的运气,也是我的可惜。

“唉,你要是现在还在玩这个游戏,又或者现在的我遇到你,我肯定不喜欢你,你这个人装备又差又臭屁还总倚老卖老,谁叫你A的早呢?”落樱有雪自言自语道,游戏的最后一天,她又习惯性的走到了这棵花树前。

“落樱有雪,好久不见。”近聊突然传来一行字,落樱有雪看了看,一个白衣剑客站在那里,她忽然欣喜然后定了定神又忽然失落,不是他,虽然一身白衣也拿着剑,但不是那熟悉的三个字:林某扬。

眼前的剑客叫五韵,落樱有雪觉得这个ID有点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了:“你是?”

“忘了么?很久很久以前,在南坪山,你曾是我手下败将”眼前的白衣剑客说道。

落樱有雪问道:“有这回事?我不记得了。”

“那你总应该记得那四个被你打散的帮会的吧?我是坚持到最后的一员,最后我们帮主都屈服了,但我没有退帮。”白衣剑客说着亮出了自己的帮会名。

“我一直都想不通,最早的时候我是江湖第一大帮的一员,后来我在的帮会因为得罪了一男一女两个杀手,被打到分崩离析,我也退出了那个帮会,再后来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帮主,我们从一个亲友帮会慢慢又发展壮大,帮会也维护的小心翼翼,但因为得罪了你们樱的宫,又被打散了。而且,并不是我们帮惹了你们,说来我们还是占理的一方,你说,这有道理么?”

落樱有雪沉默了下:“你觉得,江湖或者游戏里的事,真的有什么道理么?”

五韵想了想之前七宝丸说的话,江湖,嘿嘿,江湖就是凭剑讲道理的地方,又沉默了许久:“那你有过那种无力感么?亲友被人按在复活点杀,每天被追杀连日常的任务都做不了,最后不得不换了服务器或者离开这个游戏。”

落樱有雪说:“很抱歉,没有,我刚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就有个高大的身影挡在我的面前,再后来,我在游戏里有些很厉害的朋友,我自己也变得很厉害,我记得有个人跟我说过,他变得强大和拔剑的理由,就是为了保护背后的亲友,想必他一定经历过你说的事情,也想必他一定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亲友身上。”

“林某扬么?可惜他不在了,不然今晚我一定先去找他了一了这段恩怨。”五韵说。

落樱有雪说:“他不在了,我还在,只不过游戏的最后一天了,打打杀杀谁胜谁负真的有那么重要?”

五韵说:“早就不重要了,我也很久没上线了,这次来就是想求个始终。”

落樱有雪:“这样啊,对不起!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不会对你们帮会做出那样的事情,虽然于事无补。”

五韵说:“谢谢你,你真是我见过最出色的女玩家,可惜了……”五韵缓缓的拔出了剑。

落樱有雪有些可怜的看着眼前的五韵,这是个好几个赛季没上过的号,一身落伍的装备,却向她拔剑。要知道,即便是七宝丸,在这样的装备差距下,也是没法战胜她的。有那么一瞬间,落樱有雪想放水输给这个人,但这样恐怕对方更难接受吧,对方知道面前的她的强大,拔剑也想必是抱着一种必输的勇气,落樱有雪想了想干脆自己全力出手,战斗结束后也打坐不回血,或许对方死后多起来几次也能打死自己,平一平他的心气?

这些念头都在一眨眼间闪过落樱有雪的脑海,也在一眨眼后消失了,因为落樱有雪挡住了五韵的剑,然而一道白光闪过,落樱有雪的名字变成了灰色,是的,她被五韵一剑秒杀了。

怎么会?落樱有雪有些不可思议,后点击了复活,屏幕一闪,她回到了昆仑山的复活点,但五韵竟然早已在复活点等着她,又是一道剑光,落樱有雪又躺在了地上,依然是被秒杀。

这一次,落樱有雪选择躺尸,她没有贸然点复活了,她还在飞速的思考眼前的问题,这有点超乎她对这个游戏的理解和认知。

“想躺尸?怎么可能让你那么舒服?”眼前的白衣剑客五韵冷酷的说道。

然后,就算她没点复活,她依然被复活了,一只无形的手控制了她的鼠标,在她没有操控的时候,依然点了复活,下一刻,她又出现在了复活点,然后又是一道白光,秒了她。

“现在,知道我之前说的那种滋味了吧!”白衣剑客笑了笑,提着剑,缓步朝落樱有雪的尸体走来。

(下一篇:江湖老,会是这个故事的结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