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74)

劫后余生

隆禧搂着冷凝玉,一直坐着,一动不动,冷凝玉的脸呈现出一种死灰颜色,仿佛已经死去很久。归一道人等人也坐在屋中默默流泪。

天渐渐亮了,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大堂的地面上的时候,白攸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大堂的陈阿力,奇怪道:“你怎么了,垂头丧气的?”

陈阿力抬头看了看白攸,说道:“白先生回来了。”说着声音便哽咽了。白攸心下奇怪,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玉儿出什么事了?”陈阿力回避着他的眼神,说道:“冷姑娘她……她已经仙去了。”

“什么?!”白攸的心突突一跳,追问道:“你再说一遍,玉儿她怎么了?”陈阿力费力地抓了抓头发,说道:“冷姑娘她死了!她昨天半夜就死了!”

白攸突然觉得有些眩晕,重重地靠在了门上,声音颤抖着又问了一遍:“你说玉儿怎么了?”陈阿力有些懊恼又有点烦躁,大声喊道:“死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回来!”

白攸顾不上回应他,跑向了里屋,仅仅几步的距离他就摔倒了两次,归一道人听到动静抬头看去,白攸直勾勾盯着床上的隆禧和冷凝玉,喊了一声:“玉儿!”一直没有动的隆禧,这才抬眼看了看他,又低下头去看冷凝玉。白攸看着冷凝玉紧闭的双眼,灰白的面容,不由得觉得鼻子发酸,走了过去,轻轻地喊了一声:“玉儿……”说着,抬手触了触她的鼻息,一片冰凉!他不可置信的摇头道:“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她怎么会死,隆禧你说话啊!玉儿她到底怎么了!”

“丫头她去了,白攸你节哀吧。”归一道人叹了口气说道。“我不信,你们说得鬼话我一个字都不信!”白攸厉声喊道,一把抓住冷凝玉的手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缓缓地挽起冷凝玉的袖子,看着她手臂上的抓痕,眼神慢慢冷了下来,他又翻了翻冷凝玉的其他伤口,脸色越发难看,说道:“隆禧,你说说看,她的这些伤是怎么回事?”隆禧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诧异道:“伤口?什么伤口?”说着顺着白攸的目光看去,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种恐惧的神色,连连摇头说道:“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白攸的脸色阴沉如墨,他语气森然的问道:“那你说说看,不是你,是谁?”隆禧一时语塞,白攸缓缓地说道:“放开她!”

“不,”隆禧的语气十分平稳,说道:“我要带她回去,回去看西山的满月。”说着低头看着冷凝玉,说道:“凝玉,我们现在就走。”

“休想!” 隆禧没有理会他,只是一直对着冷凝玉说:“凝玉,对不起,对不起……”他喃喃自语道:“不,我不能让你死,你决不能死,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抱起冷凝玉就往出冲。白攸上前一步拦住他问道:“你要带她去哪里?”

隆禧恶狠狠地盯着白攸说道:“我要带她修炼,让她和我一样!”白攸冷笑道:“哦?你敢!卑鄙下流的东西,有种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看!”

“好了,别吵了!”陈阿力突然说道:“你们这些人真的很没有良心,让她安静的去不好吗?你们知不知道,我昨晚用的吊命的方法对于冷姑娘来说有多痛苦!我体内树枝的脉络通过冷姑娘的掌纹要插进她的血脉中!你们不是问为什么要搬水缸吗?为了让我的根吸收水分,让修复之力源源不断的进入冷姑娘的血脉中!”白攸的脸色变得苍白,问道:“所以这意味着什么?”

陈阿力冷笑一声说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冷姑娘要受刮骨蚀心之痛,意味着那几个时辰,她活着不如死了!她一直硬撑着不愿意离去,我多次劝她就这样去吧,她都不肯,一直喃喃着说要帮隆禧解决七煞,为什么你们还不让她安静的走,她受的苦还不够多吗?”

隆禧听到陈阿力说得话,呆在了原地,良久,居然呜呜地哭了起来。白攸也没再说话,脸色更加苍白,陈阿力叹了口气说道:“白先生,虽然我很希望冷姑娘能和你在一起,可是我认为冷姑娘更愿意和他一起去。”

白攸没有再说话,他抬起手来轻轻地抚摸着冷凝玉冰凉的脸颊,替她将鬓角的头发挽到耳后,突然,他感觉冷凝玉的耳后有一点微弱的温度,他震惊地看着冷凝玉,又将手放到冷凝玉的耳后,这次感觉更加真切,她的耳后确实有一丝温度。“她死了多久了?”白攸问道。陈阿力算了算说道:“有三个时辰左右了。”“不可能,不可能啊……”白攸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的神色,将手放到冷凝玉的脖子上,过了好久,他终于露出了笑容,众人见他的神色,忙问道:“白先生,怎么了?”

白攸微微调整了一下,笑道:“玉儿还没有死,她还有微弱的脉搏,可能是失血过多加中毒,进入了一种假死的状态。”隆禧听了这话,眼中终于有了一丝光亮,白攸继续说道:“可能是阿力的法术起了作用,也可能玉儿的底子本来就好……”白攸突然沉默了,良久,他说道:“还有可能是她有放不下的牵挂,所以挣扎着不愿意离去。”白攸的脸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他轻轻地抚摸着冷凝玉的头说道:“玉儿,你还不如就这样去了,何苦受这样的苦。”

隆禧身体微微一僵,将冷凝玉轻轻放到床上,自己退到了角落里。白攸冲大家挥了挥手,说道:“我要给玉儿施法了,你们先出去吧。”众人纷纷走了出去,隆禧郑重地向白攸点了点头,也退了出去,白攸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冷凝玉,叹了口气。

众人从骄阳初上等到日落西山,终于听到堂屋的门开了,白攸费力地站在门口,脸色异常难看,他冲着众人点了点头,说道:“玉儿她性命无虞了。”众人听他一说,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表情,白攸皱了皱眉头又说:“只是……”“只是什么?”隆禧问道。

白攸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说道:“玉儿她尸毒入骨,身体可能会大不如前。”隆禧的脸上露出了悲伤的表情,他默默地走进了屋中坐在了冷凝玉身旁。白攸和大家匆匆道了个别,说是要回家取东西,便又消失了。

仿佛像投了一次轮回井一般漫长,冷凝玉终于睁开了眼睛,她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这个世界,她渐渐看清了从窗户投进来的微光,看清了桌子上的茶杯,也看清了在一旁呆滞的隆禧。他似乎还没有发现冷凝玉醒过来,冷凝玉笑了笑,抬起手轻轻地放在了隆禧的手上,隆禧愣了愣,低下头看着冷凝玉,良久没有说话。

冷凝玉看他的样子又笑了笑,说了一句温柔的情话:“隆禧,我梦见你了。”隆禧依旧看着冷凝玉,突然,他将冷凝玉的手捧到脸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冷凝玉皱了皱眉头,玩笑道:“隆禧,你们僵尸居然也会哭啊,我真是长见识了。”

隆禧摇摇头说道:“凝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总是让你受伤。”冷凝玉愣了愣,说道:“这也不怪你,是那七煞惹得祸。”隆禧看着冷凝玉表情十分复杂,说道:“凝玉,你本一开始就可以对我用雨润万物的法术,可你为什么不用?”冷凝玉说道:“雨润万物是十分温和的法术,但是对于阴物却有腐蚀的作用,我害怕你受伤。”隆禧眼中透出一丝泪光,问道:“就为了这么微不足道的理由,你差点送了命!”

冷凝玉收敛了笑容,说道:“微不足道吗?隆禧,我不能用你的命来换我的命。” 隆禧听过这话,轻轻地俯下身去看着冷凝玉,冷凝玉也回看着他,良久,他轻轻地说道:“傻瓜。”冷凝玉微微笑了笑,将头靠在他的手臂上沉沉的睡了过去。隆禧良久地看着冷凝玉,蓦然,僵硬的嘴角钩起一抹可以称的上是笑容的弧度,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屋子里静悄悄的,静的可以听到流走的时光,漫长的夏日终于快要过去了。


上一章:出人意料

下一章:番外:冷凝玉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