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蚂蚁的区别

最近在看一本书《领导者的意识进化》-副标题是迈向复杂世界的心智成长 。这是一本关于领导力的方面的书,更是一本关于人生观和世界观的书 。仔细阅读,你可以理解为什么有的人认死理,有的人循规蹈矩,有的人善解人意,有的人格局大有担当……你会发现原来那句“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最恰当的表达是“每个人都活在自己设定的规则中”。这里我不打算累述书中的理论,感兴趣的自己看书。

我想谈谈这个理论对生活和工作有指导意义的思维模型。

处在职场中的你,有没有遇到那种“功劳都是我的,责任都是你的”人,就是有成果的时候,把自己说成是这个成果的缔造者,要追究责任的时候把你定义为 Owner.这种类型的人,往往还有个共性,那就是职场中善于阿谀奉承,此刻你可以脑补一下你身边的人。

现在我告诉你,这种人的生存规则就是阿谀奉承,讨好周围,除此之外都是不合规的。

这是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他的世界中没有或者很少有坦诚相待、勇于担当,这是他与世界相处的方式。就像是红色盲证患者,眼中只有黄没有绿,只有紫没有蓝一样,他们的世界中缺少多样性。当然,辩证地看,这种人也可以说,其他人是“色彩妄想症”,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坦诚相待和勇于担当,正如红色盲会告诉你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绿和蓝一样。

无论是从生物进化论还是从量子物理学的角度看,这个世界有一个基本假设就是物种多样性和意识维度多样性。因此,患有色盲症的人,其实是病理性的缺失了识别某种颜色功能的,正如上面所说的那种阿谀奉承,讨好周围的人其实是意识层面的缺失了对这个世界的观察和认知的。

如果你理解了上面所说的,你就会对那些种阿谀奉承,讨好周围,毫无担当的人发自内心的一种怜悯,因为他们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去理解和享受这个世界,他们的世界有缺憾,并且他们自己不知道。

那是不是这些人永远都不能变了呢?不是!

其实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两类基因,一类是生物遗传的家族基因, 这些基因记录着这个家族世世代代生存的基本规则 ,这类基因是早在一个人出生之前,上一代人的精子和卵子那个层面就已经定型的,几乎没办法改变。(不排除当前的基因编辑技术在未来可以定制化批量生产人)。还有一类基因是被称为模因的文化基因,这个模因跟人出生后,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有关系,称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所以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特点和心智模式,不一定是TA自己能够决定的,所以对于那些意识层面上缺失了对这个世界的观察和认知的群体,我们是需要保持一份宽容心,宽容他们的不健全,尽可能地营造一份坦诚相待,勇于担当的社会环境,这反倒是更复杂或者更成熟心智模式群体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影响他们。

管中窥豹,一个组织中,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模式,决定了这个组织是否健全,是否多样性,是否符合当前社会的核心价值观;组织与组织的互动模式决定了这个社会的互动模式,而这个社会是否健全,是否多样性,是否符合世界核心价值观,完全是由参互动的这些组织所决定的。

以上论述,其实还有一个底层逻辑,那就是牛顿定律。

牛顿第三运动定律:相互作用的两个质点之间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总是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同一条直线上。明白了吗,当你用推诿的力量作用于别人的时候,别人同样也会对你产生一个推诿的反作用力,与直接的物理现象不同的是,这个反作用力有一定的时间滞后性,并且容易给产生作用力的人一种胜利的假象。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用了点小聪明就感觉自己占了便宜,而真正的反作用力会在TA的世界中给TA冷不丁的挫败感。

牛顿第一运动定律:一切物体在没有受到力的作用的时候,总保持静止状态或匀速直线运动状态。结合牛顿第三定律,如果力是作用在运动物体的轨道上,那么无论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多大,都没有改变物体的运动路径,改变的只是物体运动的速度。如果作用力的方向与物体运动路径有角度, 那就会改变物体运动的轨迹。 所以如果你想影响一个人,是需要旁敲侧击的,针锋相对会适得其反。

所以,具有足够复杂或成熟心智模式的人,是能够用高纬度的视角看到这些行为本质的,并能够运用理性的方式影响周围,同时他们也能够做到内观自我,时刻觉察自己的行为和情绪,这是其他低等层的心智模式所不具备的。这一点,就好比我们人类可以看到莫比乌斯环其实是一个扭曲过环,而在上面奔跑的蚂蚁却以为是一条永无止境的征途一样。

你是想做个活得明白点的人,还是简单奔跑的蚂蚁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