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一谷,名唤桃花,有一女,名唤桃花,有一舞,名唤桃花,有一妆,名唤桃花,有一毒,名唤桃花。

传闻桃花女博才多学,医术高超,文武双全,有一人与桃花女有一面之缘,金桃花女点拨,成为九五至尊,便是当今皇上,上官成。

听说王爷一直在寻找桃花女呢!一位绿衣侍女说。可不是嘛,若王爷得到做桃花女的相助,登上皇位指日可待,如今的皇上虽曾得过桃花女的帮助,却还是一样的昏庸无道。另一位红衣侍女也说道。
树下聊天的侍女,所说的话被花桃全部听清楚了,侍女柳儿实在听不下去,便上前呵斥。大胆!两个贱婢怎可私下谈论朝政?两个侍女闻声惊恐地转过身,发现是花桃和柳儿,急忙跪下磕头.花侧妃饶命,花侧妃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下去领板子。花桃淡淡的说。

谢侧妃娘娘饶命。两个侍女赶紧起身离开。

柳絮素,花絮晚,晚来凉风袭衣襟,吹散了零落的青丝。王爷,夜深了,怎么还未睡?花桃福了福身见上官还在桌案上练字。睡不着打发时间罢了,你的手怎如此冰凉?上官夜握住花桃纤细白皙的手,又道:回去睡吧。花桃垂下眼眸,低声道:妾身想陪王爷。听说你今日罚了两个侍女。上官夜像聊家常一般说道。花桃在王府中贤惠有加,连下人做错事也没有训斥过,今日却罚了两个侍女。

两个侍女不懂规矩,私下说些不该说的事,饶他们一命也是天大的恩赐。

上官夜没有说话,屋内一片寂静,透露出许些压抑。

王爷。花桃忍不住开了口:明日妾身想上锦绣阁去买几匹料子,替您做几身衣裳。“好,本王让疾风跟着你。记得,多买些,也好,给自己做几身。”


堤柳鸣蝉声声,满城马车尘土喧嚣。马车停在锦绣阁门口。


车夫扶花桃下车,疾风也站在台阶上等候多时,一身玄衣,冰冷无情。花桃笑着看向疾风,唇角勾勒出一抹嘲讽。

“这位夫人来买料子,来人,把上好的料子拿来!”掌柜说道。“你怎知我要什么料子?”“夫人,少主有请”掌柜眼神微妙。花桃低声吩咐,“看好周围是否有王府的人。”掌柜点了点头。


牡丹花心木,竹帘半卷,透边轻纱卷入屋内,无垠又清远。

白衣男子容颜俊美,见花桃款款走来,眼神里尽是温柔宠溺。“成哥哥!”花桃卸下平日的伪装,眼里只有单纯天真,大概是遇到喜欢的人才会这样吧。“小桃。”上官成把花桃揽在怀里,与平日里那昏庸无道的君王简直形成极大的反差。“上官夜那边怎样了?”上官成问道。

“我到王府有半年了,他竟不碰我丝毫。不过这样也好,小桃喜欢成哥哥”“可他越不碰你,你就越不能接近他的心,不能让他真正喜欢上你”上官成皱了皱眉。“可……上官夜一直在寻找桃花女,对我冷淡了许多。”花桃显得有些委屈。又道:“成哥哥,我喜欢的人是你,我不想把第一次交给我不喜欢的男人”。上官成吻了吻花桃的额头,柔声道:“朕也不想你这样,但不如此的话,就不能除掉上官夜,除掉他,朕就封你做朕的皇后。你不是最会用药么?只要往他吃的东西里下药,不就……”


花桃眸色暗了暗:“成哥哥,做不做皇后我都不介意,只要是能帮助你的事,我都愿意去做。”上官成眼中一片不忍,道:“小桃,我答应你,这是朕最后一次让你帮忙。”“记得我7岁那年是你救了我,那天以后,我就暗自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报答你,所以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别说了,让朕抱你一会儿”

刚出门,疾风便站在门口。“和少主谈得怎样?”花桃冷笑道:“真是一条忠心的狗。”疾风也毫不吝啬地嘲讽了一句:“彼此而已,一条船上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爷好久都没有到妾身这里来用膳了。”花桃有些埋怨。“前阵子本王事太多,忽略了你。委屈花桃了。”上官夜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对景泰蓝红珊瑚耳环,道:“本王替你戴上。”取下红翡翠滴珠耳环,替花桃轻轻的带上。“很美。”上官夜欣赏道。

花桃温柔地笑了笑:“谢王爷。”她替上官夜盛了一小碗鱼羹,上官夜尽数喝下。


窗外绿枝摇曳,大雨纷扬如酥倾洒,凉风清寒袭襟。“桃花,桃花,桃花……”上官夜躺在床上,全身发热,还呢喃着“桃花”两字。花桃冷笑,坐在床边,抚摸着上官夜的脸庞。“权位有那么重要吗?得桃花女者得天下,呵,你其实就是个势利小人。”花桃眼神中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厌恶。


上官夜一把把握住花桃的手,“桃花,是你么?”花桃眯了眯眼,“是我,我就是桃花。让你能为了寻我而茶不思饭不想的桃花,让你能夺得皇位的桃花。话说到后半句时,花桃的身体僵住了。唇被堵住,霸道的气息席卷而来,不同于上官辰身上的龙涎香,而是一股薄荷香,一股让花桃觉得很熟悉的味道。


“大哥哥,你没事吧?”小女孩担心地问道。少年咬牙说道:“没事”。白衣已被血色染红。后面有人追了上来。少年抱起小女孩,点起脚尖,轻身跃起。浓浓的血腥味还夹杂了一股清新的薄荷味。两人躲到一座破庙里。少年再也坚持不住,晕厥了过去。胸口上一大片殷红,小女孩也顾不得什么,解开少年的衣衫,胸口有一条很深的伤口。“大哥哥,对不起,若你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小女孩从随身带的布包里摸出一小瓶药,这是她独家秘制的创伤药。她小心翼翼地将药洒在伤口头,又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衣料,把伤口包扎好。


少年醒来时,见之前那粉衣小女孩趴在老旧的木桌上熟睡,他刚想起身,胸口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大哥哥,你快睡下,你的伤还很严重。”小女孩的睡眠很浅,一听到动静,立刻就醒了。“是你为我包扎的伤口么?”少年忍痛柔声问道。“嗯”小女孩点了点头,“我叫桃花,住在桃花谷。”“我娘也很喜欢桃花。”少年笑着说道。“我还会做桃花糕,画桃花妆,跳桃花舞,等你养好了伤我跳舞给你看”小女孩笑眯眯地说。“好”少年温柔的回应道。



空蒙雨夜风亦袭,大雨幽夜遇断魂。天早已亮,枕边只有一片冰凉,花桃只感觉浑身酸痛。柳儿伺候花桃洗漱,整理床被时,见床上有一滩血。顿时脸红的看了看花桃,“侧妃,这。”“拿去洗了吧。”花桃一脸淡然,却掩饰不了一脸的憔悴。


淡月如银,红烛烈烈,轻纱映在窗牖之上,熙熙攘攘的寒影飞扬,满是凄凉。

一连一个月,上官夜也没来过,花桃彻底失宠了。除了柳儿,再也没有人来问过花桃。

“柳儿,柳儿”花桃如往日一样轻声唤着柳儿。“柳儿死了。”疾风从外面走进来,依旧一身玄衣,冷漠无情。“你杀了她?”花桃问道。“你很聪明,却又很糊涂”。疾风的话语没有一丝温度,像是在讲一个故事。

“当年那个救了小女孩的少年,他是一位皇子。他的母妃冉贵妃不幸被皇后害死,待他回去时,只有冰冷的棺材和灵堂。他很伤心,只好把自己的痛苦连同他救小女孩的事一并告诉了他最信任的贴身侍卫。从那以后,他变得冷漠,喜欢穿白衣的他从此只穿黑衣。而皇后之子,也就是太子,抓了少年贴身侍卫的妹妹,并且威胁侍卫投靠他。”

“太子得知少年救了小女孩的事,他想冒充少年寻找小女孩,他开始穿他最讨厌的白衣,狠戾的脾气也变得温柔。而另一边的少年,也在寻找小女孩。几年后,太子和少年都得知小女孩是桃花谷中桃花姑的关门弟子,且名声远大,他们俩抱着不同的目的,寻找小女孩。但是,少年晚了一步。”

后面的事,不用讲,花桃也知道。“皇上放出消息,说桃花女已被他找到,并且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上官夜终于坐不住,派兵攻城,却正好扣上一个叛贼的罪名。我劝你不要去插手这件事,大功告成,皇上便封你为贵妃,封号就叫桃花。”说完后,疾风的背影消失在门外。

花桃坐在铜镜前,面色苍白,极为憔悴。抽屉里有一把象牙梳,还有眉笔,一盒青雀头黛静静地躺在那儿,那是上官夜送的,花桃一直舍不得用,可能太过贵重。


城门外,两拨势力僵持着。

“上官夜,这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你逃不掉的。”上官成站在城墙上,龙袍在身极其耀眼。上官夜只剩5000精兵,而上官成的10万人马早已将他团团围住。“放箭!上官夜正要你万箭穿心!”城墙上的弓弩手早已准备好,上官成一声令下,万箭齐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忽然,一个粉色的身影,飞身越过,挡下了弓弩手射的箭,“住手!”连呵斥声也让人觉得如涓涓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泉,淡淡的桃花妆,粉衣上也绣了几朵精致的桃花,额间贴了一朵桃花花钿,顾盼之间,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夜哥哥!”花桃叫道。上官夜欣喜道:“你是桃花?”众人惊呼:“桃花女?”上官成惊慌道:“快放箭,一个也别放过!”成千上万只箭向上官夜他们射来,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上官夜突然吐了一口黑血,花桃暗叫不好,扶起上官夜,轻身一跃,逃跑了。

湖光涟漪一圈圈荡起,碧波随风荡,桃花簌簌风华遍地。

上官夜身体虚弱至极,花桃清眸泪下。“夜哥哥,你中了桃花毒。”上官夜握着花桃冰凉的手,道:“我都知道,桃花毒是你们桃花谷弟子必须服下的毒药,桃花谷规矩中,有一条是谷中弟子不得动情,若动了情,对方也会中毒,想活命就只能死一个留一个。桃花你好好活着,把我们的孩子养大成人。”花桃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很是惊讶,泪水却还止不住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我母妃也曾是桃花谷中的弟子,也算是你的师叔了,当年她的死也是因为桃花毒。我父皇活了下来,传闻是皇后害死了她,其实皇后只是碰巧在场。母妃死后,皇后服毒自杀,这也是上官成恨我的原因。”

漫天的桃花洒落,清风漫过,忧伤遍地。

“上官思念,你又把院子里的桃花打得遍地都是!”桃花生气地训斥道。小思念嘟嘟嘴不满,道:“哥哥也把桃花打得满天飞,为什么娘亲我就不能?”“思夜是在练剑,你是拿剑乱砍。”桃花有些无奈的说道。“哼,我去找婷风师姐玩儿。”小思念丢了剑很快就跑没影了。

婷风正在练桃花舞,小思念立马跑过来。“婷风师姐,为什么娘亲只把师祖传下来的东西交给你,而不交给我和哥哥勒?”虽然婷风在小思念眼里是个没有感情的冰块,但每次小思念问“为什么”时她都会回答。“因为我是桃花谷第42代弟子,只有桃花谷弟子才可以学。”小思念撅起小嘴:“我才不稀罕呢。”

婷风叹了口气,小思念可能不明白,师傅不常给她的原因是怕她和她娘亲桃花一样动了情,却不能与对方白头偕老。“思念,还好吗?”疾风和柳儿携手走来,。“疾风叔叔,柳儿小姨!!”小思念飞快地向柳儿扑去,却被疾风抱住。“思念,柳儿小姨肚子里有小宝宝喽。”小思念高兴得差点没蹦起来:“哦,我要有小跟班儿了!”“哥,馊子”婷风说道:“师傅和师弟在屋内,我们一起去看他们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一年,桃花开遍,映红了整个桃花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柳生赴京赶考,行走在一条黄色大道上。他身穿一件青色布衣,下截打着密褶,头戴一顶褪色小帽,腰束一条青丝织带。恍若一棵...
    周_星_星阅读 384评论 0 0
  • 可以画出上节课的内容,那么这节课的内容就会觉得轻松和有趣。 我的课注重全脑开发,左右脑都锻炼,即能学习又有乐趣,而...
    Oran橙阅读 4,907评论 0 2
  • 缂(刻)丝是一种古老的工艺,起源早已无从考究,而现有最早的工艺是从已遗失楼兰古国传承革新而来。 缂丝与其他刺绣工艺...
    crystalcj阅读 460评论 6 6
  •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这是鲁迅学生写给死去的刘和珍,今天用它来总结《无声告白》这本书,却也合适。 关于这...
    凌若晨轩阅读 2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