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1 - 租下店铺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起愁来。

这真的是房间,我打算用来卖童书的店面,是房东原本要租给园区人的出租房,只有约二十八平方米。由于在一楼不方便开窗,价格定得略低,比楼上同面积的房间便宜一千元台币。

当初找店面,看来看去都挑不到满意的,不是指店面格局和位置,而是租金。每一间店面的租金都超出我的预算,随便哪一间租下去,身上的现金就花光,还进什么货卖什么书。

租这个房间之前,我已经走遍社区的大小店面,这天又跟着房屋中介踩马路,快累瘫的时候,正好看到房东在拉铁卷门,就是房间露出半张脸的玻璃门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不管中介极力想拉住我,上前恳求房东让我看看房间。看到面向马路的玻璃门窗,就是现成的店铺设计,我惊喜得说不出话来,再听到租金,就觉得房东简直是上帝派来的天使,立马决定签约。

这个就是我,连签约这种事,考虑都不超过三秒,自己就是言出必行的人,签约不就跟说话一样简单,有什么好考虑的。直到有一天,我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才终于领悟到约是不能随便签的。

“钟小姐,合约一式两份,这份给你保存。”

“房东,我租你的房子是打算用来做店面卖童书,我要去办营利事业登记证,您知不知道我要带什么文件去办?比如你的房屋所得税单之类的。”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你是要做店面,我就不租你。罢了,反正我们双方都没损失,一起把合约撕掉,当我们没签过。”

我傻眼了,到嘴的肥肉哪有再吐出来的道理,过了这个店儿,去哪还能找到比市价便宜一半的店铺,何况是这么现成的门面,连装修设计费都可以省下来。

“别撕,我就是打算当办公室,如果您不希望做店铺,不用你的房子办登记证不就行了。”

这样行吗?我哪里知道行不行,连「营利事业登记证」这个词还是前几天听房屋仲介讲的。仲介眼看这单生意抽不到佣金,早就弃我而去,也不知道还可以问谁。现在最重要的,是说服房东愿意继续租这个房间给我。

“钟小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做店铺?你以为两倍租金我不会赚吗?这条巷离路口太远,只有路口那几条街的生意好做,我这间半年就换了两家店,都做不起来,才索性改成房间便宜出租。”

听了让人好沮丧,以为遇见天使,结果天使跟我说我错了,他只不过是穿上了白衣,身上并没有翅膀。但是,我还是想租下来,因为我的钱只能租到这个房间,没得选择。

“房东,我不需要你的家具,您可不可以帮忙搬走?我只要一个空房间。”

房东的那个眼神,简直想把我杀了,心里一阵毛毛的,好担心他把合约撕了甩到我脸上,只好怯怯地望着对方,做好随时落跑的准备。

“你说我怎么那么倒楣呀,以为遇到一位乖巧的房客,什么都没问就把房子租给你,结果,还没住就给我弄出那么多事情来。不搬,要搬你自己搬,退租的时候给我搬回来。”

这么大件的床组家具,即使有地方放,一来一回也要花很多钱搬,我要不是看到合约上写着退租要复原房子,不得不开口跟房东商量,不然,我才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找茬。

只是,听完房东的话,我更怯了,这要是让房东知道,以后会有两个小毛头每天在这个房间进出,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还是不要想了,我打了个冷震,先想办法让房东将家具搬走再说。

“房东,我租你的房子不会只有一年,一定会一直租下去的。家具放久就不能用了,这样很浪费,你不如搬回家里用。你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将合约改成两年。”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我可能忘了前面房东说的半年换两个店家的事情。反正,就是打定主意要说服房东搬床,其他的事情以后再作打算。

“小姑娘,我真是服了你,我没看过哪个人,还没开始做生意就知道可以长长久久的。你想改两年我还不要呢,谁知道你是不是好房客。”

“我绝对是好房客,这点我可以保证。”

房东看到我一脸认真,举起右手类似宣誓的动作,不禁笑出声来。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唠叨,从前面两个房客一直讲到我,听了半天,才弄清楚原来是自己看起来像刚毕业大学生的模样帮了大忙。

我又是一阵惊吓,原来幸运之神确实有眷顾。话说签约填表,就要求填身份证号码,完成之后房东跟我要身份证核对,摸了很久没找到,正纳闷自己怎么会没带身分证,幸好台湾人跟香港人不一样,不会随时带着身份证,所以我没带房东也理解,就这样让他错过了看到我真实年龄的机会。

“我就信你,会租很多年。刚好有兄弟在附近刚建好一栋出租房,我就把这套床组家具送他,我打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来载。”

我没想到房东就这样答应了,更没想到问题会那么快解决,不到半小时,来载家具的车子就到了,三个大汉不出十分钟就把所有东西搬完。房间清空之后,变得宽敞明亮,面积虽不大,胜在格局方正,很好运用。

我来回在房间踱步,心中已经出现书店装潢设计图,这里该放书柜,那里该摆办公桌,右边铺上儿童安全地垫,左边放一张儿童桌配两张小椅子。梦想中的童书店即将出现,真想马上让孩子看到这个地方,以后这里就是我和孩子的书房。

就是为了陪伴两个孩子长大,我才会开这间童书店,但家里没有一个人赞成我开店,包括远在香港的父母,他们觉得这样太辛苦了,不如出去工作来得轻松。我也没办法跟父母说太多,有些话说出来,反而更令他们担心,我习惯了报喜不报忧。

婆家人不赞成,就是担心钱的问题了,一家六口要养,还出来开店,又是那种听起来就不会赚钱的童书店。跟不看书的人说开书店,简直就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比买书偷偷带回房间还痛苦。

想到这里,我这才意识到,刚刚是兴奋过头了,我根本没有钱花在装潢书店,缴完房租和押金,剩下的钱必须用来进书,好像也买不了几十本,可能连一个书柜都装不满。

这样看来,二十八平方米的房间真的太大,难怪我感觉空荡荡,心里很不踏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